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随遇而安的心,走走未知的路
伊报新媒 2019-03-07 10:14:07

“甜爱路”是上海一条老街。百度时,一个红色的爱心邮筒吸引了我,因为我既想到一处没有去过的地方,又想顺便把信邮走。锁定目的地,搜路线,本打算乘公交车,可是到了站点发现是反方向的,穿过马路要走高架桥,川流不息、飞驰而过的车辆让我放弃了。

在大上海,对我这种路盲而言,探索一条新路很冒险,还是走熟悉的路节省时间。于是打车去虹桥地铁站,既不晒,又容易找方向。每到一站,都会听见广播提醒:“不要看手机,请注意脚下安全。”可是很多人走路时还是看手机,觉得自己的意识完全可以控制好行动。

四川北路地铁口出来,一路走走停停。走进一家新华书店,店员穿着天蓝色的工作服,戴新华书店的徽章,像小时候的校徽一样。两个男店员年龄不小,都沉默着。书店很小,卖中外名著,各种教辅。除了我,没有别的顾客。店内的人和书都冷清沉默。门口架子上有明信片,我指着明信片问问价格,算是打破了小小新华书店的宁静。买了“旧上海的字记”留作纪念。

内山书店旧址就在旁侧,现在是中国工商银行。想起鲁迅先生,长衫,严肃的表情,还有地下党人在书店接头的那些电视剧镜头。拐角处便看到“甜爱路”这几个甜蜜的字。

这条路比较幽静,行人少,但是停靠在爱情墙附近的车却不少。其实我并不相信什么爱情传说,那很可能是一种创意,人为创造出来的一条上海最浪漫的路。路不长,两边种着高大笔直的水杉,此刻秋阳暖,树叶依然绿意婆娑,高耸挺拔的棕色枝干映衬出道路的整洁。午后的光影打在地面,骑自行车的人影儿和车影儿倏然而过,动与静相互辉映,让人恍惚觉察到光阴在游走。

绕过车,走近了看墙面那些古今中外的二十八首爱情诗,从《诗经》到李清照,从徐志摩到莎士比亚,字字句句无不透着浪漫情怀。我最喜欢聂鲁达的那句“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时光飞逝,历史更换了多少朝代。似水流年中,爱情却是人心中亘古不变的永恒向往。对面的墙上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写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等等的小牌子一一排开。同一条路,一面是我们的社会大环境,一面是我们梦想的爱情,两者和谐共生于此,从浪漫到现实不过三五步。

走进甜爱咖啡馆,咖啡馆门前一个红色邮筒十分醒目,此时我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一样的放松惬意。要一杯太妃榛果拿铁咖啡,担心喝了咖啡会再次失眠,还是不管不顾地喝了。咖啡很甜,端咖啡的托盘里有张纸条,上面写着:时光荏苒,每一天都要用心体会,包括一杯咖啡。

买了邮票,服务生递给我固体胶,我用固体胶封好信封,贴上一元二角的邮票。这久违的贴邮票的动作,那么简单,熟悉而遥远。上一次贴邮票的手,似乎还是少女时吧。附带一张明信片,盖上爱心邮戳,至此,我终于寄出了给儿子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