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芳华”
伊报新媒 2018-11-12 10:04:32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每当听到《绒花》这首歌,我就会想起父母的“芳华岁月”,那是一个充满着火一样激情的“芳华岁月”。

1944年3月,年仅23岁的父亲在新四军第七师任骑兵排排长。父亲当时虽然只有23岁,但是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上与日本侵略者已经拼杀了4年,九死一生,是一名久经考验的抗战“老兵”了。

父亲是穷苦人出身,到了部队才开始识文断字。每当战斗间隙,在树林里、小河边、山坳里,找块小空地席而坐:树枝上挂着一块小黑板,跟部队里有文化的人在黑板前学知识。

战士们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望和追求。许多战士,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学会了写标语,学会了写传单,甚至学会了写家信。

当时,在一起学习的,还有一些当地的游击队队员。这些游击队队员中还有一些女同志,她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这些女孩子,经过战火的洗礼,显得更加英姿飒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一次,教员在黑板上写上:爱祖国、爱人民。在解释“爱” 字时,那位戴着眼镜的教员解释道,这个“爱”字,也是男女之间爱情的爱,就像《诗经》里所说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里面就包含着一个“爱”字。

当教员解释到这里时,战士们的脸都红了,有几个胆大的战士还偷偷地用眼光瞟向身边那些女游击队员。弄得那些女游击队员羞红了脸,像熟透了的苹果。

在这里,父亲认识了一名叫姚秀英的女游击队员。当时,她是村子里的女民兵队长和妇女会主任。別看她的年纪才20岁不到,但是,却已经是一名出色的游击队战士了。站岗、放哨、保护村民、救护伤员、组织游击队员与新四军并肩作战,出生入死,屡建战功。

学习中,父亲经常和这些游击队队员在一起交流学习体会,他们常常用树枝在地上互相考着新学的字,写错了,用脚将地上的土抹平,再接着写。场面活泼生动、有趣。

有一次,父亲用树枝在地上写了一个“爱”字,问姚秀英这个字怎么读。姚秀英不假思索地张口说了出来,再一看,姚秀英弄了个大红脸。见状,父亲也慌里慌张地不知所措。

当爱的种子在彼此心田悄悄萌动后,父亲再也无法平静。他利用战斗间歇,在一张废香烟纸的背面,写下了这样一封信:

姚秀英同志:

我们相识在战火纷飞的抗日战场上,你的勇敢、坚强给了我难忘的印象,你就是我要向你表白的那个字:爱。如果你愿意,等到打败日本鬼子,让我们共同建设我们的幸福生活。

李林

1945年3月20日

没几天,父亲就收到姚秀英同样用一张香烟纸背面写的一封信,只见上面写道:

李排长:

你的信我已看过。现在,战争条件还很艰苦,等赶走了日本鬼子,全国解放了那一天,再谈那个“爱”字也不迟。

姚秀英

1945年3月29日

从此,这封战火情书,成为父亲和母亲同仇敌忾,英勇杀敌的信心和力量,并给人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渴望。全国解放后,父亲与母亲实现了当年写在香烟纸上的美好愿望,共结连理,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家庭。

如今,父母都已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他们的爱情已携手走过70多年。也许,在父母的爱情词典里,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但这并不重要,他们将“我爱你”这3个字,早已浸透在血与火的战场上了。这种爱的考验和经历,绽放出别样的“芳华岁月”。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