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走进亚运会风云15载
《财富生活》2018年8期 2019-03-12 15:43:25

“在今年8月的雅加达亚运会上,电竞将以表演项目的形式与世界各地的玩家见面;2022年杭州亚运会时,电竞还将成为正式的比赛项目”这则消息一出便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毕竟,电竞经历了从被认为是“电子鸦片”到被国家体育总局承认为体育竞技项目,再到正式被纳入到亚運会项目的过程。在其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不光电竞不再被等同于“打游戏”,电竞行业本身亦逐步得到规范,其背后的巨大的商业价值也让人不得不开始正视它的存在……

2018年5月20日,巴黎。

当浪漫之都遇上适合大声说爱的日子,引爆天顶体育馆的不是什么感人肺腑的求婚场面,而是中国英雄联盟职业战队RNG击败韩国战队KZ,拿下英雄联盟季中邀请赛(MSI)的冠军的消息。

一声铿锵有力的“恭喜RNG!”随着网络直播传遍全球,这也是时隔三年,中国LPL战队再次夺得季中冠军赛的世界冠军荣耀。而当Uzi(简自豪)代表全队捧起冠军奖杯,说出“我们是冠军”的那一刻,所有观众的激动情绪更是排山倒海般席卷了各大社交平台。

共青团中央第一时间发布了微博祝贺RNG夺冠,英雄联盟官方微博以及各大俱乐部、体育媒体、游戏媒体、电竞媒体也同时公布了夺冠消息,再加上明星、玩家、自媒体以及众多KOL自发发布微博庆祝,Uzi和RNG夺冠迅速登顶新浪热搜第1、2名,并维持了数小时之久。

与此同时,与英雄联盟相关的主播、解说、选手、俱乐部等关键词纷纷登上热搜,在新浪微博移动端,第一次出现了全部热搜关键词都与英雄联盟有关的奇观。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流量,新浪微博的工作人员甚至不得不紧急对服务器进行了扩容,并表示“以前要防明星,现在还要防电竞”“世界杯预选赛中国赢韩国也没这么大流量”。据微博电竞报道,共有40个与英雄联盟相关的热词;据“玩加赛事”统计,RNG夺冠当天的百度搜索指数高达52万,这一数字甚至比2016年4月14日科比退役战的50万还要高。

“智力、应变、协作,这才是电竞”

曾几何时,现已流量惊人的电子竞技在中国大众的眼中还是一种“洪水猛兽”般的存在,大家会将电竞跟“打电脑游戏”混为一谈,但事实上,电竞并不能简单地同其划上等号。

目前任职于国内某知名IT公司游戏部门的Betty接触电竞也有5年时间了,虽然自己“几乎不玩”,但是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热衷观看电竞比赛的观众,而她喜欢上电竞则是从网络小说家蝴蝶蓝连载于起点中文网的电竞小说《全职高手》开始的。

《全职高手》讲述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叶修,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并通过不断的奋斗重返巅峰。这部作品是中国网络文学史上第一部千盟书(“盟主”是起点中文网的书友粉丝等级,千盟书即盟主过千人的网络小说),目前被评价为最具商业价值的网络文学作品。

不少人同Betty一样,都是因这部作品了解并开始接触电竞,但真正促使他们爱上电竞这项运动的,还是那极具感染力的青春热血。随着电竞逐渐被认可,像Betty这样的电竞爱好者也不再局限于通过直播平台网络观赛,他们还会为了支持的俱乐部和选手,到现场为其加油鼓劲。她告诉笔者,目前不少体育场馆都会承办电竞赛事,一些财大气粗的电竞俱乐部还拥有自己的主场场地;电竞赛事的票价一般在200到500元之间,热门赛事甚至会吸引“黄牛”倒卖,“像去年英雄联盟S7总决赛的门票,官方的最高票面价是480,但是马上就卖空了,这些票子到了黄牛手里,马上就变成了1.3万,都要比王菲演唱会的溢价还高出许多了。”

不过,即便电竞的商业价值受到了认可,Betty依然会感受到外界对电竞的不友好声音,而谈到这个话题,她的滔滔不绝中也隐隐有些不甘。 “我觉得(外界)对电竞的偏见还是有的,我小时候学过国际象棋,但是没人会去质疑国际象棋是一项体育运动,也没人会去瞧不起,但说到电竞,有人就马上跟网瘾啊,泡网吧之类的联系到一起了,真的蛮没有道理的。我一直是觉得,智力、应变、协作,这才是电竞。选手们跟其他运动的运动员一样,都是很刻苦的。虽然跟一般上班族比起来,他们并不是早睡早起的那一群人,但也是有一套规范的作息时间表的,而且真正出色的选手在战略战术上也非常有智慧,并不是没有自制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他们手握的不仅仅是鼠标、键盘,更是齐心协力,不忘初心,为荣誉与梦想不懈拼搏的信念,这是很打动我的地方。何况现在都有很多国际性的赛事,2013年体育总局就成立我们自己的电竞国家队,能赢国际赛事,那都是为国争光的事。”

撇开电竞爱好者推崇的热血青春与梦想飞扬,专业地来说,电竞与“打游戏”也存在定义上的界限。一般的电脑游戏主要是在虚拟的世界中以追求感受为目的的模拟和角色扮演,它没有时间和回合的限制,容易使人沉迷。电竞则是在信息技术营造的虚拟环境中,有组织进行的人与人之间脑力和体力的对抗,有着严格的时间和回合限制。因而它与许多其他体育运动一样,考验的是选手生理与心理的综合素质,这也是它能在多年发展后被列入体育项目的主要原因。

从“暧昧”中走来——出征风波

2018年5月14日,亚奥理事会与AESF亚洲电子体育协会联合向外公布了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6款电竞表演项目:《英雄联盟》、《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皇室战争》、《星际争霸Ⅱ》、《炉石传说》和《实况足球》。一时间,中国的电竞爱好者都对国家队的阵容翘首以盼,但直到5月底,亚洲电子竞技联合会都没有公开各国参赛名单,有消息称,这是因为中国一直没有提交参赛名单。此时,距离预选赛的正式开赛时间(6月8号)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中国队迟迟未递交名单的原因为何?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说,其实国内的俱乐部、电竞组织和游戏公司早就做好了准备。按照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的意思,由于时间紧急,这次国家队采用邀请制组建。此后,收到邀请的俱乐部都行动了起来。《英雄联盟》方面,世界冠军队RNG派出了明星选手Uzi,老牌WE战队、EDG战队也纷纷依照各自擅长的英雄位置,将候选名单在规定申报日期前交到了体育总局手中,等的就是局长的签字,但事情偏偏卡在了这儿。

据多位电竞行业大V透露,“由于电竞未来的主管部门存在变动,体育总局行事较谨慎,甚至最初给出的意见是直接放棄这个机会,不派队出征”;《电子竞技杂志》也发微博爆料说,“局长还没签字,有可能不过,也有可能全面组队”。

行业摩拳擦掌,领导们却态度暧昧地按兵不动。在“卡壳”的过程中,腾讯、网易等多家行业头部公司和文化部、体育总局展开了积极沟通,最终,经文化部和体育总局达成意见统一后,签字通过了国家队名单。此时,提交名单的截止日期已过,但亚运会会务组额外同意:只要在正式预选赛开赛前中国可以递交名单,就可以参赛。中国电竞队终于争取到了这次参赛机会。

电竞国家队也并非第一次遭遇这种“尴尬”。早在2013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决定成立中国电竞国家队的时候,跳水运动员何超曾在微博上发牢骚:“电子竞技也算体育?玩游戏都可以拿奥运冠军,那我们这些项目练得这么辛苦真是白干了。”连同为运动员的都有异议,何况外人?

对此,拥有中国格斗裁判第一人及虎牙直播市场与销售总经理双重身份的赵自杨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电竞的体育属性是非常明显的。“首先从运动本身的竞技精神这一点来讲,我觉得电竞与传统的运动是互通的。其次从这项运动的起源和发展来讲,其实电竞与足球、篮球等运动一样,也是起源于游戏爱好者自发的热爱,然后逐渐形成了专业的竞技运动,并且会逐渐地走向专业化、产业化。第三我觉得从竞技运动的魅力来讲,电竞的魅力也是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项传统竞技运动。”

不过,作为新兴的一种体育项目,电竞也有其特色。“第一,我认为电竞拥有非常庞大的受众群体,它可能比某些传统竞技项目的受众要大得多。第二点来说,电子竞技的形态无疑也是有别于传统运动的,所以相应地在规则制定、产业规范等等各方面,都会存在一定独特性。”

由此看来,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同样艰苦枯燥,竞技残酷;同样“吃青春饭”,即便成为“顶尖”、世界冠军,职业寿命也基本只有五年;但相比传统体育项目,社会对电竞的偏见却在长期以来制约着这项年轻的运动。

在这种情形下,也难怪电竞入亚的消息一出,英雄联盟SN战队负责人BlackwApean便深感振奋,并且大表决心:“我们年轻人喜欢热爱电竞但却不被长辈所理解,很多老一辈的人不知何为电竞,入驻亚运会代表着国家国际的认可,这是对不理解的人们最好的说明。如果国家队邀请我们战队的成员,那我们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因为谁都梦想着代表国家站在世界舞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