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连载丨霍君:《天使的歌谣》(6)飘红的生存哲学|知宝坻


  “骚裤裆”和陈向东无亲无故,凭啥卖这么大的力气?

  冲着飞燕呗。

  哼,陈向东说不准当了王八,还龇牙咧嘴地在那乐呢。

  办满月的事儿,无论如何,陈庆旺的心里都不舒坦。在街上看见陈向东,陈向东主动打招呼,大爷,吃了?

  你小子这回是拔创了。陈庆旺大眼珠子一骨碌,竖起一根大拇指。

  初中毕业的飘红在家里是个老闺女,不太漂亮,不太个性,不太张扬。有一脸的好皮肤,细腻、光亮,一看就是天生的,绝非化妆品的结果。性格太过中庸的飘红,在该出嫁的年龄,顺顺当当地让父母把自己嫁掉了。刚一进婆家的门,又顺顺当当地怀了孕。飘红对生儿生女的概念是模糊的,是公公婆婆一步一步地把她往清晰的地带引领。从她怀孕,引领的工作就开始了。多吃了几口辣椒,公公就派了婆婆来问,吃辣椒的习惯是过去就有了的,还是一怀孕才想吃的。婆婆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怀着儿子走路先迈右脚,闺女则是先迈左脚。于是,走路也被公婆关注了。飘红就刻意先迈右脚,但是很多时候,她会忘了,吃了饭把碗往后一推,站起来就准备回他们自己的房子。公婆不会忘啊,但见飘红此一刻先迈右脚,彼一刻又先迈左脚。乱了,真是乱了,莫不是要生一对龙凤胎不成。一来二去,心无城府的飘红就有了负重感。孩子在肚里越长越大,担子在肩上越挑越重。

  事实证明,公婆那一套理论纯属乌龙。陈晨七岁以前的日子,飘红都是这样过的:每天早上老公陈建松开车出了家门,飘红就领着陈晨(后来又多了黄毛)穿过几条街到公公婆婆那里报道。婆婆把饭端到桌子上,她第一个端起碗,把碗里的饭喝得呼呼响。反正有碗遮挡着,碗沿儿上落了再多公婆的目光她也看不见。

  陈庆旺基本上对飘红还是满意的,不光是飘红善解人意地给他生了个大孙子。更重要的一点是飘红的脾气。她好像是一个没有多少脾气的人,经常地和陈晨打打小架,往往还是陈晨的口下败将。因为生活上的许多琐事,比如给陈晨切的咸菜条太宽了,因而遭到陈庆旺的指责。面对指责,飘红一般是保持沉默,吃饭时,照例第一个端起饭碗,把饭吃得津津有味。仿佛刚才的指责根本就没发生过。就算它发生了,也没浸入到飘红的心里。被她的坚硬铠甲挡在了外边。

  陈庆旺当然很明白,这样的儿媳妇已经不多见了。

  飘红身不动,膀不摇,每天只需按照公婆的要求看护好陈晨。其他的,什么事都不要她操心。不就是偶尔地“享受”几句唠叨吗?唠叨的人不会因为唠叨就少做了一件事,享受唠叨的人也不会因为唠叨就多做了一件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