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文脉观略”之一
沧州晚报 2019-04-02 15:34:00

第二十五讲 

“沧州文脉观略”之一

主讲嘉宾:周爱民(沧州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沧州文脉研究要实事求是

沧州文化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多年来,沧州文化研究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果,但有些研究缺乏系统性,我们应该积极行动起来,把沧州文脉研究、梳理、传播工作做好。

沧州文脉研究要坚持实事求是,讲好沧州文化故事,而不是编造沧州文化故事。有些地方、有些人喜欢为当地编造些无中生有的故事,美其名曰开发文化旅游资源,在一些历史文化资源贫乏之地尚情有可原。我们沧州历史文化悠久、底蕴深厚、富有特色,如果硬是搞一些假的、编造的故事,就是平白糟蹋了沧州的优秀文化。

黄河底色

黄河是中华文化的摇篮

研究文脉必须要溯源,沧州文脉之源在黄河。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华文明、文化的摇篮。

黄河作为自然景观,无论其长度多长,水流多猛烈,流域面积多广大,均构不成文化。文化是人类实践的成果体现,黄河之所以成为摇篮文化,是因为中华先祖们在这里开始了自觉的实践活动,这些实践活动对中华文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华文化何以自黄河流域开启并奠基呢?因黄河流域是黄土壤,较松软,水源丰富,易于灌溉,且四季分明,物产丰富,适宜人类繁衍生存。当然黄河流域并非平和之地,黄河经常发生自然灾害。但正是黄河的重重灾害,造就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勇敢勤劳、奋斗不止的优秀品格。我们的先祖们在黄河流域兴利除弊,创造出许多人类奇迹,打下了中华文明五千年的伟大基业。



河的入海口曾经在沧州

史前黄河文化和沧州有何关系呢?

从大处说,黄河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摇篮,而沧州区域文化就是它的衍生。从这方面说,凡中华文化中均有其基因。

不仅如此,从地缘、血缘上,我们是黄河一脉,沧州文化与黄河文化同生共长,沧州自古就是黄河流域的一部分,黄河入海口曾经在沧州。

上世纪80年代,国家要开辟西煤东运第二大通道。当时,沧州积极争取在黄骅建港,但遇到的第一道难题,也是现在黄骅港差一点被否定的原因,则是工作人员提取近海泥沙化验,竟然发现都是黄河泥沙。当时许多专家怀疑黄骅海域受黄河入海大量泥沙影响,后来,通过卫星勘察才解除了这个怀疑。最终证实,黄骅海域的泥沙之所以是黄河泥沙,是因为这里曾长期是黄河入海口。

《史记》记载,大禹治水自冀州始,那时沧州就是冀州之地。《尚书》中也有记载,大禹治水曾经经过沧州。

现在,看宋朝以前的地图,黄河曾有三个入海口,一在山东,二在沧州,三在天津一带。

陈桐吾、陈明杰所著的《黄河传》记载,在战国中期,黄河河堤全面修筑之前,河北平原共有三条流路比较明确的下游河道。一条是《山海经》所记载大河大致从河南荥阳市起,沿太行东麓北流至永定河,折向东经大清河,至天津入海。二是《尚书》所载,经冀中平原至天津南入海。三是《汉书地理志》记载,自右宿胥口以下,向东北经汉南濮阳折北,经河北馆陶,经高唐南,北经东光西,再折向东北,流经今黄骅市东注入渤海。

《尚书》记载,黄河的河道曾分为九股,在今天津军粮城至黄骅一带分流入海,这就是沧州曾被称为九河下梢的由来。

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黄河在河南濮阳决口,改道向西北流经河南内黄之东、河北大名之西,穿滏阳河南运河至青县汇入御河,经海河入海。1099年元月,又在河南决口,北流至青县一带注入渤海。直到金昌五年(1194年)自武阳决口南下,黄河才离开了沧州。 

沧州文化的底色是黄河文化

沧州在地理位置上是黄河下游,也有一些有关黄河的遗迹和故事。

青县有盘古庙、盘古墓。我在青县工作时,询问一些老先生盘古之墓是谁认定的。老人们说,相传大禹治水到这里发现古墓,禹看了碑文后,说这是上古盘古氏之墓,故后人建庙在此。

秦始皇派徐福寻长生不老之药,徐福带1000名童男童女东渡。传说,在沧州沿海曾有千童镇,黄骅还发现瓮棺群葬,专家认为这些都可以佐证当时徐福东渡是从沧州入海。徐福载着1000名童男童女东渡海,应该需要一艘很大的船,因此必须要有足够宽阔的出海口才行,选择这里说明当时沧州临海之处,有宽阔且较平缓的通海之河,这里就是黄河入海口。

沧州铁狮子又称“镇海吼”,铸于后周之时,那时黄河还在沧州沿海入海。铸此狮以防水患之意非常明显,此狮代表了当时铸造业的最高水平,故《黄河传》中将其列为黄河经济发展的例子。


以诗开端

沧州先贤参与了《诗经》创作

溯源黄河使得沧州许多文化现象变得容易理解了。沧州何以与《诗经》结下如此紧密之缘?《诗经》作品所涉及的地域主要是黄河流域,但不是所有黄河流域均与之有如此密切之缘。我们沧州的先贤真是令人敬仰,自公元前800年就参与了诗的创作、采集、整理,且留下著名诗篇和足迹,使沧州文化有如此精彩之开端。他就是周宣王时期的尹吉甫,当时称为文武吉甫。据传,他佐周宣王中兴之业,担任过采诗官,《诗经》中有他创作的诗。据说尹吉甫是沧州南皮人士,现南皮尹吉甫墓,乾隆曾派大臣来祭祀过,并亲题御诗以记,碑刻尚存南皮博物馆。

《诗经》是中华文化的经典之作,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世界上看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文化渊源及其水准,有无杰出诗篇是一个标准。世界上有些文明古国,有诸如《荷马史诗》那样的长篇,但以300余篇诗结集后来被奉之为经的,则仅有中华民族的《诗经》,可见其在中华文化中的地位之高。从一定意义上讲,《诗经》的产生标志着中华文化走向成熟。

《诗经》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诗经》是谁创作的,为何而作的?

《诗经》很少有具体作者,它总体上说是人民的创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这个集体是当时社会上的劳动人民。人民在生产生活实践中的喜怒哀乐怨,对人事、政事、自然等诸多方面的感受,需要通过一定的形式表现出来。人类通过很长时间探索,不断进化,到了周王朝终于形成了“诗”这样一个高级的文化形态。 

《诗经》对中华文化的深远影响

第一,它以艺术形式真实而深刻地记录和反映当时的社会现实,具有史诗般的作用。《诗经》收集了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的诗歌。《小雅》中描写:“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后来专家均推定这一日确有日食,这也可以证实诗经中所说国政、民情、风俗等具有一定史料的价值,可称得上是中国最古老的史料。

第二,《诗经》充满人文关怀,确立了中华文化以人为本的导向。《诗经》第一篇“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展现了对纯真爱情和美好婚姻的赞美;《卷耳》等诗描写了民生的劳苦……整部《诗经》是围绕人的,以人为中心的,这个导向对中华文化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影响是很大的。

第三,《诗经》关注社会,通过对善的赞美,恶的鞭挞,美的向往,丑的讽刺,来关照社会种种现象,推动社会的进步。真善美丑伪都以诗的方式表达出来,从而产生广泛的影响,这种来自人民的呼声成为矫正社会行为的尺子。

第四,诗开创赋比兴的艺术形式,为中华文学文艺奠定了艺术基点。现在许多篇章,读起来朗朗上口,历几千年而不朽。诗中诸多成语警句,至今仍在我们日常生活和文学创作中频频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