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古代塾师收入极低,明清时每年只有二十两银子左右
萍乡日报全媒体 谭云 2018-10-17 18:25:37



《儒林外史》开篇写了一个穷困潦倒的老童生周进,他年过六十还未考中秀才,只能在乡村做塾师,靠教孩子读书来糊口。那些孩子还都特别淘气,老师一眼没看到,就“溜到外边去打瓦踢球”,周进却还耐心,每天认真教导,算得上是个好老师。可乡村的农家,家境都一般,给他的束脩不多,还饱受梅秀才和王举人的奚落,日子过得很是凄凉。可就这样,他也没保住塾师的职位,一年后遭到解聘,只能跟亲戚去做买卖。



这是明清时代下层塾师们的真实境遇。清代有一句俗谚说“穷不读书,富不教书”,意思是穷人家的孩子没钱读书,而有钱的知识分子又绝不会去教书。只有下层的读书人,他们考不上秀才举人,又没有别的谋生本领,只能靠做塾师、教孩子为生,生活困顿,朝不保夕。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小学教师,也是“腐儒”“穷酸”或者“冬烘先生”的代名词。



在一些尊师重教的地方,塾师非常受人尊重,尤其是有学问、要求严格的塾师,会有很多人家争相礼聘。但对于绝大多数下层塾师来说,他们很多时候都是被嘲笑被丑化的对象,就像周进那样,令人无比悲哀。当然,因为视野不宽,经济窘迫,他们中的很多人不可避免的古板、固执、迂腐,课堂枯燥乏味,常常被学生厌烦甚至捉弄。我们读明清小说戏曲以及近现代作家的随笔,那里面的塾师都没有什么太美好的形象,不过是一个穿着长袍,只会摇头晃脑读让人听不懂的古书,或者只会用打手板来惩罚淘气孩子的迂腐先生而已。清朝诗人袁枚在《随园诗话》中写了一首诗:“漆黑茅柴屋半间,猪窝牛圈浴锅连,牧童八九纵横坐,天地玄黄喊一年。”生动形象地记述了孩子读书的艰苦和枯燥。沈从文、郭沫若等一代文学巨匠,都曾在回忆录中详细写过被老师体罚的经历。



这些塾师们收入微薄来源主要三部分束脩、节仪和饮食供给、兼职。束脩就是学费,这是塾师主要的收入,明清时每年平均二十两银子左右,实在是很低的。当然塾师还可以在年节时从东家那里获得一点节礼馈赠,以及免费的一日三餐。《儒林外史》中的周进就是跟庙里的和尚一起吃饭。但这些收入实在太少,没有家眷的周进勉强可以支持,要是需要养家的话,就是很艰难了。明朝诗人文征明写有《馆师叹》,叹息这些塾师的状况是“半饥半饱清闲客,无锁无枷自在囚。”因为入不敷出,他们课余不得不兼职,比如替人算命看风水,或者代写春联书信等,用以改善生活。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依旧有很多塾师们安贫乐道,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比如清代文学家蒲松龄,在做塾师之余,写出了名著《聊斋志异》。而更多无名的塾师们,他们在乡村,在城镇,日复一日辛苦耕耘,播下知识文化的种子,为中下层民众的教育普及付出了巨大心血,他们是中国教育史上不应被遗忘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