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超英:科研无悔 逐梦不停
《中国烟草》2019年第2期 总第641期 第21-23页 2019-01-11 16:50:09
人物简介

陈超英,男,1958年生,中国共产党党员,国家烟草专卖局新型烟草制品重大专项首席专家,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院副院长,上海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新型烟草制品工程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烟草学会新型烟草制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先后任烟草行业工艺重点实验室和卷烟烟气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烟草科研及管理工作。主持科研项目数十项,其中“中式卷烟风格特征剖析”曾获中国烟草总公司科技进步一等奖。

他不喜宣传、淡泊名利,在聚光灯前露面的次数甚少,可凡是了解新型烟草制品、“中华”品牌的人,大多都知道他的名字;

他潜心科研、耕耘不辍,只要是工作中用得到的知识,年逾花甲仍利用业余时间抓紧“补课”,一直是学术界的“弄潮儿”;

他虚怀若谷,淡泊明志,面对称赞总是连连摆手,强调自己只是“随心所欲”,有幸做了科研团队的一员;

他甘做人梯、率先垂范,对有想法、有能力的年轻人,总想着竭尽所能往前推一把、拉一下,为青年人才脱颖而出营造良好环境;

他,就是烟草行业新型烟草制品重大专项首席专家、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院副院长陈超英。

永葆好奇 心怀行业显担当

陈超英的名字在行业内被熟知,始于2011年。是年,他较早地在行业内提出了关注、研究新型烟草制品的倡议,在烟草科技领域引来了一场强烈的“震动”。

在行业内,无烟气烟草制品、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及电子烟被统称为“新型烟草制品”。受限于我国消费者多年来养成的烟草制品消费习惯及产业发展基础,烟草行业当时的科研重点,聚焦于中式烤烟型及中式混合型卷烟的研发,对于“新型烟草制品”,行业内的普遍态度是:禁止!

如果站在更高的高度,也许更能理解为何成为“震动”:2011年,时值“中华”品牌实现“百万千亿”工程的关键时期,已身为上海烟草集团技术中心常务副主任的陈超英,肩负着中国烟草最重要品牌的研发重任、又从事着最有“成就感”的工作,其自身工作已然非常繁忙,怎么还有精力去考虑新型烟草制品呢?

“我们听到他的想法,都觉得有些‘天方夜谭’。毫不夸张地说,当时中国烟草市场中99%以上都是中式卷烟;而市面上‘冒’出来的电子烟、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无论是消费体验,还是烟气量等基础指标,都根本无法与传统卷烟相提并论。”与他共事多年的上海烟草集团技术中心党总支书记杨征宇对记者坦言,“当时新型烟草制品既没有消费基础,对我们也不存在直接威胁,他为什么要提出这种倡议,我们当时也不理解。”

时隔多年,业内评价早已从当年的“震惊”到如今的“钦佩”,但谈及最初的关注,陈超英淡然地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烟草科研工作者,对任何烟草制品都很有兴趣,当时我也仅仅是出于自己的好奇心和职业敏感而提出这个倡议。”

事实上,为了这个倡议,陈超英准备了将近十年。2004年,刚调至技术中心的他,偶然得知市面上出现了一种电子雾化烟,就立即兴冲冲地买了一套回来评吸,之后他作出了与大家类似的判断。又过了几年,与同事刘百战博士探讨问题时,他偶然看到了一篇介绍加热不燃烧技术原理的文章,彻底改变了对新型烟草制品的看法。

“吸烟与健康的矛盾是行业科研工作的永恒主题,我在上海烟草集团技术中心工作后,也对降焦减害问题进行了研究。我们发现,卷烟燃烧温度与有害成分释放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因此我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研究如何降低卷烟的燃烧温度。”陈超英回忆道。

虽然此项研究并未取得预期的成果,但始终在陈超英心中萦怀。在看到加热不燃烧这一新型烟草制品后,陈超英立刻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其中:“开始有些懊悔,我们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加热不燃烧这一解决方式,但随后我就醒悟了,一旦攻克了满足感这个技术难关,这种危害度更低的烟草制品必将被未来消费者所接受。”

一句轻描淡写的“好奇心”背后,凝聚着陈超英对上海烟草集团甚至全行业发展的深厚责任感。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初步研究后,他发出了加强新型烟草制品研究的倡议,得到了国家局及上海烟草集团领导的高度认可。

不忘初心 筚路蓝缕再“创业”

2011年,上海烟草集团技术中心成立新型烟草制品研究室。陈超英作为主要负责人,带领从技术中心内部抽选的几位年轻同志,在上海市霍山路一栋不起眼的小楼里,开始了艰苦的创业。

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院早期研发团队(右四为陈超英)

创新的魅力和价值,往往在于突破传统的思维定式与发展方式,闯出一条新路,天地为之一新;但创新的艰苦与难度,也在于面对完全未知的领域,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现成经验,只能筚路蓝缕,投石问路。

相比工作环境更加完善、工作内容更加熟悉的技术中心,一句“艰苦”甚至无法形容当时工程中心的“窘状”:为了容纳更多的试验设备,8名科研人员挤在一间20多平方米狭长的房间里办公;楼栋空间局促,无法动用搬运设备,所有设备都是靠人力搬进搬出;在产品试制时要清空所有人的桌面,组成临时流水线,加班加点组装产品;没有会议室甚至会议桌,开展技术交流时,都是拉个板凳“促膝相谈”……

“而且当时我们缺乏相应的试验设备,为了研究加热原理,我们甚至把家里的电饭锅都拿到实验室,反复进行试验。”陈超英回忆道,“完全是从零起步,我们自己设计搭建了首台模拟加热原型机、首个口含烟反应釜……现在看来,那些最早的设备可能都要进烟草博物馆了。”

陈超英身先士卒,带领团队克服了种种困难,搭建起了首个口含烟实验室,掌握了整套工艺,输出了第一代样品。黄浦江畔,中国新型烟草制品研究的种子悄然萌发……

对于科研人员来讲,相比艰苦的工作环境,研究领域的调整,无疑是更大挑战。“陈院长真是干一行爱一行,只要是工作中用得到的知识,他都认真学习,并学以致用。”在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院雾化烟草制品研究室产品开发副主任主管陆闻杰眼中满是钦佩。

而这,早已不是他第一次调整自己的研究领域:自上世纪90年代初接触行业第一条膨胀烟丝生产线后,他潜心于卷烟设备及工艺流程研究;担任技术中心常务副主任后,他学习烟草化学、农学等相关知识;承担新型烟草制品研究工作后,他又一心钻到电子学、结构学、材料学等学科之中……

这种多个研究领域的广泛涉猎,表现为他独特的个人风格和超强的科研能力,实际上却源于他强烈的责任感——从需要出发,才能不断发现学科创新点和存在的差距;从需要出发,才有源源不断的激情和智慧。

问及个中原因,他这样解释:“科学研究,既要看得远,时刻关注前沿领域研究情况和未来发展趋势,又要脚踏实地,致力于破解制约企业当前发展的实际困难。在新型烟草制品研究领域,我们中国烟草本就起步晚、底子薄,我是科研团队的一员,只有迅速让自己了解、掌握新型烟草制品的相关知识,才能确保决策方向不出现偏差,才能迅速弥补我们与跨国烟草公司之间的差距,我不能辜负组织的信任。”

这种言传身教,也对青年人才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陆闻杰对记者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陈院长工作这么繁忙还能勤学不辍,我们年轻人更没有理由不努力了。而且久而久之,我们已经形成了‘不待扬鞭自奋蹄’的企业文化,默默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早已成为我们每名科研工作者的习惯。”

营造环境 诲人不倦育英才

“科学研究非常辛苦,科研工作者的职业生涯,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聚光灯照不到的地方默默努力。几年的时间中,我们一直围绕基础研究、产品开发、技术研究、标准制定、专利突破这五个方面开展工作,有时候半年都看不到什么成果,也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能让这群年轻人坚持下来,良好的科研氛围必不可少。”作为一名“老科研”,陈超英深知良好氛围的重要性。

为此在工作中他定下规矩,不以行政级别“压”人,充分发扬科研民主精神;努力构建公平的激励机制,营造良好学术环境;只要在办公室,他都会走到科研人员身边去探讨问题,面对面地交流碰撞火花……

他会为年轻人搭建施展才华的平台,“比如2018年之中,我同时兼任9个项目的负责人,多个项目交叉进行,压力非常大。但陈院长总是鼓励我,科研成果只代表过去,重要的是能力提升。”陆闻杰对记者介绍说,“真正坚持下来后,我的各方面能力都实现了很大进步。陈院长知人善用,会根据每个人的学术背景、擅长领域合理安排,让大家都有锻炼的机会。”

时至今日,行业已经形成了以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院为主导,深圳研创平台和行业新型烟草制品装备工程研究中心为两翼,工业企业新型烟草制品研究所为支撑的“一主两翼一支撑”新型烟草制品研发布局,陈超英也肩负起对工业企业新型烟草制品研发的指导职责,对于各企业中的研究人员,他同样鼓励其大胆探索,将优秀想法迅速转化为专利、产品。“不要迷信‘学术权威’,更不要拘泥于传统思维,有想法就提,有点子就做!”陈超英言简意赅地表示。

这样做的根源,源于陈超英年轻时的一段经历:1991年进入上海卷烟厂工作后,他接触到行业第一条膨胀烟丝生产线,为了做好工作,他和几名操作工一起背下了涵盖几百个零部件的设备图纸。

“别人记不住我记得住,当时感觉那是极大的炫耀资本啊,虽然只是一群年轻的操作工,但那种‘比学赶超’的氛围太好了,我们也都在其中受益匪浅。”说起年轻时的经历,陈超英仍显得热血沸腾,“和国际领先水平相比,行业新型烟草制品发展的时间短、底子薄。因此我也希望在新型烟草制品研发领域,努力调动起各企业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为大家营造出‘比学赶超’的氛围,全行业一同努力,共同促进行业新型烟草制品的发展。”

在全行业的共同努力下,截至2017年年底,行业累计公开公告新型烟草制品国内专利1739件。新型烟草制品已“奋力走出中国烟草自主创新之路,奋力走近世界烟草科技舞台的中央”。

“我时常想,进入烟草行业工作以来,我受益于国家的改革发展、受益于行业的体制保障、受益于组织的关心培养,我常怀感恩。随着行业新型烟草制品发展逐步从第一阶段迈向第二阶段,形势和任务发生了较大变化。我们的产品开发与市场需求结合度不高,基础研究还相对比较薄弱,对产品批量上市后会面临的供应链管理、成本控制、质量管理等问题估计不足,还有许多工作需要我们去做。只要组织需要,只要还有一分光,我就要发一分热,我就要力所能及地为研究院服好务,继续为行业新型烟草制品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面对赞誉,陈超英淡淡地说。

他用自己的言行展现了高质量发展新时代烟草科研人员的本色——责任、坚持,这种影响甚至比他在新型烟草制品研发方面作出的贡献更为难能可贵,这就是陈超英。

(通讯员单位: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院)


作者:本刊记者 杨悦 通讯员 李燕 高向华/文图

杂志责编:刘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