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记》第二季丨因为他,这个村的“农民夜校”成为群众致富的“加油站”
2019-03-12 17:49:05



自2016年9月底以来,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54个贫困村相继挂牌成立农民夜校,实现全覆盖。


近日,四川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播出《第一书记》(第二季)第十集,我们来到丹巴县妖枯村,教师出身的降初泽郎也要办起“夜校”来。


降初泽郎是丹巴县委宣传部的一名青年干部,自愿报名到丹巴县聂呷乡妖枯村担任第一书记。在村里办夜校,对曾经当过教师的降初泽郎来说,似乎是一件轻车熟路的事。然而,他没有想到,第一次夜校上课就遭受到了村民们的冷落。

农民夜校在解决精神贫困、助推脱贫攻坚、促进乡村振兴中具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妖枯村的群众居住分散,到活动室上课会耽误很多时间,村民们白天劳动,夜晚还要上课,只会增加负担,而解决不了他们的实际问题。

现实让降初泽郎认识到,仅靠良好的愿望,在方式上脱离实际,是不会让老百姓接受的。他深入农家进行调研,了解老百姓的真正需求,同时访贫问苦,帮助患病老人就医。

降初泽郎改变了夜校形式,邀请农技员到村里现场教学,“培训1人、改变1家、脱贫1户”。他的这一做法,群众很欢迎,农民夜校流动课堂成为了妖枯村脱贫攻坚的“助推器”和“加油站”,降初泽郎也在工作中成长,和当地百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导演自述 

我是本集导演吴鹏,在接到拍摄《第一书记》(第二季)合作项目时,为了能更加融入到当地群众生活中,摄制组决定驻扎在村里,与当地村民同吃同住。

高原的秋天,气温温差比较明显,几个月下来,所有人都得了重感冒,这时才理解到第一书记工作的艰辛和奉献。

片中还有一幕让我记忆深刻,格西老人的病情一直是第一书记降初泽郎心里面沉甸甸的一块石头,而格西老人看到第一书记来家中,不禁流下了热泪。拍摄中,我发现摄制组一行都悄悄地拭去了眼角即将滑落的眼泪。

整个片子可能也没有过于跌宕起伏的情节,我们却用最真实的记录,从人文角度去反映和展现一个没有惊天动地大事件的平凡人所演绎的平凡的故事,一切就是那么顺理成章,用最平凡的人物形象以及流露的情感去拨动观众的心。

(来源:四川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