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伊报新媒 2018-10-18 10:54:09

开荒、播种、收获,建点、伐木、盖房……顺应天时,竭尽人力,从最原始最自然的状态做起,穿越了几千年农耕文明史,我们走来,打造了家园,同时也塑造了自己......”在《记忆沪嘉》这本书中,上海知青们发自内心地感慨着。

从今年入夏一直到金秋时节,陆续有上海知青回到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在嘉荫县沪嘉乡新建的知青公社,他们盘坐在火炕上,吃着大锅饭,围在篝火旁,回忆他们激情燃烧的岁月......

这是一段渐行渐远、即将沉封的知青岁月,近半个世纪的风雨洗礼、时光打磨,那个回声嘹亮、鼓号喧天的场面早已偃旗息鼓、人去房空;那些热血沸腾、激情燃烧的青春早已淹没原野,融入青山……

青春融入荒野

让我们把时间轴拉回到48年前。

1970年中央(70)26号文件批复同意国家计委军代表向国务院的报告。该报告根据中央“屯垦戍边”的战略决策,提出京、津、沪三大城市可在黑龙江沿江五个县(呼玛、爱辉、逊克、孙吴、嘉荫)试办集体所有制的“五七”农场。

1970年3月,嘉荫县革委会根据即将到来的上海干部和知青情况,决定筹建五七农场,取名沪嘉农场,参照兵团和国营农场模式进行管理。县革委把农机公司仅有的一台东方红75链轨拖拉机特批给沪嘉农场,用它把急需的建场物资送到福民屯。农场仿照部队建制,设立一连、二连、三连。

一连青年在东方红拖拉机前留影。

4月20日,50多名上海下乡干部和部分上海知青到达沪嘉。24日,300多名上海知青到达沪嘉,从此拉开沪嘉创业的序幕。5月,全场进入边开荒、边播种、边伐木、边建房的生产中。

上海干部在田间。

1970年至1976年,先后有400余名上海知青、南岔知青经过一路颠簸,在乌伊岭站下火车,连夜深一脚浅一脚走过十八里沼泽地,饱尝了山路沟塘的艰难到达沪嘉乡,昏暗马提灯在风中摇晃,简易帐篷四处漏风,白桦铺床,头顶青天,脚踏草地,这些热血青年在一穷二白的土地上,开启了挥洒汗水、泪水、血水的创业之路!

一群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年轻人,面对恶劣的环境,义无反顾地走上各自的岗位,农场的日常工作得以有效地运转。武装值勤、文艺宣传、医疗教育、运输开荒……不可或缺。

县值班分队合影。

女知青戴国群在《记忆沪嘉》一书中写道:1970年4月20日,是全体沪嘉农场上海知青足以铭记的日子。在那一天,我们告别学校、告别亲人,迈出了独立人生的第一步。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当年的“黄毛丫头”和“毛头小伙”,都已是年过半百,两鬓添白发的人了。大家聚在一起,回首人生不平凡的经历,“十年下乡路”是最为刻骨铭心的,因为那是我们人生成长的真正开始。

事实确实如此,经过几年的艰苦生活磨练,广大知青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城市学生,逐步学会了四季农活,有的还成为各个岗位上的行家里手。无论是开荒种地,还是伐木盖房、烧窑垒炕,到处都活跃着知青的身影。知青不仅成为农场各项生产的中坚力量,而且在政治上也不断成长进步。据不完全统计,沪嘉农场约有五六十位知青入团,近二十位知青入党。其中不少人走上了连队和农场的领导岗位,有的还担任了县级的领导。还有不少知青被推荐参军、进入大中专学校学习,日后都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取得了出色的成绩。

为了建设沪嘉农场,短短的3年间,3名上海知青失去了年轻的生命,1970年打井塌方被埋牺牲的朱国雄,1971年马车下道被砸牺牲的李秋江,1972年拖拉机侧翻溺水牺牲的徐志龙。他们阳光、帅气、有理想,有品行,有追求,有才气,可是时间却永远定格在了20、21、22岁,花一样的年纪,还没品尝人生的甜美就埋骨在了沪嘉黑黑的土地上,留下了亲人们、战友们、百姓对他们永远的思念!

荒原上的纪念碑

当时,沪嘉是嘉荫县唯一不通公路的乡级建制(别的乡都靠江边,或都有乡间公路)。那时,人们还没有“要想富,先修路”的想法,但交通不便给人们出行带来的诸多艰难,却是每个人都有目共睹,亲身体验的。场部曾多次向县里打报告,要求修建一条农场通往县城的公路。

必须有一条走出深山的宽广大道!

报告批复下来了:同意修建一条从场部到河沿村,连接国防公路的地方道路。由农场自己修建,县里给予补贴。

批复下来后,场部的领导都很高兴,决定组建修路指挥部。由主管党群和青年工作的副书记潘镇任筑路指挥部总指挥。紧接着立刻从各知青连队抽调人员组成指挥部。二连上海知青方卫平管总务,三连的山东师傅徐克文管工程,还有各连队的拖拉机和拖拉机驾驶员等。

春节后,指挥部开始工作,先搞勘查和设计。县交通局为了帮助沪嘉修路,特地派来了一个工程师——老傅,帮助搞勘查和设计。根据工程进展,先对河沿村到场部的地形地势、桥梁涵洞进行了勘查。野外勘查是个很辛苦的活,要爬山涉水,手脚经常被树枝、荆棘划伤,衣裤经常被刮坏。总指挥潘镇有一条裤子总是刮坏,补了又补,后来补得几乎找不到原来的本色了。整个工程期间经常要在场部和河沿村之间往返,有时回指挥部晚了,夜间摸黑走山路,偶尔听到远处的狼嚎声,也是很骇人的。工程师老傅是一个勤勤恳恳、一丝不苟、非常敬业的老人,体弱多病,吃住在指挥部,不辞辛劳,带着这些年轻人翻山越岭,勘查地形。大家都很佩服他、敬重他。勘查完成后,制定了筑路方案:从河沿村到九连的路基本上新建,从九连到八连的路部分利用原来的老路,从八连到场部的路大部分新建。指挥部把修路的任务划分到各个连队,由各连队派人分段修建,然后按完成的工作量分配修路补贴。这样,对各连队来说也是一笔收入。

一、二、三、四几个以知青为主力的连队,承担筑路工程。各连的知青们既要忙地里的农活,又要忙里抽空派人来,加入到筑路的大军中。 

集中人力在山里修路很困难,要把道中间的树伐掉、把树根清除;在两边挖沟,挖出来的土方往路中间填。但挖边沟的土方量不够,叠不出路基来,路达不到标准。后来,指挥部想出办法,把树根等清理后,用拖拉机往上翻土,堆成路基用石磙来回碾压,再用少量人工修整,路基就基本形成了。然后从山上运来沙子,铺在路面上,碾实后就像模像样了。

秋天,路修好了,很快就通过了县里的验收。沪嘉通往县城有了一条公路。当满载粮食、木材、农副山特产品的车辆,一辆接一辆驶过新路,奔向县城和黑龙江码头时,百姓的收入当年就得到了提升。实践证明:畅通的道路是扔掉“穷白”巨大杠杆的神奇“支点”,是治疗“贫困”沉苛的敏感“穴位”。知青们用劳动的汗水修出来的路是一条凝聚着几代山民心愿的冲破大山围困的幸福路,它是一条艰苦创业的丰碑。

这条路仅仅是一条并不起眼的、按公路等级标准上不了台面的砂石路,因造价低、质量好,曾作为地方道路的样板,得到了黑龙江省交通厅的肯定。他们还把筑路的照片剪辑成黑白电视短片,将六大崮荒原无路闭塞的切肤之痛,开山筑路的含辛茹苦加以宣传。横亘在福民村至河沿村的砂石路,是上海知青、福民村乡亲,用沉甸甸的情,结结实实的爱,凝结成的通往富裕文明的大道,是躺在荒原上的知青纪念碑…… 

故地重游回沪嘉

弹指一挥间,上海老知青已经是花甲、古稀之年了,可沪嘉乡这片土地埋着亲爱的战友,浸着如火的青春,涌着澎湃的激情,刻着难忘的记忆!知青返城后的几十年间,不断有知青回到第二故乡沪嘉农场,看望这里的亲人,看看沪嘉乡新农村新面貌,回味知青岁月,重温知青精神。

为追忆知青岁月,回味激情年代,庆祝沪嘉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沪嘉乡建设了沪嘉知青公社。7月28日,沪嘉知青“探亲之旅”暨沪嘉公社落成典礼在沪嘉乡举行。30多名上海老知青专程乘飞机来沪嘉乡参加典礼。

沪嘉知青公社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本着“做旧怀旧、原汁原味、原址原貌”的复原风格,将园区划分“文化展示区”、“功能展示区”、“场景展示区”、“生活住宿区”、“蔬果采摘区”、“车辆停放区”六大功能区域。在文化展示区按照历史顺序分成“上山下乡来沪嘉”“呕心沥血建沪嘉”、“恋恋不舍离沪嘉”、“故地重游回沪嘉”四大部分。在场景展示区,修建了当年知青时代的马架子,购置了当时的机械“苏联大骡马”“手扶拖拉机”“老解放货车”,把当年的牲畜队、机耕队等人员工具加以展示。生活住宿区也完全恢复了当年“老三间”模样,中间进门为老式灶房,两边分别是火炕,每个房间三分之一为火炕,三分之二为屋地,炕上放行李;地上摆大板木桌,四脚八叉长条凳。

公社共展出老照片500多张,生产生活老物件200多件,活灵活现的再现了上世纪70年代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老知青们在展台前触景生情,热泪盈眶,久久驻足,不肯离去。

沪嘉乡还注册了“沪嘉知青”品牌系列农产品,目前,沪嘉知青面粉、白木耳、黑木耳等系列农产品已经远销上海北京等地。沪嘉乡知青公社建成近3个月来,已经成为弘扬知青艰苦奋斗精神和传承知青文化相结合的文化展示基地和旅游圣地,在为沪嘉乡经济发展添砖加瓦的同时,促进“沪嘉知青”品牌系列农产品发扬光大,走出大山,走向世界。

为追本溯源,纪念为沪嘉做出卓越贡献的上海知青,打造沪嘉乡特有的知青文化,沪嘉乡乡长栾林编写了一台反映知青生活的舞台剧,面向全乡各机关单位招募演员,经过艰苦的排练,舞台剧正式演出,得到乡亲们的好评。

知青们在沪嘉乡书写了垦荒戍边、艰苦创业、追求理想、燃烧青春的壮丽篇章,沪嘉乡茫茫原野在轻轻诉说,他们来过……巍巍青山在轻轻诉说,他们来过……万亩良田在轻轻诉说,他们来过……

李晓东 本报记者 齐永录 王晓微 王云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