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坊飘香腰包鼓
伊报新媒 2018-10-23 09:23:29

“出油啦!出油啦!”在南岔区晨明镇晨明村的一家榨油坊里,随着榨油匠贺双按下机器的电动按钮,一缕缕金灿灿的大豆油顺着油槽缝儿缓缓地流到地上的油缸中,顿时,一阵冒着大股热气的大豆油香扑面而来。

贺双今年42岁,是南岔区晨明镇晨明村的村民,他种过地、养过食用菌。今年转型,9月中旬在村里建起了榨油坊。贺双在家中排行老三,油坊因而得名为老三笨榨油坊。

每天6时至20时是榨油坊最忙碌的时间段,机器响动,贺双和老友纪华南分工合作,忙而不乱。这边榨油坊里干的热火朝天,隔壁库房里的贺双媳妇也没闲着,一会儿招呼村里人来排队榨油,一会儿接待上门收购豆饼的客户,忙的也是不亦乐乎。

说到为何突然转型,开起了榨油坊,贺双打开了话匣子。

贺双前几年种地、种黑木耳攒了些积蓄。有了投资资金,他想趁年轻大干一场,给妻儿更好的生活。在向纪华南吐露心声后,纪华南给了他一个建议——开油坊。

“转型目前看还算成功,豆饼供不应求,豆油获得了良好的口碑,这些都归功于我的好友纪华南。”贺双说,纪华南比他大8岁,见识比他多,因是祖传榨油的手艺,所以对压榨豆油行业一直都有所关注,另外纪华南原来开过榨油坊,所以才建议我做这行。

对于纪华南提出的建议,贺双反复思考了很久,终于在2017年秋下定决心,投资建立自己的榨油坊。2017年秋,贺双不仅把自家20亩地的黄豆囤积了,还收购了一些品质上乘的大豆。紧接着在2018年春,贺双和纪华南先后两次到哈尔滨市双城外出考察,订购机器。

“双城加工笨榨大豆的厂房有很多,他们都是自己研究的机器。虽然是机器压榨,但是效率高达13.5%,榨出的油质量也很好。我和纪华南都比较看好。”贺双说。

2018年春天订购的机器,9月份到货,贺双在纪华南的帮助下,榨出了第一桶油,直到现在榨油坊走向了正轨,老哥俩还总是一起在油坊忙活。

记者在现场看到,村民们筛选好刚丰收的大豆大约有2000斤,拉到贺双的榨油坊,等待压榨。在一切准备就绪后,贺双和纪华南按下电动按钮,机器发出轰轰的响声,他们哥俩配合默契,各自看护自己管辖的机器,大豆在机器中上下翻滚,在榨油机器的反复压榨下,油汁缓缓渗漏出来,香气四溢。

纪华南告诉记者,晨明村的榨油历史很悠久。他们祖辈都开过榨油坊,生意都不错,但是过去都是手工压榨的比较多,榨油匠工作非常辛苦,所以过去很多作坊都不干了。如今不一样了,我兄弟这次开的这个榨油坊虽然榨出的油和过去一样醇香,但已经采用机械化压榨了,油匠工作减少了很多,出油率也提高了。

贺双在村里开的这家老三笨榨油坊,目前已经加工了接近80吨的大豆了。豆油和豆饼销量都很好,豆饼还没加工出来就已经被订购走了。榨油坊一年下来预计能榨几十万斤大豆油,榨出的油除了当地村民吃以外,还有很多外地人开着私家车来买。

采访接近尾声,记者了解到一件事,在晨明村大豆丰收之后,村里人都会把新大豆送到榨油坊里加工。乡里乡亲的,贺双对于村民来榨油坊榨油,仅收取微薄的手工费或者让村民直接用新大豆换取等价的大豆油。

贺双说,开榨油坊挣钱是一方面,做为农民,他更希望农民的粮食,能通过深加工获得更多的效益,而不仅仅是卖原材料。

本报记者 王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