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 | 故乡善地德格
掌上德格 2019-03-25 09:55:11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 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德格县城全景。龚自华 摄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六世仓央嘉措,寂寞的诗人,他的一生充满诗意和难言之痛,相传仓央嘉措消失在碧蓝的青海湖,可后人总说他的身影并没有消失,而是化为普通高僧化缘为生,游走众生之间。听着仓央嘉措的情诗,凝望着碧蓝的青海湖似乎有抹绛红色的痕迹。这种绛红色是信仰的颜色,这种颜色让我想起故乡德格。


德格印经院。龚自华 摄


德格,我生活的地方,是我来过又来、走过又走的城市,作为四川的边陲之城,我从这里有过一路北上,翻过雀儿山、穿过扎溪卡草原、穿过青海湖、直到西宁、直到嘉峪关;我在这里有过一路向西,沿着317国道,走过江达、走过昌都、跨过怒江、停在波密、停在拉萨;我还在德格有过一路向南,路过新龙、达到稻城、乡城。德格在我多次的旅行中扮演着起点与终点站。在众多的边陲小城中我独爱德格偏多,借用一句话“来过便不曾离开过。对我而言,路过、来过、离开后,你才不曾离开”。


德格印经院一角。吴志文 摄


德格意为“善地”,这里是康巴文化的发祥地,格萨尔王的故里,史诗般的传奇故事在这里广为流传。五彩经幡随风飘扬,虔诚的信徒诵念着经文,恍如一片净土,从未被喧嚣所打扰。这里有绛红色的印经院、这里有巍峨的雀儿山。


德格印经院内珍藏的经板。吴志文 摄


德格印经院位于德格县城、雀儿山脚下,地处上风上水的宝地,全称“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扎西果芒大法库吉祥聚慧院”,又叫“德格聚慧院”,俗称“德格巴宫”。信徒们,如果今生没条件去圣城拉萨朝拜,去德格的印经院朝拜也能了却一生的心愿,获得智慧与解脱。德格是我国藏区三大文化中心之一。其最具典型代表意义所在,一是被称为“东方伊利亚特”的世界最长史诗--《格萨尔王传》中的主人公格萨尔王的出生地,不仅格萨尔文化十分厚重,而且至今还十分活跃;二是享有美名的德格印经院,是藏区三大印经院(另两个是西藏拉萨印经院和甘肃拉卜楞印经院)中,以收藏文化典籍最广博、门类最齐全、管理完备而严格、原材料制作考究、印刷延续百年传统技艺,以及对古建筑物、壁画、印版和其他文物全面而有效的收藏和保护而位居首位。


德格印经院雕版印刷技艺。吴志文 摄


德格印经院始建于公元1729年、雍正7年,其创始人曲吉.登巴泽仁。相传初建德格印经院有个美丽的传说:登巴泽仁闲庭信步,走出官寨只见耀眼的阳光照佛着山体和山野,连同官寨的房顶都“燃烧”成为金黄色,那些通往河滩裸露的砂石滚烫的如一颗朝圣的心灵,一曲曲经声如歌如唱,彩色的经幡在哗哗飘响,像雾缭绕的经堂飘出诵经的真言。一位藏民赶着驮牛行至官寨前,驮牛撒蹄而奔,将货物抛撒满地,后来才知道是藏民制了一部《长寿经》的经版特来敬献给他。此地紧依官寨,后靠大山、前临小河,经版满地,佛法无边。此后印经院就修在此地。


德格印经院祈福人。龚自华 摄


他,双手合十、口诵真言。在众多游客里五体投地的进行着他的礼佛仪式。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游客,也是一个信教徒,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有一张看不出岁月的脸庞。我看见他走进大殿,请了一盏又一盏大小不一的酥油灯,点灯祈福,他一定会进行五体投地式的叩拜,他的身上没有一件辅具,只有一身单衣,单薄的身子每次都“咣当”一声与冰冷的地板相撞,每次看见他叩拜“咣当”一声都会让我心惊胆战,都会经不住想问问他“疼不疼”,然而每一次我都不忍打扰,在一旁静静的看望。走出佛殿看着转经的百姓,什么都不想,一圈圈地转着,一圈一圈地把自己的心魔驱除,把心灵净化。


德格印经院祈福人。龚自华 摄


他的手里没有转经筒,却走向心中的佛殿。他来到这里不为这里的历史,不为这里的艺术绝伦,甚至不仅仅是许一个心愿还一个佛愿。走出佛殿看着那些印着经书的工人,两两对坐,闻着淡淡的墨香,触摸着深深的雕版与红墙之间、佛殿之间,他们祈求将自己的灵魂和肉体、过去和未来无条件交付在这里。他们安静、他们满脸沧桑却笑意满满,凝视着他们,看着他们娴熟的动作,那模糊的样子闪着一抹又一抹的绛红色。


德格印经院。吴志文 摄


说到德格,不得不提雀儿山。雀儿山藏名“措拉”,意为山鹰飞不过的山峰,把德格一分为二,最高峰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山势挺拨,壁立于群峰之上,素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的说法。雀儿山为典型的冰川地貌,有大小冰川30多条。远隔数十里外也能看到冰川的壮景,叹为观止。从东往西举世闻名的川藏公路北线蜿蜒曲折盘旋而上,你会天马行空展开丰富想象,让思路尽情飞扬。虔诚的信徒和来往的商旅会在山顶留下五彩经幡和哈达,抛出手中的“隆达”为众人祈福,祈求善神保佑、祈求众人一路平安。


德格雀儿山垭口。吴志文 摄


站在山顶。沙鲁里山脉巍峨的雪峰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如巨龙般的公路忽隐忽现,如一条飘带延伸到天边;望着沙鲁里山脉犹如巨人,在这里你会思绪万千、忘掉一切、忘掉自身的存在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而今,在上千名工程参建者、设计方和德格人民的见证下,经过5年艰苦奋斗的雀儿山隧道已通车。随着雀儿山隧道建成通车,长久以来的交通瓶颈将彻底消除,“翻越雀儿山犹过鬼门关”的历史将一去不返,那些都将成为历史,美好的景色将永远留在脑海。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被雀儿山阻隔千年的川西秘境----德格,将揭开她迷人的面纱,向我们揭示着藏文化的种种神秘。


德格新路海。龚自华 摄


夜色以深,昏暗的灯光照着整个县城,我抚着绛红色的红墙,触着那一块块图案各异的玛尼石,我浮躁的内心沉静下来,古老的德格肃穆端然,静默不语。清新的空气里弥散着悠悠梵音。


霓虹灯下的德格印经院。龚自华 摄



来源:文/张丫丫  

图/吴志文 龚自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