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五陂下“送公子”的传说,你听说过吗?
萍乡日报全媒体 张光军 2018-10-17 15:23:08
五陂下
      萍乡地区有一个有趣的而且经常可见的现象,那是一见来人是五陂下人,一般都会不自觉地笑着说一句,五陂下咯送公子来哩呀?语气和表情除了诙谐还有戏谑。更有甚者,随即手脚利索地拔出手机呼朋唤友,“喂!五陂下咯送公子来哩,过来打几盘麻将!”好像人家不是真心来看望朋友亲戚而是来打麻将输钱似的?你说人家五陂下人冤不冤?



     人们经常说,宋、钟、李、谭是五陂下的“四大姓”。那么要说公子也是“宋公子”,怎么就成了带彩娱乐就输钱的“送公子”呢?这到底有什么来路或者说是出自什么典故呢?为一探究竟,笔者走访了很多五陂的年长者和有心人。可惜未寻得准确的令人信服的答案,内心未免纠结,还有点莫名的惆怅。直到听到于丹教授在2016“中国诗词大会”总决赛上,点评文字线索题“杏花春雨江南”时表达的一个观点,“有些东西,可能是百姓日用而不知,这个诗句,已经化育在我们的生活里了,以至于我们都没有把它当作一句诗句来看待了”,心里也就释然了。因为想到五陂下的“送公子”如同“杏花春雨江南”,已经化育在萍乡人民的生活里了。鸡蛋好吃就足够了,何必纠结于是哪个母鸡生的呢?这不傻吗?

     对于五陂下“送公子”一说,社会上还是有个比较普遍认可的说法。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五陂地区遭遇了百年一遇的蝗灾,两岸农田颗粒无收,人们忍饥挨饿,面如菜色。要是平时,这陂坝旁边的老筒车挽水时的吱吱呀呀声,不啻于山里姑娘婉转清新的情歌声,令人春心荡漾;而此时却像农夫发出“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楼上王孙把扇摇”的深深哀怨,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有道是懦夫把困难举到头顶,英雄将困难踩在脚下。这吱吱呀呀的筒车挽水声无疑会激起一些有志者的壮志雄心。现红旗分场境内有个宋氏青年,身体瘦弱不失身材挺拔,满脸菜色难掩坚毅目光。面对无助老者的一行浊泪,听闻苦命女人的丧子哀嚎,他油然生发出外出创业救助乡亲的豪情。他收拾起简单的行囊,毅然磕别年老体弱的父母,吻别嗷嗷待哺的子侄,咬住嘴唇、强忍热泪,一路小跑至长潭码头,一个箭步登上运煤的大木船,沿着渌水一路向西,向西……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外出谋生的落魄青年成了大富大贵的成功商人,积攒起了巨额财富。因为他时刻不忘过去,长怀感恩思想,经常扶贫济困,广撒资财兴教,被当地人尊称为大善人“宋公子”。所谓“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当年开创汉朝400年基业的汉高祖刘邦曾高唱《大风歌》衣锦归乡:“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种人生何等的威风和快意!可是咱们的宋公子更多的是怀念家乡、挂念亲友乡邻,归心似箭啊!当时战乱频繁,盗匪横行,野兽多有出没,怎样才能把巨额财富安全地带回千里之外的家乡呢?

     他为此心急如焚,更加冥思苦想。皇天终究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将积攒的银元拿出一部分换成用细绳穿起来的一吊吊铜钱。同时他买来几匹健硕的骡马,分别驮上装满银元和铜钱的布袋。晚上要路过荒郊野外时,他事先剪断一吊铜钱的细绳,诱导一些沿路百姓举着火把来捡。而自己将驮着银元的骡马的缰绳紧紧地攥在手里。剪断细绳的铜钱随这骡马的颠簸不断地掉在路上,过一段剪一吊,引来更多的百姓打着火把来捡钱。捡到铜钱的百姓欣喜如狂,认为是天老爷体恤天下苍生,派这个公子给他们送钱来了。殊不知,这长长的火龙、映红的天空、百姓的喧哗,不知赶跑了多少猛兽、惊吓了多少土匪,无形中给他做了低价的保镖。就这样,宋公子终于安全地带着巨额的财富回到了他日思夜想的五陂家乡。

 


       家人团聚,不免谈及出门在外的艰辛和回家的经过。当宋公子谈及撒铜钱引来几乎是免费的保镖一节时,亲友们在啧啧称赞之后,异口同声地说:你真是个名副其实的“送公子”啊!


  真可谓,真做假时假亦真,假做真时真亦假,真假有无是哲理,重整河山待后生。


 你是五陂下人吗?

听说过“送公子”一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