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背后的大溃败 夜店门事件牵出韩国政商界黑幕
《新民周刊》2019年12期 2019-04-09 08:48:47

新的一年,韩国艺人李胜利成了撬动韩国社会的那根棍子。“胜利夜店事件”在1月底投下的重磅炸弹,直接炸沉了数个明星,所带来的余波仍在无限扩大。随着大批媒体的跟踪报道,各种细节曝光——涉毒、性暴力、使用迷奸药,以及性招待……

这期间,吃瓜群众像是追了一部韩国刑侦案件纪录片。韩国娱乐圈与政界相互勾结的黑幕,在深入调查后被掀起一角,舆论惊呼为“第二个‘崔顺实事件”。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出面回应,承诺彻查并严惩娱乐圈的官商勾结。

“李胜利事件”的调查仅仅只是开始,它的水有多深,最终会涉及何人?希望答案就在不远处。

李胜利凭借BigBang 男团曾长红12年。


从夜店暴力到跨国性招


起初引爆网络的,是发生在夜店的迷奸疑云:男子金某曝光了Buring Sun夜店高层和高额消费者给女性下药,实施性侵的消息。

1月28日,韩国电视台MBC曝出去年11月24日该夜店一起集体暴力事件——划重点,店老板不是旁人,正是李胜利,韩国顶级男团BigBang的成员。

据监控视频显示,一女子被一男子揪着头发强行拖走,随后引发了一场群殴。夜店方面声称,被打的金某骚扰了店里的女孩;金某则辩解,当时是看到店里保安拖着疑似被下药的女孩去VIP室,所以出手相救。

原本双方各执一词,但警察到场后不由分说地带走金某,且拒绝公布监控视频,还以“夜店方无过错”结了案——做这么明显,让很多人怀疑警察是有意包庇。而且,有网友还从视频中发现了迷奸水。

隨后另一则监控视频流出:一名保安拖着女性去 VIP 室,她拼命挣扎,工作人员却袖手旁观。韩国网友这下被激怒了,大家自动发起了青瓦台请愿,要求政府彻查,人数逼近25万。(青瓦台规定,若一个月里有超过20万人签署的请愿,政府将在30天内作出回应)

更多的监控录像被警方没收,夜店歇业。

李胜利发了长文道歉,解释自己不参与夜店的实际运营。但韩国记者们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结果证明李胜利非但牵扯其中,且案件规模远比人们想象中更大,性质也更恶劣,政界、财团、娱乐圈,一网打尽。此后,更让人震惊的性招待事件爆发,众人才知:李胜利娴熟地咨询各国“客户”的口味,投其所好,送上性服务。

2月14日,警方在李胜利的夜店查出了毒品交易和警商勾结的线索;2月26日,韩国电视台JTBC曝光李胜利存在偷税漏税行为;3月4日,李胜利夜店被查出向辖区警察行贿3000万韩元;3月5日,警方拿到了李胜利涉嫌性贿赂的聊天记录。网上也爆出李胜利为外国投资人招妓的行为:他像买菜一样对姑娘挑挑拣拣,还把女性编上号码进行交易。

3月10日,“跨国商人”李胜利已经被当作嫌疑人立案调查。第二天,他宣布退出娱乐圈,所属的经纪公司YG公司股价暴跌14.22%,市值蒸发1164.8亿韩元(约人民币7亿元)。

又是崔顺实?


更令人发指的是,首尔警方在李胜利的手机聊天群里发现了警局高层涉案的证据。首尔地方警察厅知情者透露,2016年7月,李胜利与同伙在聊天群中说,“隔壁的竞争对手暗访偷拍了我的酒吧内部照片,还跑到警察局举报,但警察总长说不用担心”。有人在群里说,“(酒吧共同出资人)刘某已向警察总长说情,事情已经化险为夷。”

警方顺藤摸瓜,终于查清这位“警察总长”实为总警警衔的尹某。他在接受讯问时辩称自己根本不认识李胜利。可警方调查发现,2014年,李胜利曾在网络上晒出一组身穿警服的照片。但3月18日上午这一组照片突然被删除,警方分析认为李胜利当时穿的就是尹某的总警警服,因为警服上的警衔是“无穷花三星”。

韩国《文化日报》称,2014年9月12日晚,李胜利驾驶一辆保时捷轿车肇事,事发后,警方给出的结论是“车速过快”,但现场目击者表示“李胜利当晚喝了很多酒,是醉驾导致事故”。这起事故中,正是尹某授意属下让李胜利免予处罚。

一只“毒蜘蜘”牵出政商黑幕。

越来越多的证据都证实尹某与李胜利有太多瓜葛。尹某之外,还有三名涉案警察接到“待命处分”的命令,其中据姜某和罗某交代,曾在2016年7月处理李胜利酒吧违反《食品卫生法》时,尹某指示时任警队队长的下属姜某“小心办事”,结果仅以象征性罚款了事,当然姜某和罗某也从李胜利那里拿了不少实惠。而另一位警察金某则在处理该酒吧允许未成年少女出入并饮酒的案件时,也让李胜利逃脱处罚。

据李胜利本人交代,2017年7月至2018年8月,尹某曾在总统府青瓦台民政首席室下属的民政秘书官室当行政官。在此期间,尹某与李胜利、共同出资人刘某多次聚餐,同打高尔夫。

丑闻震惊韩国社会,在青瓦台国民请愿留言板内,“Buring Sun的保护伞,解散青瓦台民政首席室!”等文字席卷而来。韩国各大网站也有大量谴责的声音:“尹总警是李胜利的看家犬”“公职人员出入酒吧,打高尔夫球,不务正业,这还是个正常国家吗?”

3月5日上午,国务会议上,韩国总理李洛渊点名李胜利事件:“对于警商勾结的疑惑,希望以警方的命运为赌注,彻底调查并依法处理。如果不能彻底消除疑惑,做好准备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

更癫狂的真相仍在被挖掘。有记者爆料说,这件事表面上是“至尊鸨”李胜利拉皮条搞情色交易,实际上是韩国财政两界崔顺实的残余势力在作祟,李胜利只是案子里的小人物而已。

崔顺实,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亲信,2018年2月13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崔顺实涉嫌滥用权力与强迫等“干政门”案件作出一审宣判,崔顺实获刑20年,处以罚款180亿韩元。

而据爆料记者称,李胜利夜店被拘留的职员赵某,就是当初给政界大佬金武成的女婿提供毒品的人。通过对国会和江南各大娱乐场所的调查,该记者已查清利益链顶端的人物是谁,不过目前还不能说,惟愿公众能够早日知悉一切的前因后果。

3月23日,有韩国媒体公开了与李胜利的采访内容。采访中,李胜利感到自责,并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他说:“现在我说什么都不会被相信,即使在警方调查中得到无嫌疑判定也会有人说我给警察塞钱了。尽管现在不是可以强烈主张自己立场的情况,但因为我知道的事实和Burning Sun夜店事件相差太大,所以想做一下说明。”

李胜利表示,自己没有参与过任何Burning Sun的经营,他只是一个“门面”,为了吸引外国游客和年轻人,“提供名字、投资1000万韩元资本金是我参与的一切。”

至于尹总警,他表示,2017年初,在熟人介绍下认识之后,“在江北的一个烤肉店一起吃过饭,后来一直到去年冬天见过4次面。自己没有邀请他一起打过高尔夫,吃饭也是尹总警买单的。”李胜利最后称,“希望调查的进行和结果能更加公正,正在诚实地接受调查,不过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希望国民们都压一压火,冷静判断。”

3月19日,韩国行政安全部长官金富谦和法务部长官朴相基紧急召开记者会,金富谦就近期发酵的官商、警商勾结问题道歉,并要求警察部门带着危机意识彻查,避免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他强调,若警察涉案情况被查实,不论涉案人的职位高低,都要严惩不贷。金富谦承诺,将集中力量消除所有疑点,根除特权阶层的腐败堕落行为。

张紫妍案被重提


韩国记者的进一步调查还在继续;也许,更高层的政商勾结,正如深渊一般凝视着他们。

开出“第一枪”的吴赫镇(Oh Hyuk Jin),主跑政治社会新闻,此次报道“胜利夜店事件”,“针对的不是胜利,而是他背后的财阀和高层人物”。他还在Instagram上表明了自己向死而生的决心:“调查得越深入,就越是发现事实的肮脏”“我知道很多人担心我的安危,我目前没有自杀的念头,所以一旦我出了什么事,一定是谋杀”“无论前面有什么样的危险和威胁,我都会像疯狗一样,会继续报道下去”。

3月11日,吴赫镇曾发声表示还有料未爆,更表明:“从下周开始,预计1到2周爆一个事件,从小到大,一点一点来。”此举暗示,他手上还有更多爆炸性黑幕没有揭开,引发民众高度关注。他更向身边亲友透露,如果联系不上也不要担心,希望亲友理解。

而3月15日,他真的失联了。网友担心他是“被消失”,纷纷在网站留言“保护吴赫镇”。据韩媒报道,吴赫镇在失联前,他家的房子莫名被烧。

此外,随着事件进一步发展,另一个名字也被反复提及。

她就是女艺人张紫妍。2009年3月7日,年仅26岁的她上吊自杀。人们最初以为,她是抑郁症发作。直到2011年,她200多页的遗书曝光,一个惊天丑闻曝光,人们才知道她不是死于抑郁,而是死于性虐待。

遗书上,张紫妍自爆遭遇潜规则,被经纪公司胁迫陪睡的证据。陪睡人数多达31人,任何一个名字拎出来,都是响当当的名流。比如韩国三星集团大公主所嫁的人渣丈夫:任佑宰。

但经过十年时间,张紫妍自杀案背后依旧被一股神秘力量左右,根本无法查明真相。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由张紫妍事件改编的电影《玩物》上映后,女主角闵智贤凭此片,获得了第50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新人女演员提名。作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她的前途本该不可限量,但此后就再也搜不到她的信息了。因为涉及张紫妍,《玩物》成了闵智贤的句号。

2018年,韩国20多万人联合请愿,申请对张紫妍事件重新调查。后来不了了之。如今,“胜利夜店事件”爆发,韩国民众对女性地位的讨论愈发热烈。3月12日,有网民在“青瓦台国民请愿板”上发起要求,延长张紫妍案件的调查期限,截至18日,已有超过57万人联名请愿。

众所周知,韩国总统是一个“危险”的工作,历届总统多数不能善终。要么被暗杀,要么自杀,要么入狱。与财阀或其他利益集团对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一次,韩国总统文在寅还是发声了。

3月18日,文在寅将家人转移到安全场所后,下达指示,要求警方和检方就韩国艺人胜利夜店事件,以及韩国女星张紫妍自杀事件,进行彻底地调查。也就是说,调查张紫妍事件,他是做好了最坏打算的。

文在寅表示,国民虽然心存强烈疑惑,但一直以来,还是存在真相不明甚至被隐瞒的事件。而这些事件的共同特征是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检方和警方等调查机关存在故意进行不实调查,甚至积极阻止查明真相,并包庇、隐瞒事实真相的情况。

“若无法查明这些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内的事件真相,那么我们(的社会)称不上正义的社会。”文在寅说。

在提到“Burning Sun夜店事件”时,文在寅表示,如果管辖警察和国税厅等权力机关对艺人等一部分新特权阶层存在的犯罪行为,存在默许、协助和优待的嫌疑属实,这将是巨大的冲击。

文在寅还表示,虽然这些事件暴露的犯罪行为和勾结关系出现在过去政府时期,但同样的行为延续至今的可能性不小,因此有必要进行彻查。

从表面上看,韩国的媒体独立得益于“市民社会”的发展。韩国新闻界大部分属于自筹资金运作,也有部分是商业资金模式,所以敢于揭露政治丑闻,深刻报道社会黑暗,为世人所瞩目。但另一面是,韩国媒体的政治站队也会让韩国的政治愈发分裂,与美国CNN和特朗普对战一样,韩国几大电视台和报社也分为保守与进步战线。很多揭露腐败和政府不作为报道是政治需求,带有相互揭發攻击对方的意味,背后是两党政治角力。

此次,张紫妍案在当下再次重提,到底是民众的义愤,还是攻击的筹码,确实耐人寻味。但眼下,人们或许更关心的是,这场仗,到底会以一个什么结果示人,又会挖出哪些内幕与大佬,又或者,是不是像从前一样,无疾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