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改革开放40年丨征文展播㉗徐艳婷:廿载教育梦|知宝坻

一直遗憾没能参加高考,因为我是师范生。

脚踏笨重的自行车(那时称加重车),沿着潮白河东堤窄而颠簸土路,载着全部“家当”——一个小小的被窝卷,开始了我人生中第一次远行,北上,去宝坻师范报到。

历时两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一排排整齐的平房和一个大而平整的操场。沿着笔直的砖砌小路进去,迎面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图书馆。藏起大洼人的内敛与羞涩,迫不及待跑进去,抱了两本书就要往外走,被管理员老师拦下来,在本子上登记书名、班级(这一项空缺)和姓名。因看我对书的痴迷,管理员老师头一次破了例。

求学的日子虽清苦但充实快乐。因为离家约五十公里,住校成为必然。每周一至周六上午是在校学习时间,周六下午、周日一天休息。说是休息,我们骑车往返就需消耗两个小半天儿,所以我们把在路上的时间充分利用,谈古论今、“旅游观光”两不误。

周日下午返校,晚饭时间是最开心的。一宿舍八个姐妹的家庭条件从大家所带的饭菜中可窥见一斑:二姐的咸菜炒豆芽、我的煎熟的咸菜片儿是永远的主色调,八妹的肉炸酱和大姐的炒青菜是我们的重点攻击目标。可怜八妹满满一罐头瓶的肉炸酱,转瞬间,已成了姐姐们手里馒头的“下酒菜”。

最开心的是周一的合班课,因为学校修缮房屋,教室比较紧张,我们一班、二班的同学有幸成为最开心的难兄难弟,开启了每天合在一个教室里上课的旅程。人多,点子多,思路广。每堂课下来,总会有争得面红耳赤欲罢不能的,有收获满满乐呵呵的,有埋头苦想没听见下课铃声的,最苦的是我们可敬可爱的老师,满手满身都被白色粉尘包围,他还戏称“就是不怕白色恐怖”。

那时,我有个梦:发明一个小小神器,让老师不再吸食粉尘。

   “老师,老师,您看这个小家伙儿,简直太神奇了!”班里的“智多星”小洺兴奋地拽着我的手来到黑板前。我赶忙攥紧他的胳膊:“稳当点儿,别跑,小心咱们的宝贝电子屏幕。”随着校园现代化地提升,每所学校每个班级全部配备了价值几万元的电子大屏幕,可以投影、整理课件,可以实时上网与外界沟通,可以有效借鉴第一手信息和材料……坐落在三层楼房里的这间小小的教室已经与世界同步。“徐老师,您写几个字,快。” 小洺急得貌似在命令我。站在旁边的安装师傅笑着说:“您试试吧,这个小调皮已经试两次了。”“哼,傻小子,想让老师在师傅面前露一手,显摆一下我们师范生的硬笔书法功底?”我心里美滋滋的。谁成想,几个潇洒的粉笔字还未全部舒展筋骨,就被小洺手里的“小家伙”——黑板吸尘器扫荡干净,且一尘不飞。

我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眼睛被一层雾蒙蒙的东西遮住。思绪被拉回到二十几年前:我的可亲可敬的老师,满手满身都被白色粉尘包围,还戏称“就是不怕白色恐怖”。“那时,我有个梦:发明一个小小神器,让老师不再吸那么多粉尘。”我在心底大喊,老师您听到了吗?

“师傅您看,我没有说假话吧,我们老师真的被惊哭了。”孩子们知道我的心结。他们懂我,他们爱我。今天谁家煎鱼,明天谁家炖骨头,后天谁家是纯绿色饮食;今天的课堂谁犯困了,体育课上谁的八百、一千只差三秒……孩子们都会事无巨细向我“汇报”,不在口头,而在每天的“饮食与健康”、“收获的快乐”、“今天进步一点点”、“我眼中的理解与包容”等班级小栏目里,以小练笔的形式出现。孩子们写,我也写。相互交流,相互分享,亦师亦友,彼此了解,共同成长。

“班妈,赶快换运动鞋,这节体育课您不会是忘了吧?”体育委员“一脸嗔怒”地望着我。和孩子们在塑胶跑道上一起奔跑,一起跳绳,草坪上一起仰卧起坐,篮球场上你防我拦,乒乓球台前你削我扣的感觉太让人享受了。

和孩子们一起享受运动的快乐

时间如白驹过隙,我接过老师的教鞭,继续他们未竟的事业已二十多载。讲台依旧,吾心依旧。当年,伴随我们放学的当、当、当的敲钟声,已悄然换成萨克斯单曲《回家》。

有一种职业最美丽,那就是教师;有一种诗歌最动听,那就是师德;有一道风景最隽永,那就是师魂;有一种情感最动人,那就是我的梦,教育情!

   “三寸粉笔,三尺讲台系国运;一颗丹心,一生秉烛铸民魂。”今天的孩子们就是未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主力军,身为教师的我们就是打造这支中华民族“梦之队”的筑梦人。我们应该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积极传播者,我勇做其中的一员,做一名敢担当、勇作为的班级铸魂人,帮助学生筑梦、追梦、圆梦,引导一代又一代年轻人成为实现中华民族梦想的正能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