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被毛泽东称赞的莲花“小王”,棒棒哒~
萍乡日报全媒体 李良才收集整理 2018-10-22 11:45:39


王佐
   莲花县高洲乡高滩村人,1907年6月出生,小名“伏妹几”(“几”为莲花方言土语,即“子”的意思。王佐6月出生,所以叫伏妹几。)幼年时家境富裕的王佐聪慧好学、成绩优秀,在高洲小学毕业后,家境一年不如一年。迫于生计,家里准备让他休学。这时,王家的族老绅士们,认为这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可以造就,将来能为祖上增添荣耀,便从族祠的积谷中拿出钱来,资助他继续上学。1922年,王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萍乡的达成师范。



     达成师范是时任江西省教育厅厅长的县人朱念祖,为培养家乡的教育人才,提议由萍乡、莲花两县拨出公款所办的一所师范学校,校址设在萍乡城内的武官司巷。该校第一期招收的350多名学生,莲花人占三分之一以上。达成师范的校长段思召和教务主任张宗和等人,都是曾在北京读书的共产党员,因此注意在学生中物色对象,培养入党。比王佐大十几岁的莲花海潭人张子铭,是该校的第一批秘密党员,并且成为达成师范党小组的实际负责人之一。张子铭发现王佐有着憎恨社会黑暗、同情贫苦工农的正义感,又喜爱阅读进步书刊,便有意培养这个同乡师弟。在张子铭的关心下,1926年9月,王佐在达成师范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年寒假,王佐与同在达成师范读书的堂兄王任回到了高滩。经过十余天的秘密活动,在村中发展了王安太、王福贞、王炳山等8名青年党员,成立了莲花上西区较早的党支部,由王佐担任书记。此间正值国共合作时期,王佐与党员们在邻近村庄的农民中宣传工农革命,公开创办农民协会。王佐以在醴陵参加过农民运动的切身体会和经验,领导农民开展打到土豪劣绅,推翻地主剥削阶级的群众斗争。


  


      高滩王家的族老绅士们,在数年前曾经资助王佐继续升学,指望他学成至仕,为家族光宗耀祖,可没有想到培养了一个叛逆者。王佐领导的农民协会,把矛头指向族中两个富绅,不但召开大会斗争他们,还清算了他们的财产。还有一个叫王炎师的族叔,曾在国民党区政府担任收粮都差,因为平时向农民催收粮税格外凶狠,手段毒辣,农民恨透了他,王佐以农民协会的名义,将他就地正法。这一大义灭亲的举动,打击了土豪劣绅的气焰,大长了贫苦农民的威风。


 


    王佐与毛泽东的初次见面,是在1927年元月7日,农历丙申年12月24小年节,毛泽东由铁路工人、株萍路矿总工会副委员长吴汉卿陪同,从株洲乘坐邮政车厢,在醴陵阳三石火车站下车,经往醴陵县农民协会所在地先农坛。此时毛泽东的好友、中共醴陵县委书记罗学瓒和县农协会委员长孙小山等亲望接见,亲热握手,然后将王佐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与他亲切握手后,问他你是江西莲花人,怎么与特委有联系,王佐告诉毛泽东,他是萍乡达成师范的学生,在学校里就加入了党组织,达成师范党支部属于萍乡县党部领导,去年10月,县党部举办工农运动培训班,他与同校的肖保璜、钟邦武、陈铁铮3人参加了为期20天的培训,结业后由安源特委派到醴陵帮助开展农协工作。毛泽东听后关心地问,你来醴陵多久了,王佐说快一个月了,毛泽东说,好啊,你在醴陵的情况比我熟悉,到时候你要给我作介绍呀。接着毛泽东幽默地说,我们是亲戚嘛,王佐摸着头不明就里,罗学瓒哈哈大笑,小王,你是江西老表,老表不就是亲戚吗。



      毛泽东这次前来醴陵,是专门做农民运动调查的,当天下午,在先农坛的正厅里,举行了一个汇报与座谈相结合的小型会议。在听取孙小山对全县农民运动情况的汇报后,毛泽东点名要王佐谈谈是怎样开展农运工作的,王佐简要地汇报了两件事:“我们北二区高桥是这样搞清算的。胡氏宗祠有60多担祠租,还有什么彩公会、杨泗会等会祖,年收100多担租谷,都是由胡春台等6个土豪掌管,从来没有账目。农会的清算委员会先没收他们的账簿,封了谷仓,然后算账,把他们吞吃的冤枉全部算出来,打开谷仓分给农民,还抓了他们游了垄。”毛泽东点了点头对王佐说:“这样做好,不但经济上打击了土豪劣绅,政治上也使他们威风扫地,又能鼓舞农民。”接着王佐汇报说:“农会要打击的就是反动势力的头子。去年10月,贺耀祖所部沈鸿英队伍20余人流落醴陵东乡为匪,不久前来农会投降,农会接受了他们的枪。可是团防局局长彭志藩横蛮霸道,硬要农会把枪交给他,农会坚决不给。11月12日,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会开完后,农会几千人涌到团防局,把彭志藩抓起来,要枪毙他,县长程一中也不敢驳农会的情面,派人把他押到长沙关班房。”毛泽东听完王佐的汇报,连声称赞:“好,好得很,对于这样的反动头目,就是要坚决打击。”这天下午的座谈会,毛泽东非常满意。


 


      1927年9月,秋收起义受挫后,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南下至萍乡芦溪时,由于行军路线被敌人侦悉,团参谋长中计带错了路,致使第三团在白泥岭与萍乡之敌遭遇,工农革命军折损500余人,连以上干部阵亡了5人,尤其是牺牲了总指挥卢德铭。芦溪白泥岭成为工农革命军败走的“麦城”,卢德铭折身于山口岩下的“落凤坡”,目睹部队陷入困境的毛泽东,通过在醴陵认识的莲花“小王”,最终将工农革命军带到了莲花高滩。在高滩王氏的“长房祠”,王佐组织村里的党员群众杀猪、捞鱼热情招待工农革命军。毛泽东召集余洒度、苏先俊等前委委员召开前委会议(史称“行军会议”),总结了芦溪失败的教训,并对工农革命军官兵作了动员讲话,扫除了工农革命军的悲观情绪,稳定了工农革命军的军心,提高了工农革命军的觉悟,为工农革命军指出了光明的前景,从而为保存和发展中国革命力量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7年11月,朱亦岳、王佐从井冈山回到莲花后,在瑶坊狮形坳召开莲花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成立“中共莲花特支委员会”,选举朱亦岳为书记,陈竞进为副书记,王佐、李伟等五人为委员。特支属于井冈山前委领导,会议还决定利用保存下来的一支枪,建立一支直属于特支委员会的“莲花赤色队”,频频袭击敌人,夺取武器壮大自己。到1928年3月,赤色队从敌人手中夺得30支枪,70余人,决定在此基础上成立“莲花红色独立团”,任命陈竞进为团长,刘仲池为党代表,王佐为参谋(井冈山斗争时期的地方武装和苏维埃政府,其参谋和秘书都不带“长”,其实参谋等于参谋长、秘书等于秘书长。),下设一个连4个班,由贺国庆担任连长。



      1928年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王佐回到高滩老家,被当地的土豪王海明和王庆福发觉通风报信,敌军出动一个连包围王佐家,将王佐抓到后施用酷刑,软硬兼施,妄图从他口中得知“独立团”的营地和军事情报,王佐坚贞不屈,最后被敌人杀害。王佐的牺牲,激起了“独立团”官兵的愤慨,3月底的一天,团长陈竞进率领全团开到高滩村,在村里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当场用王海明和王庆福的头颅祭奠烈士。

dvdf


他是引兵井冈不该忘却的人……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