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雪冲寒迎春来任崇喜
伊报新媒 2019-03-01 10:18:09

春天是从迎春花开始的。看看它的名字就知道,“迎春花,春首开花,故名。”

“破寒乘暖迓东皇,簇定刚条烂熳黄。野艳飘摇金誉嫩,露丛勾引蜜蜂狂。”春寒料峭,迎春花就悄悄地以繁星满枝来拥抱春天。田野的寒气如刀如剑,但迎春花却开得倔强而坚贞。尽管地上还有片片残雪、干黄的小草犹在寒风中摇摆,尽管蛰伏了一冬的枝条还显得有些枯槁,但褐中透绿自有一股蓬勃向上的朝气在升腾。在逐渐温暖起来的阳光梳理下,在渐渐强势的东风吹拂下,迎春花还没来得及长出浅绿的叶片,就悄无声息地绽放出金黄色的花朵,密缀在碧绿舒展的枝条上,近观如翠玉镶金,远望黄澄澄一片。此时的田野依然乍暖还寒,万籁俱寂,只有这些点点金黄的迎春花纤枝婆娑,让人们探得春天的信息。

迎春花与梅花、水仙和山茶花统称为“雪中四友”。迎春花没有梅花“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丰姿,却能向人们显示它因与寒冷搏斗所挂下“英雄彩”,那是含苞待放时花冠顶端杂染柿红色的斑晕;花色近似腊梅的它没有腊梅的素雅馨香,没有腊梅的横斜疏影,但它拱曲下垂的细长株茎,却苍劲古朴,有一种朝气蓬勃的气韵;它的叶片没有山茶花的浓绿厚实,它素洁淡雅的花朵没有山茶花的红艳灼目,但它耐旱、耐碱、耐寒,生命力强,无论是在悬崖峭壁,还是在石缝瓦砾之间;也不论在贫脊的田边地角,还是在肥沃的土壤中,到处都能看到它茂盛的踪迹。

“纤浓娇小,也解争春早。占得中央颜色好,装点枝枝新巧。东皇初到江城,殷勤先去迎春。乞丐黄金腰带,压持红紫粉粉。”这么坦荡而艳丽的植物,依偎在春天的起点,召唤众草木快快发芽长叶,催促百花赶紧怒放,多少文人骚客自然不会放弃讴歌的机会。唐朝诗人白居易曾为迎春花吟咏道:“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蔓菁花眼看”。白居易另有一首诗《代迎春花招刘郎中》:“幸与松筠相近栽,不随桃李一时开。杏园岂敢妨君去,未有花时且看来。”这哪里是代花招友,分明是夫子风趣地自道:要与松竹为邻,不与世俗的桃李争媚,独自开在“未有花时”的风雪寒天。宋朝诗人韩琦赋诗曰:“覆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他感到人生不应只为自己能享有春天就止步了,而应让芸芸众生都能在万紫千红中生活得更好。

《本草》说迎春花“人家处处栽种之”,《群芳谱》亦云“人家园圃多种之”。好像迎春花仅仅只在丘园花圃栽种,其实不然。迎春花自古就是园林中的花草布置之一,就连皇家宫苑中也常可见到它的芳姿。北宋翰林侍读学士刘敞有一首《阁前迎春花》:“沉沉华省锁红尘,忽地花枝觉岁新。为问名园最深处,不知迎得几多春?”藏书阁位于中书省内,刘敞陪伴宋英宗赵曙读书,经常出入王宫禁地,当然可以见到禁中种植的迎春花。新春的热情驻留迎春花的枝头在诗人心中怡然释放。刘敞对迎春花的赞美不遗余力。他下放扬州知府,借迎春花抒怀云:“秾李繁桃刮眼明,东风先入九重城。黄花翠蔓无人愿,浪得迎春世上名。”

刘敞这位博学之士,在长安为官时结识了妓女茶娇。刘敞被召还朝时,茶娇十里长亭送别,刘敞赠诗一首:“画堂银烛彻宵明,白玉佳人唱渭城。唱尽一杯须起舞,关河风月不胜情。”迎接他的欧阳修迟迟才见到他,便问他原因。刘敞说:“自长安来,亲识留饮病酒,故起迟。”一听这话,心清肚明的欧阳修笑着说:“非独酒能病人,茶亦能病人也。”虽然有些诙谐,但也说明了一个道理:眼中花非花,心中景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