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连载丨霍君:《天使的歌谣》(4)回家路上|知宝坻


  车到村口,坐在车厢里的陈庆旺用手攀住车帮,大声吆喝“停车”!

  陈建松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停了他的乳白色厢式小货车。

  他妈,你在车上坐着。

  陈庆旺边吩咐老伴儿,边动作起来。搬起躺在车厢里的自行车,发现陈建松没有下车,又吆喝,咋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呢!

  陈建松不知道他老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只好悻悻地下了车,接住老子手里的自行车,蹾在地上。

  摔坏喽,轻点!

  摔坏了我给您买十辆新的。

  陈庆旺蹬上自行车,走在小货车的前边。蹬了两步,见小货车没有动,就冲驾驶座上的陈建松一摆手,开你的车!

  这个老爷子葫芦里卖的啥药呢?副驾驶座上搂着小婴儿的飘红说。

  陈建松慢慢地启动了车子,缓缓地跟在陈庆旺的身后。跟了一小段路之后,大家都明白陈庆旺此举的含义了。此刻,正是将近中午,陈庆旺老远就和人家打招呼,把回家吃饭的招呼下自行车或是摩托车,把走在路上的招呼得停了步子,把笼罩在灶间烟雾里的人招呼得歇了手里的刀铲。因为陈庆旺招呼他们之前,从自行车上下来了,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知道昨天上午他家儿媳就上医院生孩子的,就主动问,生了?

  生啦!陈庆旺要的就是这句话。

  生个啥?

  大孙子!陈庆旺脸上的干肉皮早变成了一片又一片的花瓣儿,它们组合在一起,绽开成一朵瑰丽的奇葩。

  哎哟,真随心。

  不知道他家儿媳上医院生产的,会问,您这是干啥去了?

  儿媳妇上医院生孩子去了。

  如此,下边要说的话就顺过来了。

  陈建松歪起嘴角暗暗发笑,让车像甲虫一样爬爬停停,少有地配合着陈庆旺。虚弱着的飘红瞧着公公的举动咯咯笑出声,她是最该笑的。她是一个打了大胜仗的功臣,儿子是她胜利的果实。这枚果子给她带来的是无上的荣耀。所以,尽管是虚弱着,她还要拿出力量来笑,而且是咯咯笑出声音来。

  陈庆旺的老伴儿也时不时从后车厢里发出喜悦的声音,和街上男女老少打着招呼。巨大的欢喜冲走了她一院子张嘴儿活物的记忆,邻居五嫂子把它们照顾得好不好,这个问题起码在此刻可以忽略不提了。回家的路是幸福之旅,全芝麻村的人见证了陈庆旺一家人的幸福。

  陈庆旺安顿好了他的幸福,一个人骑着他那辆二八自行车,去了村外老陈家的坟地。老陈家的坟地在村子大北边。远远地望见了娘亲的坟包,陈庆旺的两个大眼珠子再也兜不住烫眼眶子的泪水了,妈呀,我的亲妈呀,我来告诉您一件天大的好事儿,您有重孙子啦。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