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钟的五元钱
伊报新媒 2018-10-30 10:48:43

6月25日学生初中升学考试(中考)开始,侄女(弟弟家的女儿)在翠峦区三中读书,食宿在我们家,孩子考试,我告假陪同,希望她能够考入一所重点高中,为将来考上重点大学夯实基础。早晨起来我为她做了热汤面打荷包蛋,吃完饭,朋友来车接我们,来到伊春区第八中学。我和同学家长一样在门口等待,陪了一上午。下午由于单位组织天南地北伊春人返乡活动需要办理有关事宜,我不得不上班去了。

27日上午最后一科外语考试结束后,侄女来到我儿子家吃午餐,我给她烧了几道菜,把在北戴河疗养时买来的扒鸭撕了一盘摆上,她很高兴,因为考试结束了,预示着轻松的暑假就要到啦!

就餐时,我问她晚饭想吃点什么?她爽朗地回答:“去逛夜市吃鱿鱼。”

夜幕降临,我也邀了一位朋友和儿子儿媳同往,选择一个摊位落座后,让儿子点菜,我领着侄女去摊位上买她喜欢吃的食品,鱿鱼、蛋卷、肉卷饼等,我从兜里拿出一沓五元钱,逐项交款。

夜市一条街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摊位上食客满座。回到座位时,儿子点了一桌子的小菜,还点了扎啤,我们尽情地享受美味、美酒……

谈笑中结束了夜市晚餐,结账时花去了我350元钱,一沓500元的5元现钞所剩无几。

1980年我高中毕业分配到翠峦林业局冲锋林场,后来我在于洪才工组当上了副组长,主要从事伐木作业、集材、装原木车、清林打带等工作,由此划分为4个组。工友们披星戴月,不辞辛苦,第一个月月薪达150余元,当时日薪5元是个惊人的数字。有的班组不服气,偷偷派人到我们组了解情况才知道,我们比他们早出勤,中午休息时间短,收工晚,遇到有月亮地还能多干一会儿,班组实行计件工资,除伐木、装车人员年龄稍大一点,其他人员都20多岁,各个生龙活虎、争前恐后、干劲冲天。记得有一次,下班时我忘记了山后的3名女组员,回家后被妈妈一顿批评。我是副组长,别的班可以脱产,可我却干在前面,清林时,有跟不上趟的还得帮他们赶上来,春夏秋季都好办,冬季天寒地冻,每当下班时上衣浸汗冻得梆梆硬,鞋子和裤腿冻在一起,年纪小的都累得腰酸腿痛,何况年长者,这5元钱来得可不易呀!

当今,生活水平提高了,5元钱在人们的眼里视为“小意思”。孩子们都不愿意理它,但我对五元钱情有独钟,每当看到它就会想起难忘的年轻时代的激情岁月,攥在手里沉甸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