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英国利兹皇家军械博物馆系列之八 19世纪战争武器(1)
《轻兵器》2019年3期 2019-04-08 12:10:09

拿破仑战争发生于1803~1815年。拿破仑·波拿巴于1809年建立了几乎统治整个欧洲的法兰西帝国,但最终被他的敌人——英国及其联军击败。博物馆在一个较大的展区,向参观者展示了这场战争,尤其是滑铁卢战役中使用的武器,及其他相关文物史料。

青少年活动日时,博物馆采用话剧表演的形式生动展现拿破仑

战争的历史

参战兵种


在拿破仑战争中,参战国的军队皆由步兵、骑兵和炮兵组成。

步兵,徒步作战,是战争主力,主要任务是占领或防守地面目标。步兵分为4类:卫队,由精英组成,是步兵中的精锐部队;线列步兵,系步兵主体力量;轻步兵,在线列中机动作战;步枪兵,由步兵中的神射手组成。尽管按兵种进行不同训练,但在作战环境下,相互间的差别并不明显。大多数步兵配备滑膛枪,小部分步枪兵配备精准度高的线膛枪。

骑兵,骑马战斗,在建制上分为轻骑兵团和重骑兵团。轻骑兵,是整个部队的眼睛和耳朵,在战场上的主要任务是保护侧翼,袭扰、追赶、败退敌军,掩护友军撤退,在必要时也会进行冲锋,配备的武器包括刀剑、长矛、手枪和卡宾枪,常常驾驭矮小、敏捷、耐力好的马匹。重骑兵,是战场上的突击力量,拿破仑率先以大量重骑兵做预备队,并在战斗中的关键时候投入使用,他们装备有更长、直刃的剑以及手枪和卡宾枪,绝大多数配备金属或皮制头盔,有些还装备了胸背甲,他们偏爱使用更大型的马匹,以便发起更强悍的冲锋。与步兵一样,两种骑兵投入战斗,在战场上角色的差别也变得模糊。

炮兵,主要任务是轰击对方阵地、开辟通道。交战双方使用的火炮种类大致相同,只是法国皇家卫队配备了威力更大的12磅炮。炮兵分为骑炮兵和步炮兵两类:骑炮兵是骑马作战机动性好的炮兵,使用快速发射的轻型火炮,能够快速转移,通常以小组为单位行动;步炮兵使用大型火炮为步兵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援,火炮使用马匹驮运,人员则为步行方式。在拿破仑战争的最后一战滑铁卢战役中,双方主要伤亡大多来自于炮兵。当时的火炮主要使用了下述4种致命弹药:榴弹炮发射的爆破弹,在己方步兵阵中向对方发射,阻止对方进攻;实心弹丸,杀伤对方阵型紧密排列的步兵;霰弹或开花弹,由装满铁珠的罐子构成,杀伤骑兵、步兵和更多分散目标;榴霰弹,主要是英军使用,由装满炸药的空心球构成。

步枪与刺刀


拿破仑战争中使用的步枪,大部分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武器,博物馆在这一部分重点展示了进入19世纪以后生产的几种型号的步枪。

英国M1805贝克式线膛步枪,是伦敦枪炮制造商艾泽齐尔·贝克制造的一系列武器之一,口径0.625英寸,全枪长1167mm,枪管长747mm,全枪质量3.78kg,有效射程275m,自1800年在英军列装,一直使用到1830年,在拿破仑战争中主要装备英军第95步兵团和王属德意志军团的射手。

武器展示:①英国M1809印度II型滑膛枪; ②印度型刺刀;③英国M1805贝克式线膛步枪;④英国M1796重装龙骑兵卡宾枪

武器展示:⑤荷兰M1815滑膛枪第二型;⑥普鲁士M1809滑膛枪

M1801贝克式线膛枪剑型刺刀,与M1801贝克式线膛步枪匹配,全长705mm,刀刃长580mm。这种刺刀很笨重,在战场上更多是作为砍木头的工具使用。

英国M1 809印度Ⅱ型滑膛枪,口径0.75英寸,全枪长1380mm,枪管长980mm,全槍质量4.5kg,是一种价格便宜、易于制造的滑膛枪,该枪的第一型是英国皇家武器局专门为东印度公司制造的,1810年对枪机进行改进设计后的第二型配备给了滑铁卢战役中的英军和盟军。

印度型刺刀,三角形刀身长43cm,由一个z型榫眼插座固定在枪口上,原本是为东印度公司陆军设计的,在拿破仑战争中所有的印度型滑膛枪都配有这种刺刀。

普鲁士M1809滑膛枪⑥,也被称为新普鲁士滑膛枪,口径19mm,全枪长1430mm,枪管长1050mm,全枪质量4.56kg,由普鲁士西里西亚奈塞河(Neisse Arsenal)政府兵工厂制造,带有圆锥形的活门和圆柱形的推弹杆,射速较高,可以达到4~5发/分,当时没有任何一支军队的滑膛枪射速可与之相比。

几款武器: ⑦法国M1777-IX改型滑膛枪;⑧法国共和9年荣誉奖品卡宾枪;⑨普鲁士M1813手枪;⑩普鲁士M1787卡宾枪

荷兰M1815滑膛枪第二型⑤,口径0.70英寸,全枪长1490mm,枪管长1084mm,全枪质量4.5kg,枪管比第一型短3.4cm,是荷兰1814年脱离法国建立联合王国后,为取代过去的法国装备而设计制造的军用步枪,该枪曾在滑铁卢战役中使用。

普鲁士M1810“狩猎者”线膛枪,口径17mm,全枪长1124mm,枪管长717mm,全枪质N4.44kg,射击精度较高,可供步兵中的神射手使用,枪支英文名称中夹带的德文“Jager”(直译“雅格”)一词,原意为“猎人”,后来引申演变为军事术语——轻步兵或轻步兵中的狙击手,因为这些士兵大多是从猎人或私人庄园的守护人员中招募的,原本就具有很高的射击技能。该枪的特别之处是,在正常扳机之外还设有一个待发扳机,准备射击时先拉动沉重的待发扳机,待瞄准后再扣动前面的轻型扳机进行精准射击。这种步枪是从1812年开始生产的,因当时普鲁士经济陷入困境,生产数量尚不够装备整个轻步兵团。不过在当时的欧洲,普鲁士轻步兵团是惟一大量装备使用这种待发扳机步枪的军队。

法国M1777-Ⅸ改型滑膛枪⑦,口径0.70英寸,全枪长1524mm,枪管长1138mm,全枪质量4.5kg,是M1777滑膛枪的改进型。枪支名称中的罗马数字Ⅸ(9)表示年份,即法国实行共和历的第9年,法国共和历是从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建立之日(1792年9月22日)起实行的,共和9年就是公元1 800年,该枪在这一年做了几处小的改进后,被正式命名为“M1777-Ⅸ改型滑膛枪”,除了装备法军外,还被葡萄牙、荷兰等国军队采用,是拿破仑战争中使用量最大的滑膛枪,其产量超过700万支。

普鲁士M1810“狩猎者”线膛枪,该枪的特别之处是在轻型扳机之外还设有一个重型待发扳机,先扣动待发扳机,待瞄准后再扣动前面的轻型扳机进行精准射击

两款武器: ⑾M1801贝克式线膛枪剑型刺刀;⑿巴奇轻骑兵短卡宾枪

俄罗斯M1808燧发式滑膛枪,口径0.70英寸,全枪长1435mm,枪管长1048mm,由俄罗斯图拉兵工厂1812年制造,枪的总体设计受法国1802年生产的M1777-Ⅸ步枪影响很大,枪机则直接仿制了法国型号。

卡宾枪


英国M1796重装龙骑兵卡宾枪④,口径0.75英寸,全枪长1043mm,枪管长644mm。共展出了2件展品,第一支枪制造于1800年,属于前期型号,燧发枪机上带有一个弓扣;第二支枪制造于1820年,属于后期改进的标准型号,与前一支枪相比,枪机结构简单,更加便于制造,被认为是最后的也是最受认可的改型。

法国共和9年式荣誉奖品卡宾枪⑧,是1803年凡尔赛皇家兵工厂特制的209支卡宾枪之一,枪托镶嵌的盾徽上刻有铭文,内容是:“第一执政官赠授予公民尼古拉·弗朗索瓦·贝里尔,以表彰其作为第二团卡宾枪手荣立的卓越战功”(注:第一执政官即拿破仑·波拿巴)。凡尔赛皇家兵工厂生产了大量标准型共和9年式卡宾枪,这些枪在滑铁卢战役中成为法国重骑兵团的普遍装备,同时还装备给多个轻骑兵团。

巴奇轻骑兵短卡宾枪@,口径0.65英寸,全枪长784mm,枪管长400ram,枪托可折叠,由联军骑兵指挥官亨利·巴奇研制,其由于枪管短、射程近而不是很受欢迎,被戏称为“小玩具枪”。

普鲁士M1787卡宾枪⑩,口径16mm,全枪长1070mm,枪管长685mm,是普魯士龙骑兵在滑铁卢战役中使用的武器。在1806~1812年普鲁士被法军占领后,普鲁士的武器生产便停止了,普鲁士骑兵被迫使用这种旧式卡宾枪。该枪枪身左侧带有一个卡钩,可以通过它将枪支固定在十字皮带上,如果枪支跌落会确保枪托朝下枪口朝上。

手枪


英国M1796重龙骑兵手枪,配发给英国重骑兵,使用和重龙骑兵卡宾枪同一口径的弹药。19世纪早期一度被弃用了,因为超量装药经常造成事故。但由于缺少武器,这种手枪在滑铁卢战役中又重新投入使用。

英国新大陆型手枪,口径0.65mm,全枪长355mm,枪管长202mm,全枪质量1.2kg,枪口下面带有一个可旋转的推弹杆固定装置,可防止推弹杆从枪上脱落或丢失。该枪由东印度公司制造,制造年代约1802~1810年。展出的手枪是拿破仑战争期间,英国武器局向东印度公司批量购买的武器之一。

英国M1796 重龙骑兵手枪,使用和重龙骑兵卡宾枪同一口径的弹药

普鲁士M 1813手枪, 其是在M1789手枪基础上改进设计的

英国新大陆型手枪,枪口下面带有一个可旋转的推弹杆固定装置,可防止推弹杆从枪上脱落或丢失

英国王属德意志军团轻骑兵手枪,口径0.66英寸,全枪长390mm,枪管长225mm,全枪质量1.28kg,是18世纪中期开始使用的轻骑兵手枪的改进型,也被称为M1804手枪,该型枪的一个特色是带有环状收紧的燧石夹。

普鲁士M1813手枪,在1815年滑铁卢战役期间,该枪与普鲁士上一代标准型号M1789手枪一样,都是普鲁士骑兵的标准配置。由于当时普鲁士经济面临困境,这款在M1789手枪基础上改进设计的新一代手枪,各方面都显得比较落后。展出的展品是从德国科布伦兹博物馆借来的。

⒀英国M1796 轻骑兵剑;⒁英国M1796重骑兵剑;⒂英国M1796重骑兵剑(改进型);⒃荷兰M1814-3轻骑兵剑

⒄荷兰M1813-2重骑兵剑;⒅英国M1811骑兵剑;⒆法国共和11年式轻骑兵剑;⒇法国共和13年式线列骑兵剑

法国M1812骑兵胸甲

法国共和13年式燧发手枪,口径17.1mm,全枪长388mm,枪管长231mm,全枪质量1.33kg,通常配有皮质枪套,与前一代09年式手枪相比,显得更为结实粗壮,更适宜骑兵近距离作战使用。该枪从1804年生产至1819年,使用至1840年,有的后来还被改装为击发式手枪。


英国M1796轻骑兵剑⒀,质量较轻,剑身很宽,弯曲的剑刃非常适合英国剑术的劈砍方式,其切割效果足以給对方造成重大伤亡。该剑是大革命战争时期的武器,在滑铁卢战役中也被广泛使用,绝大多数配发给了联军以及普鲁士轻骑兵。

英国M1796重骑兵剑⒁,在拿破仑战争期间被英国重骑兵使用,其设计仿制于联军中奥地利部队装备的型号,虽然该剑被批评用于劈砍剑身太直,用于突刺剑身却太短太宽,但在滑铁卢战役中仍然造成了令人恐惧的效果。这把剑的使用者为英国第二近卫骑兵团下士约翰·肖(John Shaw),他是一位著名的职业军人,在滑铁卢战役中,带伤击毙了数名法军胸甲骑兵。

英国M1796重骑兵剑(改进型)⒂,这种改型剑是将原来的斧刃形剑尖改变为矛尖形剑尖,以利于英国重骑兵作战时进行突刺,用来对付装备胸甲的法国骑兵。展出的这把剑,系英国皇家第一龙骑兵团的装备。

荷兰M1814-3轻骑兵剑,是荷兰比利时联军轻骑兵军团装备使用的三种制式剑中的一种,参加了四臂村战役和滑铁卢战役。该剑由荷兰人设计,融合了英法两国骑兵剑的特点,剑柄、护手设计参考了法国样式,剑身设计借鉴了英国样式。

荷兰M1813-2重骑兵剑⒄,主要装备荷兰军队特里普少将率领的第一重骑兵旅所属的两个骑兵团。在滑铁卢战役中,他们曾对法军胸甲骑兵进行了数次反冲锋。由于1814年之前,荷兰被法国控制了20年,剑的设计受法国影响很大。该剑参照法国线列骑兵剑的款式,设计为突刺型,剑身为单刃,前端部分逐渐变为双刃。

英国M1811骑兵剑⒅,基本上属于英国M1796轻骑兵剑的复制品,生产的数千支剑被赠送给了当时共同对抗法国的普鲁士军队,该剑也被称为“布鲁彻尔刀”(Blu cher sabre)。

法国共和11年式轻骑兵剑⒆,剑身弯曲并具有窄、细、轻的特点,这种折中设计使之兼容了削砍和突刺的功能,3个金属条环绕组成的剑柄,提供了非常好的手部防护,尤其是在使用法式剑术的时候更为实用。该剑是法军轻骑兵的标准佩剑,配备给了猎骑兵(Chasseurs a Cheva),法国轻骑兵的主要类型)、长枪兵(Lancers,配备骑兵长矛的轻骑兵),骠骑兵(Hussars,穿戴匈牙利风格服装的轻骑兵)使用。普鲁士骑兵在缴获这种剑后,也将其作为自己的武器装备。

法国共和13年式线列骑兵剑,是一种不带弯曲的、窄而长的单刃剑,全长1130mm,剑身长970mm,适宜突刺,但不适宜劈砍。剑柄由4个金属条环绕组成,形成半圆形的手部防护。该剑装备给了法国胸甲骑兵和龙骑兵使用,也有许多从战场上缴获的这种剑被普鲁士骑兵使用。据英国重骑兵的报告,在与使用这种剑的法国骑兵交锋时,英军骑兵剑处于下风。

胸甲和长矛


法国M1812骑兵胸甲,是法国军队独有的防护装备,也是滑铁卢战役中使用最多的一款胸甲。1804年,拿破仑在法军中组建了12个胸甲骑兵团,并配发了这种胸甲,在其他骑兵精英部队中也装备了部分胸甲,而其他国家的骑兵基本上都不再装备胸甲。胸甲虽然可以防护刀剑等冷兵器造成的伤害,但无法抵御火器的攻击。对此,博物馆在展品说明文字中做了有趣而生动的介绍:战斗中刀剑劈砍胸甲产生的噪音,犹如忙碌的铸造厂;而枪弹穿透盔甲发出的声音,就像冰雹砸碎了玻璃。

法国M1812长矛,也是法军骑兵独有的武器,当时只有法军大规模装备了这种长矛。该长矛全长2328mm,矛头长811mm,制作非常精良。使用这种长矛骑在马上与步兵作战,显然比使用剑更具攻击力。但在骑兵之间的近战中,长矛则往往难以施展,不过在追击时则有明显优势。在滑铁卢战役中,这种武器曾给英军步兵和重骑兵造成许多伤害。

然而,这些胸甲、长矛,其实与100年前没有实质上的区别。滑铁卢战役之后,装备了火器的部队,剑、长矛、盔甲以及前膛装填大炮,再也没有在欧洲战场混合出现过,在一个相对和平与繁荣的时期,武器科技快速发展,预示着100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争面貌将发生巨大变化。

滑铁卢战役指挥官


滑铁卢战役交战双方有3位著名的指挥官: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联军总指挥惠灵顿公爵、普鲁士军队指挥官陆军元帅布鲁彻尔,他们后来的命运各不相同。

拿破仑·波拿巴(1769~1821年),出生于意大利科西嘉岛,作为炮兵军官加入法军,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迅速晋升,1796年,年仅27岁的他成为意大利军队指挥官,仅仅8年后的1804年登基成为法国皇帝,在接下来的10年里征服了整个欧洲。滑铁卢战败后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1821年死于那里。

惠灵顿公爵一世亚瑟·威尔斯利(1769~1852年),1787年受命担任英军指挥官,1805年前在印度服役,他成名于1807~1814年的伊比利亚半岛战争,作为英军最著名的将领参加了1814~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这次会议决定组成7国联盟,共同对抗重新掌权的拿破仑。他和拿破仑同龄,在滑铁卢战役时都是46岁。拿破仑战役后惠灵顿成为民族英雄,后就任英国首相。

陆军元帅、威尔斯达特亲王布鲁彻尔(1742~1819年),16岁时作为骠骑兵加入瑞典陆军,7年战争期间的1760年,被普鲁士俘虏并变节,1773年因没有获得腓特烈大帝的晋升而退出普鲁士陆军,腓特烈去世后又重新加入陆军。滑铁卢战役期间,他的军队起初在利尼战役中被击败,但是却按计划及时赶到了滑铁卢,并对战局产生重大影响,为联军获得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他已经73岁高龄,战役结束5年后去世。

博物馆在介绍滑铁卢战役中3位著名指挥官的同时,还展出了相关历史文物。

拿破仑·波拿巴的佩剑,其中一把是他军旅生涯初期的佩剑,是效力于同一个炮兵团的一位兄弟送给他的;另一把剑是1807年7月7日第一次《提尔希特条约》签订时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赠给他的,当时拿破仑军事政治生涯正处在高峰时期,《提尔希特条约》的签订确保了在第三、第四次联盟战争的胜利,战败的俄国和普鲁士被迫与法国结盟,直到1810年。

惠灵顿公爵的佩剑

拿破仑的2把佩剑:(21)拿破仑军旅生涯早期一位兄弟送给他的佩剑; (22)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赠予拿破仑的俄军军官剑(1807年)

英国皇室颁发的滑铁卢战役勋章

参观者可近距离欣赏滑铁卢战役的武器和滑铁卢战役战场模型

惠灵顿公爵的望远镜,是他在滑铁卢战场上使用的,它出自伦敦著名光学仪器制造商马修·博奇之手,战役结束后在惠灵顿担任英国首相期间,这个望远镜被赠送给了英国内政大臣罗伯特·皮尔。

惠灵顿的佩剑,款式为非常规的马穆鲁克式,模仿了M1796军官便服剑,由于他对这种剑的喜爱,也影响了后来M1831英军将官剑的设计。

展品中还有一枚滑铁卢勋章,是1816年颁发给皇家苏格兰骑兵团二等兵大卫·克雷格的,这种勋章颁给了滑铁卢战役作战有功人员,包括英军士兵和皇家军队中的德国军团,在同一场战役中,士兵、军官和平民能获得同样的勋章,这在英国尚属首次。

滑铁卢战役战场模型

滑铁卢战役是拿破仑战争的终结,战役发生在1815年6月18日,联军指挥官惠灵顿公爵和普鲁士陆军元帅布鲁彻尔对抗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惠灵顿在两天前在四臂村被法军拖延,与此同时布鲁彻尔也在利尼被法军击败。这导致2人不得不分头向北撤退。18日的交战中,拿破仑已经在数个关键点上击败惠灵顿,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直到当日夜晚增援的普军赶到才打破局势,并最终击败了法军。

一个表现滑铁卢战役的战场模型是成廉·西博恩(1797~1849年)上尉的杰作,他不仅是一位英国陆军军官,也是著名的模型制作工匠和历史学家。他对滑铁卢战役非常了解,曾實地考察战役现场并走访300多位参战老兵。模型的设计制作始于1830年,1838年最大的模型“战场危机”制作完成,并在皮卡迪利的埃及厅展出,吸引了超过10万人参观。

此后,他决定制作一套大比例的模型来更详尽地展示战场情况,但最终完成的作品只反映了当时下午14:00英国重骑兵冲锋的场景,这幅作品在1844年对公众展出。这个大尺寸模型真实表现了战场的地形地貌和一些重要场景,例如凹陷的路面、拉艾农场、采砂坑等,还有许多非常微小的细节,例如土地、庄稼、篱笆、树木等,模型中共有7000个代表联军和法军的不同人物,每一个单独的士兵,其装备、动作都各不相同。制作者精确地展示了当时的战场分布和军队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