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金文化 凝结着林区采金人千锤百炼、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伊报新媒 2018-10-31 09:57:47

自古以来,黄金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一直起着独一无二的作用。

黄金在地球上的分布是极其稀有的,黄金容易辨认,可塑性好,不会轻易失去自身的金属光泽。由于具有这些天然属性,因此黄金在历史上的价值非常高。黄金,从古至今都是权利与财富的象征。当大自然赋予人类这笔巨大财富的时候,也注定了获取黄金必须付出巨大的艰辛、勤劳的汗水、聪明的才智乃至宝贵的生命。

“小兴安岭啊,山连山,山是那样的富,木材用不完,黄金玛瑙亮闪闪,满山遍野是资源……”这首林区人耳熟能详的歌曲,道出了伊春林区黄金资源的丰富。

根据《伊春市史志》记载,嘉荫县为伊春辖县,本县脉金居全国之首,团结沟大型原生金矿总储量51069.56公斤。伊春开发建设的地方工业也从黄金开采起步,伴随着采金业的发展,伊春林区的采金文化逐渐形成,这种充满林区地域特色的文化具有历史的厚重感,也是林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文化支撑。

林区采金人“千锤百炼,一诺千金”的品格,秉承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由于具有特定地域特点,采金文化更有独特的魅力。一代代伊春林区淘金工人体现出了艰苦创业精神和坚韧不屈的爱国奉献精神。

采金文化的形成源于采金业的发展

伊春的采金文化,不仅是林区地方工业发展的历史见证,更是伊春特定地域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市境内矿产资源丰富,按矿产分布的地理位置大体划为3个成矿带,即东部从嘉荫县到乌拉嘎至亮子河东风山一线,中部从五垦至西林一线,西部从友好区的密林至铁力县的朗乡、二股一线,向北延至大平台地区(逊克境内)。在这3个成矿带中贵重金属原生金、砂金资源极为丰富。脉金居全国之首的嘉荫县团结沟金矿床位于嘉荫县团结沟不到半公里。

1891年(光绪十七年)漠河金矿局在观音山设金厂,也就是在今天的嘉荫境内。1894年产金量达10026.7两。1900年,沙俄兵犯黑龙江以南,强行在观音山开采金矿。1906年10月,中方收回观音山金矿。

伊春林区采金工业的发展史,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从1936年在小乌拉嘎岛发现第一处金苗开始,到现在80余年的林区采金奋斗史,是一部有着文化传奇的历史。

伊春采金文化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体现了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伊春具有悠久的采金历史,拥有深厚的黄金文化底蕴,采金文化内涵丰富。伊春采金发展史经历了抗击侵略史、开发建设史等,且林区人在山中采金时祭祀山神等活动形成了极为深厚的宗教文化、民俗文化等诸多林区特色文化,展示了伊春丰富的人文资源。

采金文化体现了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1900年,沙俄兵犯黑龙江以南,嘉荫县境内温河镇、宝兴镇等屯镇被洗劫一空,沙俄军队掠夺财物,杀害无辜百姓,烧毁世代居住的村庄。之后,又强行在观音山开采金矿,迫使当地人给他们挖山、淘金,矿工受尽辛劳和虐待。不屈不挠的人民群众同侵略者进行了殊死的斗争,不堪屈辱的矿工奋起反抗,放火烧毁教堂、烧死洋人、打死把头。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东北,侵占中国领土,从伊春林区抢走大量木材和宝藏,人民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伊春这片土地上相继展开了抗日救国斗争,伊春林区是东北抗联根据地之一。

性格慓悍骁勇、不畏强暴是采金工人的性格特征。最初来金沟的采金工人中,有许多农民起义军的下级军士和各会党起义的义士。受这些人影响,采金工人们大多不畏强暴,敢说敢为。据记载,1932年2月,日本侵略军占领了驼腰子金矿后,对采金工人加紧监管和盘剥。1933年6月下旬一天中午,有一个叫祁至中的人,带动工人突然袭击日本人的护矿队,夺下枪支全歼日本护矿队,事后正式宣布成立东北山林义勇军。1934年5月,日寇的一名警佐,带着警尉等一伙军警前来太平沟接收金矿。一个当过金厂护拥(相当于警卫)的老采金工人任伍桥,带了一伙采金工人到了金厂总办门前,操起刚挂上的伪三江省太平沟镇公署的牌子就扔到黑龙江里,吓得日本警佐当晚乘船跑回了佳木斯。1939年,采金工人张庆祥、王连科不堪忍受日本监工的奴役,操起开山子便把日本监工亚键的脑袋劈碎。打死监工之后,两人逃入了深山老林。石头河金沟12岁采金工小雨林砸死大柜账房先生,带着黄金投奔抗联。还出现过火烧鬼王庙的郭老廓、智斗伪稽查的神簸子袁老疙瘩等。抗联三军赵尚志将军领导的留守一团和三军五师师长景永安等带领部队3次进入老金沟,先后打过老沟、九里庄子、金满沟、太平沟和北沟,占领过嘉荫(佛山)县城,大多有采金工人做内应。当时的采金工人有40余人参加抗联,铁匠任义同、采金工人程惠久、周志江、任殿英等在敌寇严刑拷打下威武不屈,直至牺牲。

当年的采金人用血肉之躯抗争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对家园的践踏和对黄金的掠夺。他们不怕牺牲、前赴后继,用所产的黄金打击日本侵略者,还用黄金支援国内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所需。新中国成立以后,林区采金人克服重重困难,众志成城,为振兴和发展国家黄金工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所以说,伊春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和血汗谱写了社会发展史,也用勇敢保卫了伊春美丽的大森林和宝贵的自然资源,林区采金人的这种民族精神、奉献精神正是林区开发建设者所需要的。

采金文化体现了工业发展的文明成果。

伊春采金工业的发展,体现了林区采金人对国家发展建设的奉献精神。

1939年至1947年之间,伊春采金业实行“把头大柜制”,工人只有卖苦力的份。就是由大柜(财东)出资招工、探矿。然后,把所探得的矿源,划分成几个乃至几十个矿段,分别交给领一个段或几个段的二柜(把头或二柜)去经营,大柜坐等收金分成。如乌拉嘎金矿小乌拉岛的砂金段,即由大柜孙成吉组成永林采金公司放段,共放了一百多段,下有小把头百余名(小把头就是金班长,除打份金时多抽分一些外,大都参加采金劳动)。当时,小乌拉岛连同北沟大川两条金沟,聚集采金工人5000多人,平均每月可采黄金近三四千两。

采金方式为手工作业,是最原始的淘金方式,矿工在采金过程中付出极其艰辛的劳动。

1947年,合江军区建立乌拉嘎金矿局,成立矿山管理委员会,组织工人成立采矿班。

1948年,解放战争从防御转入进攻,各地翻身农民踊跃参军参战,前线迫切需要财力物力支援。当时,合江省委书记张闻天,向矿工提出了“一两黄金、武装一名战士”的号召。嘉荫矿区各个采金队之间展开了“早下碃、晚上碃、早晚多上一个溜”的支前竞赛倡议,使这一年的黄金产量比1947年增加3倍多,总产量接近20000两。解放战争期间共采黄金75000余两,相当于为前线武装了人民战士75000名。1950年10月,全国人民掀起了捐献飞机大炮的爱国热潮。嘉荫矿区仅1个多月的时间,捐献东北流通券7000万元,与黑河、桦南金矿的淘金工人共同捐献东北流通券20000万元,购置了喷气战斗机“黄金号”赴朝作战。

1965年,50立升采金船投产,同年,机械化采场上马。1984年,1006#50立升采金船试车成功,从此机械化代替了手工作业,采金量大大提升。采金人夜以继日投身生产中,黄金产量、效益不断增长。我国黄金产量1995年突破100吨,2003年突破200吨,2009年达到313.98吨,跃居世界第一。这期间,嘉荫乌拉嘎金矿员工,人均为国家创造产值达660万元!

采金文化体现了浓郁的地方文化色彩。

据记载,清朝政府在漠河、观音山设置督办衙门,开采黄金。从此,河北、山东、热河诸省破产农民和太平天国、捻军及各地会党起义失败被俘的下级士兵等流徏囚犯,不断进入嘉荫河、乌拉嘎河各地采金,使这一带人口骤增,出现了太平沟、老沟、金满沟、九里庄子、班别府等大小金矿村镇。采金者带进一些民间文化活动和民间故事、传说等,采金人的语言文化更具有特色。

采金人狂啖豪饮、骁勇慓悍,并有诸多的避讳与谶语黑话。由于早年来金沟淘金的采金工人,缺乏对黄金矿床生成规律的认识,在矿带时续时断、时富时贫、含金砂时有时无和雷雨风雪等变幻莫测的大自然面前,为求吉避凶,发财祛祸、坑道(即矿坑、水道)安全等,要避免说“黄、坑、扔、暗、赔、停、断、刷、土、分、砸”等字眼,如“黄”要说“元”、姓“黄”要改姓“袁”,名字内有“黄”字的要改为“金、宝、华”,“黄皮子”说“元皮”“黄豆”说“元豆”;“坑”要改成“洼”,矿坑称“碃”,小水坑叫“碟洼”,大水坑叫“泡子”;“扔”叫“飞”或“交”;用锹撮称“飞”,撮一撮称“飞一飞”等等。

这些避讳和由此而形成的谶语、黑话等,在多年的口头使用中,许多词汇已成为老金沟采金工人语言的独特词汇。采金工人们日常使用这些词汇,构成了生活中的常用语言。新中国成立以来,山林土匪匿迹,采金工人生活安定,找矿、探矿和地质学知识逐步普及,采金工人对金矿的地质形成已有了较多了解。所以,对这些避讳已不十分严格,只是一些黑话在长久的流行中,已形成专用词汇,便一直沿续下来,保留在人们日常生活的口语之中。

采金文化与伊春生态旅游产业的深度融合

我市不仅拥有无可比拟的生态优势,得天独厚的区位和资源优势,还拥有久远的历史和独特的地域文化。而采金业是伊春地方工业的源头,林区的采金文化是具有特色的黄金文化。

嘉荫县有上百年的采金史,积淀了深厚的采金文化。目前,嘉荫县全面推进“旅游+文化”战略,深入挖掘和宣传采金文化,充分展示林区采金文化的源远流长,弘扬采金路上的民族精神,推动历史文化研究成果向旅游产业转化,让文化与旅游深度融合,加快旅游产业发展,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和产业优势,提高嘉荫旅游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黄金工业旅游是随着旅游市场转型升级而新生的一种旅游新概念和产品新形式。记者了解到,嘉荫县发挥独特的旅游资源优势,融合多种旅游景观元素,把壮观的乌拉嘎金矿工业游与神奇的极具韵味的鄂伦春风情游结合在一起、与神秘的大森林探幽游结合在一起……目的是吸引更多游客的目光,陶冶更多游客的心境。在壮观的露天采场,在采金点,来自国内外的游客了解到了开采金矿的历史与情形,了解到了黄金是如何通过采矿、选矿、冶炼、精炼提纯等一整套流程生产出来的,更了解了采金人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

本报记者 齐永录 王晓微 王云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