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思恋
伊报新媒 2018-10-30 10:51:28

我的家乡是一座小山城,有个很好的名字——南岔,最早是放木头的号子工向汤旺河放木头时看到了向南的一个岔河口而得名。

上世纪50年代,抗美援朝和祖国建设需要大量木材,这里有了最早的火锯厂,也就是南岔木材水解厂的前身。随着木材加工量的增长,国家把这里确定为一五时期的重点建设项目。由苏联专家援建,是新中国最早、最大、技术最先进的木材综合利用企业。

当时小兴安岭木材取之不尽,源源不断的汇入南岔木材水解厂,带动了小山城的快速发展,成了祖国最发达的林城之一。

南岔地处小兴安岭南麓,物产极为丰富,山野果、动植物遍地都是,而且林间地非常肥沃,土豆、苞米、黄豆、白菜……只要你勤劳撒下种子,自给自足不成问题,所以我们小时候非常能干活,而且没饿着。

小的时候林区几乎没有煤,家家户户都烧木材,所以上山拉柴火就是我们最重的体力活了。记得八九岁时就跟大人上山了。天不亮,一家人拉着个手推车,棉袄里裹上个玉米饼子就出发了。到了山上就放木头,专挑直流好看的树放。放树有方法的哟,要先在靠坡下这面将大树锯一道约树1/3直径的口子,然后再在大树的坡上方这面锯树,并用木杆向山下方支被放的树,口里喊着“顺山倒喽”,只听轰的一声树倒下了。下山时一般天都擦黑了,大人们抬着木头装车,小屁孩就拎着快马子——一种一米左右长的铁锯,小跑着跟上大人,因为怕后面黑咕隆咚的大山,山里的雪很大,小孩子齐腰深,一个跟头就钻雪里了,爬起来继续跑。嘿,就这样,各个练就了好身体。

林区最好的季节就是秋天了,不仅有五花山的美景,还有满山遍野的果子,山梨、狗枣子、刺玫果……黄的、红的、紫的,好甜好甜!在林区,好小伙子都上山打松树塔,最初大家都脚穿铁掐子,慢慢向高大的树上爬,再用木杆打掉树枝上的松塔。后来有人突发奇想,用一根木杆搭到大树上,顺着向上爬,当手能搭到大树最下方的树枝时,就一个鹞子翻身上树了。有个哥们儿倒是挺灵巧的,当他爬到树上时,一伸手没有够到树杈,扑通一声掉下来了,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山坡上,疼得受不了,尾骨断了。后来这哥们儿吃得肥粗短胖,就是没有劲,干不了体力活,现在想想都后怕。

长大了,考学了,就业了,好多人都离开了那座小山城,但林区工人的憨厚、坚强、执著、向上的品格却都带在了身上。好多走出去的年轻人都有了出息,其实那是林城造就了他们良好的体魄和坚强的毅力。感恩林城,感恩南岔!

这些年,越到快退休了,越想南岔,每年都挤时间回去几次。到柳树河、永翠河、汤旺河钓鱼,爬仙翁山观日出,进狼洞沟采蘑菇……乐不思蜀,不愿返城。依恋那里的蓝天白云;迷恋那里的一山一水;亲不够那里的光腚娃娃;品不够那里的纯粮老酒好爱你,好爱你——南岔!那里才是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