政变背景:南北分裂的国土与动荡不安的政局
中国社科院 2019-04-12 15:02:47

身处中东这一世界最大的“火药桶”,虽然苏丹并没有像西亚国家一样成为美俄博弈的前沿,然而,这个国家近代以来的历史同样充满了到处流淌的鲜血和直冲天际的硝烟。在摆脱外国的殖民统治后,苏丹又进入了长期的军人执政时期,几乎每届政府更迭都是由军事政变途径来实施的,这也就造成了其国土的南北分裂以及国内政局的动荡不安。对于苏丹来说,只需要用两个词来概括其当代历史就够了,其一自然是“政变”,而其二,则是“内战”。

在16世纪,也就是我国明朝中晚期的时候,苏丹还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在当时,苏丹国土主要由两个国家进行统治,一个叫“芬吉王国”,一个叫“富尔苏丹国”。那时候,北方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了苏丹的邻国埃及,为了掠夺更多的努力和资源,奥斯曼的统治者将目光盯住了苏丹,19世纪初,受奥斯曼帝国授权统治埃及的军阀穆罕默德·阿里大举南侵,分别消灭了芬吉王国和富尔苏丹国,把苏丹变成了埃及的一部分。阿里在苏丹实行残酷的独裁统治,人民怨声载道,他死后,埃及对苏丹的控制力有所减弱。这个时候,英国殖民者见有机可乘,就想入侵苏丹,此时埃及的统治权已渐渐落入英国人手里,英国就以埃及为跳板,对苏丹实施全面殖民入侵。英国派驻苏丹的总督戈登,曾参加镇压中国太平天国起义,他生性残暴,极其仇恨广大劳动人民,在苏丹实行一系列的白色恐怖政策,激起了苏丹人民的不满和反抗,终于导致了震惊世界的马赫迪起义爆发,而他自己也在起义中被马赫迪起义军处决。然而,马赫迪逝世后,起义队伍内部发生了分裂,英国势力趁机反扑,使起义最后归于失败。1899年,英国与埃及签订了《英埃共管苏丹协定》,苏丹成为了英国和奥斯曼埃及的共有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的势力遭受到严重削弱,而埃及也发生了反对王权的人民革命,在这样的背景下,苏丹终于在1956年赢得了梦寐以求的独立。然而这只是之后一连串军事政变的开始。

1958年,苏丹的高级将领阿布德将军发动政变,建立了军政府,这个政府在传统上信奉基督教的国土南部强制推行穆斯林化政策,引发诸多不满,不仅导致了它在1964年的垮台,还成为了之后南北内战的起因。阿布德垮台以后,新建立的文官政府根本无法收拾他留下的烂摊子,1969年,占据国土中部的地方军阀尼迈里发动政变推翻了它,在尼迈里统治时期,苏丹的民族矛盾开始急剧尖锐化,酿成了直到2011年才结束的南北内战。1985年尼迈里倒台后,新成立的文官政府只维持了不到4年,就在内外交困当中,于1989年被以巴希尔为首的军人势力推翻,由此开始了长达31年的巴希尔统治时期。

在苏丹历史上,北方与南方的差异一直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这一状况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并未改变,甚至以新的方式得到了强化。自1899年英埃共管到1956年苏丹宣布独立的数十年间,苏丹实际上由英国统治,这期间,英国对苏丹南方的统治政策一直摇摆不定。它有时为压制北方阿拉伯人势力,便想让南部从北部分裂出去,与英属东非殖民地合并在一起,它有时又为防止苏丹与埃及合并,作为一种交换条件而迎合北方阿拉伯人统治南方的要求,对南方进行压制。英国也曾实施南北分隔的政策,阻止南北交往,后又主张南北统一成一个新国家。在南方各省(赤道省、加扎勒河省和上尼罗省),英国人在解决部族冲突和查禁奴隶贸易的同时,又曾主要利用传统势力进行间接统治,扶植南方部族首领势力。英国人也曾试图把欧洲的现代技术应用到苏丹不发达的经济与社会生活中,并且在政治上建设一个西式的政治结构来代替苏丹传统制度。在英国这些变化不定的政策背后,始终不变的是维护英国自己的最大利益,虽然成效并不大,但却给独立后的苏丹留下了许多复杂的问题。

在苏丹走向独立的进程中,南北双方在未来独立国家中的地位与关系问题已经变得十分敏感。总体上说,英国的最大利益是让南方分离出去,或成立独立国家,或与英属东非合并,但考虑到北方阿拉伯民族主义者的强烈反对,英国只得放弃了这样的企图,转而接受苏丹南北统一成一个国家,但主张给予南方更多的自主地位。而苏丹南北方的民族主义者也在相互协调,以图建立一个在南北统一基础上的独立苏丹国家。1946年,主要由北方主导的自治政府通过一个决议,让北方人到南方任职,同时允许南方人到北方就业。后来又取消了禁止穆斯林到南方传教的禁令,并且将阿拉伯语作为南方的官方行政语言。南方人对自治政府的作法反应强烈,他们指责北方的煽动影响了会议代表,会议听不到支持保留南方独立发展政策的任何声音。一些南北的英国殖民官员也担心北方的做法会导致南方反抗政府。英国殖民当局为此在朱巴(Juba)召开了一次会议,希望减少南方人的忧虑,并承诺独立后的苏丹政府将会保护南方的政治和文化权利。南方人则提出将来苏丹必须实现联邦制以保障南方的权益。然而,许多南方人还是担心会受到北方人的压制,他们对自治政府强制推行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特别不满,因为这剥夺了许多受过教育的讲英语的南方人进入行政部门的机会。事实上,当许多北方人进入自治政府担任文官而南方人却很少有这样的机会时,南方的民族主义者对建立一个和平、统一的独立苏丹国家似乎失去了信心。1955年8月,南方的一些部队发动了兵变,南方人对北方阿拉伯多数民族的敌意开始浮出水面。南方部队杀死了数百名北方人,包括政府官员、军官和商人。苏丹自治政府很快就镇压了这次兵变,并最终以煽动暴乱为由处死了70名南方人。但这一严厉的镇压并没有给南方带来和平,因为一些暴乱者逃往偏僻地区,并不断发动对由阿拉伯人控制的苏丹自治政府的反抗。在阿布德时期,军政府大力推进南方社会的阿拉伯化,却压制南方的基督教势力,并在1962年5月颁布了限制南方基督教势力的《传教士法》。1964年2月,阿布德更下令驱逐南方的外国传教士,镇压南方的宗教人士,迫害南方国会议员。军政府的作法引起南方人强烈不满,南方政治家开始产生与阿拉伯人统治的北方分裂的主张。1963年,南方开始出现反政府的“阿尼亚尼亚运动”(Anya Nya,一种毒药调配物的名称),其中一些人组织游击队,南方武装反叛运动战火开始蔓延。不久,一些南方人成立“苏丹非洲人解放阵线”,提出解放南苏丹,建立一个自由独立的非洲国家,以保障南方黑人的权利。尼迈里统治末期,苏丹南方局势再次动荡起来。为了分化和控制南方日益增大的权力,1983年6月5日,尼迈里重新划定全国的行政区划,他把南方地区重新划分为原来的赤道、加扎勒河和上尼罗三个省,取消南方自治地位,规定南方各省属中央政府管辖。结果引起南方强烈不满,南方的战乱再起。在南方出现了反政府组织苏丹人民解放运动(Sudanese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英文简称SPLM)组织,并建立了自己的武装——苏丹人民解放军(Suda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英文简称SPLA)。短短几月后的1983年9月,尼迈里又宣布在苏丹强制实施伊斯兰教法(沙里亚法,sharia)。这个被称为“九月法令”的粗暴法令,引起了世俗化穆斯林和以非穆斯林为主体的南方人的极大愤慨。苏丹人民解放运动(SPLM)公开谴责实施伊斯兰教法,谴责宗教法庭做出的死刑及断手判决。与此同时,南部的安全形势已经十分恶化,1983年底,内战全面爆发,直至2011年7月9日南方10个州脱离喀土穆当局独立,建立新的南苏丹共和国,才告结束。

2003年初,苏丹内战接近尾声的时候,一场新的冲突开始在西部的达尔富尔省爆发。当该地区的反叛者起来反抗政府的时候,巴希尔不但没有派军队去干涉(巴希尔对此明确表示拒绝),反倒向当地的伊斯兰民兵组织牧民武装部队(Janjaweed)提供政府支持和金钱,鼓励他们和反叛者战斗。这些民兵被指控犯有种族灭绝罪,到2003年为止,他们在达尔富尔地区的暴力事件已经造成上千的平民死亡,上百万人无家可归。Janjaweed直接和间接地杀害当地非洲土著部落的无辜原住民。而苏丹政府向他们提供武器,轰炸村庄的飞机及其它物资。同时,Janjaweed还用强奸作为武器,而政府默许这种折磨行为,因为这些强奸受害者出于他们的精神规范不赞成非洲土著部落和逊尼派穆斯林之间的冲突。 2004年9月,美国政府认为“在达尔富尔地区发生了种族灭绝,苏丹政府和Janjaweed应该对此承担责任,种族灭绝可能仍在继续。”巴希尔宣称政府已于2004年2月粉碎了叛乱,但仍有叛军在该地区活动,导致了死亡率的持续上升。冲突各方不顾最近一次的停火协议,巴希尔必须制订更切实的计划以有效地终止危机。2004年6月29日,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苏丹会晤了巴希尔,敦促他与叛军保持和平,终止危机,取消对达尔富尔地区人道主义援助的种种限制。三天后,安南会晤了巴希尔,要求他解除Janjaweed的武装。在国际社会的积极斡旋下,苏丹政府与达尔富尔反政府武装先后进行了多轮谈判,但一直未能取得重大进展。2006年3月10日,非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通过决议,要求苏丹政府和达尔富尔反政府武装在4月底之前达成全面和平协议。5月5日,苏丹政府与达尔富尔反政府武装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签署了和平协议,从而为结束达尔富尔长达3年多的流血冲突迈出关键的一步。根据这项和平协议,反政府武装将被解散,而支持政府的民兵亦将被解除武装。此后,联合国维和部队开始常年驻扎达尔富尔地区,这一地区的一系列敌对活动这才渐渐偃旗息鼓。

由上可以看到,民族矛盾和宗教冲突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始终主导着苏丹政局的走向,而巴希尔在任期间,一方面实行党禁,取缔了包括苏丹全国伊斯兰阵线在内的一切政党活动,实行严格的新闻控制,禁止一切非官方的新闻机构活动;一方面又在全国实行伊斯兰法,以《古兰经》和《圣训》作为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各方面的基础。这些举措无疑加剧了苏丹的社会矛盾,导致国内各阶层之间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再加上长期以来的政变传统,终于导致了他由政变建立的统治最终还是被政变所推翻。(综合中国社科院有关资料编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