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40年】萍乡“香港街”,你还记得吗?
萍乡日报全媒体 刘兴 2018-10-23 15:30:16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

端妹跟着妈妈

来到人潮如流的“香港街”

购买风靡一时的健美裤、喇叭裤……

▲资料图

“香港街”

     在萍乡的地图上,从来没有“香港街”这个地名。


     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街”的确存在过。它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它的出现,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为后来萍乡私营经济的发展、壮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萍乡自开埠以来,南正街便是城内最繁华的地方,几百家商户,经营老百姓的日常所需。


    但自1956年开始南正街手工业、工商业公私合营以后,商家们被分门别类,被几个国营单位所接纳。


    整个萍乡城,只有百货公司、粮油公司、食品公司、副食品公司、杂品公司、饮食服务公司等所属不多的门市营业。大多数门面都已关门。


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

萍乡这座小城也不例外

格外热闹

改革开放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街上那些关了十几年的店面,又渐渐打开,重新拿起算盘、铁秤、木尺,尝试着经营从外地贩来的各种商品,由于不要票证,不限数量,生意日渐兴隆。


     而那些没有门面的人,也不会坐失良机,纷纷在街道两旁摆摊设点。经营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在南正街便形成了一条繁华的集市。从义井坊到南门桥这一地段,购物的人们从各地赶来,还吸引了周边县市的人前来购物。整天人头攒动,邓丽君的甜美歌声,在空中回响。其繁荣热闹的场面堪比香港,于是人们便把这一地段称为:“香港街”。


   “香港街”的出现,大大丰富了老百姓的生活。它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造就了一大批万元户、十万元户。


     不少人在短短几年中,在“香港街”实现了由穷到富的财富奇迹。


山里妹子变成致富能人

      我大哥的一位同学,1956年中国地质学院毕业,分派到内蒙古从事地质勘探工作,不仅工作艰苦,而且流动性很大,加上他家庭成分不好,四十多岁都未成家。七十年代他调回萍乡,和一位小他二十岁的山里妹子结了婚。


      随着两个儿女的出生,一家四口仅靠他的工资养家,生活十分拮据。


     八十年代,“香港街”逐渐形成,他妻子将儿女寄养在娘家,便在孔庙附近摆了个货摊,出售衣物鞋帽等,生意很红火,每月所得大大超过丈夫的工资。


      她尝到甜头,干脆做起批发生意。什么东西赚钱,便贩卖什么。她晚上坐上去广州的火车,第二天中午到达广州,便忙着购货。回来后,将货物买给需要的摊主,虽然十分辛苦,但获利甚多,不到一年变成了万元户。


     以后儿子长大,要上学读书,不便在外奔波,她便由行商改坐商,做起了鸡蛋批发生意。


      有一年,我大哥从广州回萍乡探亲,夫妻俩请我们到他家吃饭。吃饭时,她说:“现在街上那些老人卖的土鸡蛋,都是从她这里出去的。”


     她就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快车,经过十多年的艰苦打拼,从一个普通的山里妹子,变成致富能人。盖起了三层新楼,以后儿女结婚,都一人一套商品房相送。


乡下妹子由穷变富

     我的一个同事,妻子也是来自农村,没有工作。家中儿女众多,经济入不敷出,家里经常吵架。


      政府见他家困难,便为他妻子办了香烟零售证,在街上摆个烟摊。香烟是专卖商品,只能从烟草公司进货,获利不多。香港街形成后,她便从烟贩子那里进货,不仅便宜而且品牌多,数量不限,所获利润十分可观。后来她从烟贩子那里了解到广州贩烟的渠道后,干脆做起批发生意,到广州贩烟。贩卖走私烟更是触犯法律。有几次在车上或在萍乡下车时,她贩的烟都被没收过。

 

      为了逃避检查,她改变下车地点,提前在峡山口下车,然后乘汽车回萍。有时在水口车站便将买来的香烟往车厢外丢,让在那里等候的家人,收拾香烟回萍,卖给零售摊贩。不到几年,便由穷变富,买了几套商品房。


     上世纪九十年代,萍乡商城建成,商贩们纷纷搬入商城,由摊贩变成了有固定门面的店老板。“香港街”便退出了历史舞台,南正街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香港街”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它的出现,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为社会创造了巨大财富。



▲安源区南正街居民在参加长街宴(汪立新 摄)

  时至今日

       萍乡许多民营企业家,都是从“香港街”掘到第一桶金后,一步一步发展壮大的。可见,“香港街”的出现,对萍乡经济的发展,功不可没。在萍乡的商业发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