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岁那年看马戏
伊报新媒 2018-12-11 09:56:26

我的老家在辽宁省建平县马场乡插花营子村,我8岁之前是在老家度过的。大约是在我7岁时,刚上村初级小学的那年秋天,我奶奶领我走了8里路,到乡政府所在地看了一次马戏。那是我第一次看这类节目,也是我认为我有生以来所看节目中最精彩的一次,所以,尽管时光过去了60多年,但那次精美绝伦、引人入胜的节目仍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深处,丝毫也没有泯灭。

马戏表演场地设在马场乡高级小学的操场中,围观的看客里三层外三层,大约有五六百人。上午9时准时开演。说是马戏,当时并没有出现马,现在回忆起来,应该叫杂技表演比较准确。

首先出场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壮年男人,在他肩膀上盘着一条1米多长的青蛇。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蛇,因此特别恐惧,心想万一那条蛇突然离开舞蛇者来袭击我可怎么办?于是便惴惴不安地躲到了奶奶的身后。只见舞蛇者张开大口,让蛇从口中钻进去。那青蛇似乎不愿意往里钻,舞蛇者又用两手拍击蛇尾,驱赶它快些钻入。我正担心青蛇入口后出不来可咋办时,却忽然看见青蛇从舞蛇人的鼻孔探出头来,伸出又长又红分岔的信子吞吐着。这时一个15岁左右、似乎是表演助理模样的男童端着一个圆形笸箩开始向观众收钱,嘴里喊着:“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我看到奶奶从衣兜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200元钱(旧币,相当于新币2分钱)放到了笸箩中。这时候,那条青蛇卧在舞蛇人的鼻孔中,不再向外爬。男童围绕人群转了两圈,收了满满的一大笸箩钱后,青蛇才收回信子,慢慢爬了出来。奶奶告诉我,这条青蛇是民间故事《白蛇传》中那条青蛇的后代。

接着出场的是一位五十岁上下,头顶被戒香炙烧出九个黑疤的和尚,他自报家门,说是五台山的武僧。只见他提着一根三四厘米粗细、1米多长的铁棍,让观众中几个壮汉轮流按压,谁也不能把铁棍弄弯。只见和尚“呀、呀”吼叫,运起气功,摩拳擦掌,踢腿甩臂,然后抡起铁棍,朝自己的脑门狠命砸去,“啪、啪、啪”,只用3下,就把铁棍弯成八九十度的弧形。看客无不惊骇,纷纷赞叹不止。又见和尚身体半蹲,用右手提起打弯的铁棍,向左肋拼力打去,“啪、啪、啪”又是3下,顷刻间铁棍便由弯转直。四周的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先前的男童又拿出笸箩,走了两圈,收了一大笸箩钱。一个穿着绸缎衣服、貌似富豪的人给了一张1万元的大钱(旧币,相当于新币1元)。

最精彩的节目是顶竹树。表演场地中央立有一棵10几米高、近30厘米粗细的大竹树,顶端固定着一个小长条桌和两把小椅子,有4个大汉牢牢地控制住树干,不让其歪倒。有一男一女两个10岁大小的儿童相继爬上树顶,坐到椅子上。他们用绳子从树下吊上去一壶茶水和两个玻璃杯。连树带人应该超过150公斤的重量。这时走出一位身高超过1米8的耍树人,只见他哈下腰身,用两手端起竹树放在自己的左肩上,又从左肩移至右肩,又从右肩移至下巴,最后移至头顶,然后顶着竹树在场内东南西北不停地走动。再看树上的两名儿童,端起水壶斟满水杯,把水壶放到小桌上,又端杯喝水。整个过程持续有10几分钟。不管顶树人如何走动,竹树都是笔直稳稳地立着,小童面露微笑,没有一丝怯怕的神色,杯中的水一滴也没有洒到杯外。

五六百名观众都看呆了,掌声如潮水一般响个不停,还有扔帽子抛手绢的。两个拿笸箩的男童转了好几圈,收了数不清的钱,似乎5万元的就有10来张(旧币,5万元相当于新币5元)。

回家时日头已偏西,一路上我还在回忆着那个力大无比的顶树人,他不仅力气大,技术也精湛,钱也一定挣得多,肯定每天都吃好东西,想着想着,我就羨慕得流下了口水……当时我刚上初小1年级,奶奶指着道边地里正在收割高粱的农民说:“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去城里工作,别像这些人在地垄沟里找豆包,多累呀!”我说:“奶奶,我不想上学了,我想去学习顶竹树!”奶奶问为什么,我说:“顶竹树挣钱多,将来好孝敬您,给您买槽子糕、买镰刀鱼吃。”奶奶叹口气说:“傻孙子,我宁可不吃槽子糕和镰刀魚,也不让你去学顶树。你不知道,学顶树腰部最容易受伤,有多少人学顶树都受伤瘫巴了!我可舍不得你去学那个东西,还是好好念书吧!就是念不好书也能当农民。当农民也不错,能吃上饭,还稳当,没有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