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曾几何时,萍乡有过“道台衙门”?
萍乡日报全媒体 朱隆起 2018-10-11 15:10:32

     “道台衙门”在旧时属于今天地市一级行政单位的办公场所,而萍乡历来是县一级行政单位,为什么会有“道台衙门”?这要追溯一段历史。

 


      民国三十二年(1943)秋季,我13岁,考取萍乡鳌洲中学初中普科一年级,当时设在北门外青草冲的鳌中校本部,校舍不敷使用,校方便将我们这批普一新生安排在鳌中农科(二部)就读。农科地址在今萍乡商城对面,原市人民医院住院部所在地。父亲送我去报到时,进得城来,打听鳌中农科设在什么地方?知情者说,设在道台衙门。经路人指引,过西大街(今八一路),转小巷子,才找到学校所在地。那时,现在跃进南路人民公园门口,经军分区至萍乡商城之间,是一个茅草丛生的山包,无路可通。萍乡商城的地名叫土冲里,挖了防空洞,每当躲日本飞机的警报响起,我们这些学生便在老师的带领下,随大伙一道,飞快地跑到防空洞里隐蔽起来,直到警报解除才回到学校。


  

dvdf


     考察中国近代史、现代史,随着政权的更迭,行政区域的名称往往发生变更。以江西省为例,清代和民国时期省以下就曾设立过“府”和“道”。例如,今宜春市曾设立过袁州府,今吉安市曾设立过庐陵道,府、道下面辖若干县,萍乡就曾分别隶属袁州府和庐陵道。




     可是,历史也有插曲。民国元年(1912)2月,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被迫逊位,搬出紫禁城。3月袁世凯按照南(广东军事当局)、北(北洋军阀)协议,就任中华民国第二任临时大总统,组成北洋政府。袁上任后,一心追求独裁专制,他制订了缩小全国行政区域,即“废省设道”计划。根据这一计划,各省督军和行政长官都将随着省的消失而消失,这样便削弱了一部分辛亥革命功勋人物的势力,加大了北洋政府的控制力度。

 

dvdf

 

      按照北洋政府的设想,各个“道”设文职“道尹”1人,武职“镇守使”1人。每个镇守使所辖兵力为一个混成旅,最多不超过1个师。试想,在泱泱中国范围内推行“废省设道”谈何容易!只能分期分批实施。北洋政府时期是一个穷兵黩武时期,武力镇压一切,武力管控一切,于是在省以下先把镇守使一职设起来。江西省于民国元年(1912)秋设立九江镇守使,戈克安、王芝祥等先后任镇守使一职。



      民国四年(1915)江西省设立赣西镇守使,辖永新、宁冈、莲花、安福、宜春、萍乡、万载、分宜、新余、清江(今樟树)、峡江、宜丰、铜鼓13县,其职责是担负边防、绥靖、治安等军事任务,负责镇守一方,行政上可以保荐或撤免县知事。赣西首任镇守使马克耀,河北保定人,镇守使署设袁州(今宜春)。马到任不久,病逝于任上。同年冬方本仁继任赣西镇守使,方是湖北黄岗人。方到任不久,便将镇守使署迁萍乡,将原袁临兵备道旧址改为镇守使署。




     兵备道是明、清时代在各省重要地区设立的军事机构,专管整饬军事,监督军务,必要时直接参与作战。兵备道的长官叫“道员”,尊称“道台”。袁临是袁州府和临江府(府治设在今樟树市临江镇)的合称,兵备道专管赣西一带的防务,当时把袁临兵备道的管理机构设在赣西边陲萍乡,足见萍乡地理位置的重要。老百姓把兵备道官员的办公地点叫做“道台衙门”,“衙门”是旧时官署的称谓。这就是萍乡“道台衙门”的由来,后来又叫“镇守使署”,因为“镇守使署”比较拗口,老百姓叫惯了,“道台衙门”这一称呼便沿袭到民国时期。




     北洋政府首脑袁世凯于民国四年(1915)12月称帝,1916年3月被迫取消帝制,恢复中华民国年号,6月袁因病逝世。袁世凯在位期间,政局动荡,“废省设道”终未推行,但镇守使一职却沿袭下来。方本仁从民国四年(1915)冬任赣西镇守使,到民国十一年(1922)调任赣南镇守使,在赣西镇守6年多。他这个人很会笼络人心,而萍乡县当时出头露面的士绅商贾也有意巴结方本仁。于是,这些人联络筹资3万多块银元(兴贤堂、劝贤堂、乐英堂、乐泮堂、育才堂、尚宾堂6堂士绅认筹60%,商界认筹40%),于民国九年(1920)建成一座园林,命名为“方公园”,地址在旧县署(原市政府所在地)后面,占地100余亩。园内建有一座砖木结构的礼堂,堂内用24根合抱的木材支撑罩亭。上世纪20年代中期,北伐取得胜利后,将“方公园”改名“中山公园”,将礼堂改名“中山纪念堂”。

  

dvdf


     新中国成立后,1954年我从美昭区公所调萍乡县计划委员会工作,当时县人民政府大院仍然保留着接收国民党政权县政府大院的原貌,办公楼的主楼为两层木板楼,后面是葡萄架子和两边的厢房(办公用),再往后加建了8间砖瓦结构的平房做办公用房(后升为二层),办公楼的后院就是原来的“中山公园”,园内仍保留了许多花木(我们听说园内曾立有方本仁的铜像),县政府礼堂仍然是原来的“中山纪念堂”。那个年代,我们这些县直机关干部,参加机关干部会、三级干部会、四级干部会等规模比较大的会都在“中山纪念堂”听报告。直到1958年“大跃进”年代,才在政府院内加建一幢3层水泥结顶的办公楼(“文革”前升至5层),至今犹存。并将“中山纪念堂”拆除在原址建成县政府礼堂。萍乡转市后,通过陆续改建,到21世纪初,原县政府院子的布局已完全改观,我们这些老人当年进机关时的旧房子一个砖、一片瓦都看不到了。



     赣西镇守使在方本仁之后,继任者依次为肖安国(湖北江夏县人)、岳兆麟(河南砀山县人)、李鸿程(河北河间县人)、唐福山(山东历城县人)。民国十五年(1926)9月6日北伐军进驻萍乡,唐福山逃之夭夭,宣布赣西镇守使一职的终结。此后,赣西镇守使署先后拨由萍乡裕民银行、萍乡农民银行、萍乡鳌中二部、萍乡县人民医院、萍乡市人民医院等单位使用。



    斗转星移,世事沧桑。如今,道台衙门、赣西镇使署、方公园、旧县署等均已成为历史,离人们渐行渐远而去,只不过在萍乡土生土长且年届耄耋的老人们心中还留有这些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