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吴超丽:红楼一梦——读《红楼梦有感》
2019-03-29 11:48:10

战国有一梦,是不知蝶化我亦我化蝶的庄生梦蝶;唐有一梦,是“看荣华眨眼般疾,更疾如南柯一梦”的梦幻’;而古往今来,则有一梦,是缘起茫茫而碎于莽荒的一梦。恰是这样的一梦,却回环到了至今——是流过悲伤与浪漫芳华,有曹雪芹等人所创的绝代华章《红楼梦》。


此书是以荣国府的日常生活为中心,以爱情婚姻悲剧和大观园中的琐事为主线,以四大家族的兴衰为暗线串联起来的故事。


曹先生的书中出现了许多人物,例如潇湘妃子林黛玉。黛玉是金陵十二钗之首,一提到黛玉,便有“颦儿才貌世应稀”的美及“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聪慧与娇弱,而更为人知的,则是黛玉“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葬花了。黛玉的一生,在风尘中凄美如风。一锄落下,是眼中满满的无奈,而又一卷风起,卷起了多少前世与今生的所有素净纯洁和着明艳的花瓣,埋入土中,埋入了一世浮华之中。黛玉咽泪在如痴如狂的爱情和封建礼教中受尽了“风刀霜剑严相逼”之苦,最后终于还尽了眼泪,断散了最后一缕花魂,回到了她的三生石畔,诀别了她泪载的红楼。


而相比之下,我更喜“枕霞旧友”史湘云。湘云是史家的千金,热烈得如红海棠般活泼的她,集了一身才华。红楼中,“美”的不仅有黛玉葬花,还有“湘云醉卧芍药裀”。红香散落,满目尽是灵动的艳色,即使香梦沉酣,却依旧毫不费力张口就把酒令对上,更有海棠诗会夺魁等等,可不枉于用“霁月光风”来赞美她的这一身才情。而这样的敢于与宝钗和黛玉拼才艺的一位女子,终还是独守寒塘,于是红楼中最热烈的一朵海棠花就此零谢。


作者提绝挥毫写下了“满纸荒唐言”几句,却不知塞下了多少欲笺写不出的愁与在这繁华世上的悲伤与无奈。如果把红楼比作是一面铜镜的话,那么从“由来同一梦”的时候,这面镜子就已经定下了破碎的局,到最后终于挨不住封建礼教的一掌,裂开了最后的一道痕。而梦碎前的所有美梦,所有繁华,所有花前月下,最后都湮灭成烟飘回了红楼,葬在了一个名为“荒唐”的冢里,千古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