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连载丨霍君:《天使的歌谣》(7)路遇黄毛|知宝坻

  飘红只需遵守一个原则,那就是在众人的眼皮底下,确保陈晨的人身安全。确保陈晨不去溜潮白河,不去捉鱼摸虾,陈晨和其他孩子打架,他打别人可以,别人不可以打到他。否则,飘红绝对过不了陈庆旺这一关。

  陈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两面派,经常把大人玩弄在他的小手掌之上。奶奶把饭端上桌子,打鱼回来的爷爷还没站稳脚跟儿,飘红旁若无人地坐在桌子边上夹了满满一筷子的菜,陈晨的闲话来了:我这个妈,真没眼力见儿,爷,下回你别管她饭了,让她自个儿做。陈庆旺就是再累,心里再不舒服,也没脾气了,哈哈一笑。出了陈庆旺家的门,陈晨就换了另外一副嘴脸,他拧着眉心叮嘱飘红,我爷就那样,你别理他,他说他的,你就当没听见。

  这天早上,飘红送读学前班小班不到六岁的陈晨上学,路遇一条黄毛狗。

  黄毛把祈求和哀怜的目光投向过往的行人,希望有谁来帮帮它。它失去了解救自己的能力,呼吸越来越细弱,生命就要离它远去了。早上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它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寒冷冻住了它的灵魂。有人发现它了,并且朝着它走过来了。是一个脖子上飘动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小学生围着黄毛转了一圈,忽然伸出脚,朝着黄毛的脏身子狠狠地踢了一下。然后,向着学校的方向跑,一边跑,口中一边发出滴滴声。两只手配合着滴滴声在胸前掌握着方向,屁股上的书包快乐地跳跃着。上学的孩子们纷纷给他“这辆车”让路,唯恐撞到自己,造成“交通事故”。

  你这个怂孩子,慢点跑!“臊裤裆”的媳妇站在自家门口,将声音送得远远的。女人手里端着一盆水,手臂一用力,盆里的水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水帘的造型后,陨落了。黄毛刚好在水帘陨落的区域里,所以,不可避免地被淋湿了。

  黄毛根本没在女人的眼里,因此女人的表情是无动于衷的,蓬着一头未及梳理的卷发缩进了自家的院子。关了大门儿。

  妈,那个人咋那坏呢,把水泼在狗身上。陈晨刚好看到眼前的发生,甩开飘红牵着他的那只手,跑到黄毛的跟前儿,左看右看。飘红一声尖叫,陈晨,你找死吧!像一头小母狼一样冲向陈晨,牵起陈晨快速地远离黄毛。好像地上趴着的不是黄毛,而是一颗随时要爆炸的炸弹。

  狗把你咬了,你爷得把我给吃了。飘红余惊未消,继续斥责陈晨。

  陈晨却不走,身上使了千斤坠儿。妈,那狗多可怜啊,它就要死了,没劲儿咬人了。见飘红的表情继续着刚才的坚定,小心眼儿一动,就求飘红,好妈,我站这儿等着你。又摘下肩上的书包,打开,拿出一只小保温杯,取出一枚温在里边的鸡蛋递给飘红。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