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日报·金鳌洲】九九重阳
萍乡日报全媒体 李晓斌 2018-10-30 15:44:14


天朗气清。山高了,水瘦了,万物都显露出删繁就简的清奇骨骼。

在王维的诗句里,哪怕隔着千座山万条水,也能与远方的兄弟心灵相契,登高望远,望尽天涯,思断寸肠。红艳艳的山茱萸就在山路上一路妖艳,如故乡伊人的身影。摘好了茱萸,备齐了份儿,都佩带身上,此时却偏偏多出了一份,少了一人。

遍插茱萸少一人啊,远方的你是否和我一样,具有相同的感觉?

只能相忆。回忆和家乡的老酒相似,冲头,上瘾。

空气里弥漫着桂花的香味。点点碎碎的桂花落满一地,有鸟飞来,跳跃着,一啄再啄,仿佛在细数着洁净的时光。

母亲早就不在了,父亲也衰老得终日只能躺在床上。哀痛莫若此。岁月是枚果子,于我而言,已经熟透了,挂在枝头晃荡。山风微凉,吹拂着茅草白茫茫的蕙子,摇曳出晚秋的气息和人生的悲凉。

九九重阳,在家乡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插茱萸,爬山登塔,赏菊花喝菊花酒吃重阳糕,孝亲思友……这些习俗虽然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逐渐淡化,但重阳在乡亲们的心里,和春节、端午、中秋等重大节日一样,成了图腾,烙在我们的基因里。到了重阳,亲人们总爱郑重其事地团聚在一起,到野外去踏秋。桐叶黄了,枫叶红了,芙蓉花开了,禾稻熟了,秋色如画。一家子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正好把酒祝福,共赏金秋。也许,古人创造这个节日,就是为了增添血脉的浓度、亲情的温度,就是为了平添七分诗情三分乡愁,让我们思考自己的来路和去处,寻找到根的方向。

天地玄黄,四时阴阳交替。一年至此,已经是接近霜与雪了。

乡谚云,过了重阳再无节,一夜雨来一夜雪。重阳,总有夕阳衔山的味道。是的,桂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傲霜的菊花黄了又枯,枯了又黄。山茱萸果红了又落,落了又红。落木萧萧,江水滔滔,时空之感在此时格外强烈。日子一天天平淡无奇地过去,却总有新的物事、新的希望,与我们不期而遇,给我们惊喜。

在孩子们的心里,过了重阳,就盼着冬雪来临过大年了。季节轮回,大自然的律动,生动了时光,给生活画上一个又一个满满的圆。于是,在迎来送往、春去秋来中,似水流年,悄然而过,平和安康。

立于山上,眺望我们日日忙碌的山下小城。平畴一片金黄,有收割机正在收割稻谷。村庄和街道,色彩斑斓,烟雾霭霭,在秋阳下流溢出印象画派的朦胧光色。这景致和我平日所见或许并无二致。只是,眼前这一切是重阳登高所见,这幅小城图景便涂抹上了重阳的色彩,有了别样的温馨与诗意。

九九重阳,日子有了双重的阳光,有了另起一行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