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浏市古渡口的回响,奔腾而来……
萍乡日报全媒体 李根萍 2018-10-08 16:26:09

   伫立赣西浏市萍水河的古渡口,那一湾清澈的水,从上游绵延的群山中,犹如响彻历史的涛声,向下游呼啸奔腾而来,在我内心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一群飞鸟沿河的两岸飞来往去,忽高忽低,时远时近,好似要对我讲述当年红军在此留下惊心动魄的故事。那一刻,我思绪万千;那一刻,我感怀不已。

  

      凝思江的两岸,隐在我心底的火苗旺盛地跳动起来,不由想起89年前初冬浓雾茫茫的一天,一支红军队伍从这里过河上井冈,而亲率这支队伍的就是开国元帅——彭德怀。


       时光倒回至风雨如晦的岁月。1928年4月,彭德怀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22日,革命形势风起云涌,在湖南省委特派员滕代远等共产党人的帮助、策动下,彭德怀在湖南平江县率部起义,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他任军长,滕代远任党代表。按照湖南省委的要求,起义部队计划8月底就向井冈山根据地挺进,因敌人发觉后,围堵甚严,为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只得暂时放弃,耐心等待时机,就地发展壮大武装。

  9月底,形势产生了新变化,红五军第二次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挺进。

 

       这次彭德怀运用“欲南先北”的战术,迷惑敌人,打乱其部署,部队向湖北边境推进。敌人果真上当,很快联络湘鄂两省和赣军统一行动,“围剿”正由湖北通城向南回师的红五军。

  

      11月20日,彭德怀率部占领了江西的万载县,消灭了当地的地主武装,放出了监牢里的工农群众,镇压了罪大恶极的伪县长,伪公安局长和伪粮房主任,缴获许多战利品,特别是布匹,对于将要过冬的部队意义更大,为上井冈山前作了充足的物资筹备。


   部队在万载休整3天后,正考虑下步行动方向,这时有个叫戴炳春的生意人找来了,他过去常与湘军做生意,对彭德怀和红五军的领导较熟悉,就建议部队先取道他家乡——萍乡湘东的浏市过河,再从莲花上井冈山就方便了,而且他可亲自为部队当向导。

  

       彭德怀经慎重研究,同意了这个方案,因为萍乡靠近莲花,国民党势力薄弱,去年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也是从这里上井冈山的,而且这一路群众基础不错。

 

       次日拂晓,旌旗闪耀,红五军800多人马挥别万载,走一路打一路,扫清了挡路的民团残匪,几天后先头部队抵达萍水河边的浏市。 

     当地民团获知红军打此经过,占领河对面和黄堂村的制高点,妄想凭借河和高山的屏障,阻击红军渡河,就地消灭红军。

  

       浏市因有座浏公真人的庙而得名。这里曾是赣西物资集散地,物资交易中心,素有“小南京”之称。航船从这可直达湖南绿江入长江,是水陆交通十分便利之地,来自东南西北的山货土产及煤炭在这集散,商贸交易热闹活跃,被来往客商传为“日有千人朝拜,夜有万盏明灯”的盛景。

  部队开来,打仗在即,古街上的生意人不明真相,纷纷关门歇业或是躲起来了,只有几个胆大的店老板留下来看看情况。

 

     战马嘶鸣,军号声声,势如破竹,彭德怀率部占领浏市后,穿过铺满麻石的街道,直奔古渡口,详细观察了对岸的地形后,果断将指挥部设在了旁边的一个铁匠铺里,立即下令抢占制高点,重武器营掩护先锋团渡江。


     强渡萍水河战斗打响后,红军坐着从上游弄来的几只渡船,还有临时赶制出的双层竹筏,在火力掩护下,冒着枪林弹雨,向对岸冲去。红军军号齐响,千筏竞发,火力猛压敌阵。


    红军过河后,江对岸的民团撤到黄堂村的后山上,妄图进行最后的堵击。红军先头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分三路向山上之敌进行强攻,民团死的死,逃的逃,山上的防线如决堤的洪水崩溃了。


   红五军渡过萍水河后,迅速占领各个要道,指挥部设在戴炳春家。戴家腾出最好的房间让给彭德怀和军领导住,热情杀猪宰羊招待部队,小小的村里红星闪耀,红旗飘飘,好似过年。



       是夜,彭德怀在戴家召开了中层以上干部会议,决定不在这里停留,第二天就由戴炳春带路,取道莲花,争取早日上井冈,与朱毛的红四军会师。

       彭德怀的祖籍其实就在萍乡腊市,宋朝末年因躲避战乱,先祖从江西萍乡转安福,然后由安福迁徙至湖南双峰,最后定居湘潭。翻过此地黄堂村山后,就是他先祖居住的腊市。或许是对家乡有情,或许是战后特意放松一下,会后彭德怀渡过萍水河,来到河对岸的浏市街进行实地考察。街上的生意人听说在此打仗的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纪律严明,不抢东西,不欺负老百姓,陆续都回来了,当晚街上又恢复往日的繁华热闹。


         浏市古街长约1000米,街道宽约丈许,全用麻石铺就,兴盛之时有商号三百余家,上起樟树湾,设米市,安福、莲花等地大米、山货多在此交易,是萍西除草市外的一个主要米市,两边南货店、百货店、作坊有二百余家,仅铁匠铺就有十余家,沿河街还有数家煤庄。彭军长大步踏在麻石上,边走边向戴炳春了解当地的生意和风土人情,见到热闹的店铺,他还亲自进去看看,问问商品的价格和贮存的情况。 

      晚上,沿河街景尤为壮观,浏公庙与戏台之间的相邻处有一排木头房子为酒楼,酒楼边还有一处吉安会馆。戎马倥偬的彭德怀无心关注这些地方,只是交待负责后勤保障的随行,让戴炳春牵线,与街上的大老板建立联系。

 


       12月初,红五军开进了莲花九都村,与红四军前来迎接的何长工所带领的部队会合。然后,部队沿着去年秋收起义部队走过的路开进,于12月10日顺利到达宁冈新城。 

        宁冈新城沸腾起来了,新城西门一片收割后的稻田里,扎起了彩门,搭起了高台,红四军士兵委员会主任陈毅兴奋地撰写了一副大红楹联:


  在新城,过新年,欢迎新同志,迎接新胜利;


  争红光,当红军,高举红旗帜,创造红世界。



       12月14日,红四军与红五军胜利会师的庆祝大会在这里隆重召开。毛泽东、朱德、陈毅、宛希先、何挺颖、何长工、朱云卿、伍中豪、彭德怀、滕代远、邓萍、李灿、贺国中……来自天南海北的红军将士从此结成了新的兄弟,开始了新的奋斗。一时井冈山上群星灿烂,毛泽东麾下猛将如云。会后红五军开赴大、小五井休整。小小根据地,犹如星星之火,形成更加燎原之势。

 

      谁曾料到,在后来的战争岁月中,彭德怀多次想起萍乡、想起浏市,派出后勤人员与之建立起了物资补给线。即使后来红军离开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他还多次率部到萍乡筹粮筹款,浏市古街上的大米和茶油,曾源源不断送上了井冈山,养育了红军,养育了中国革命。


       那个为彭德怀带路上井冈山的戴炳春的儿子戴希云,如今自费在浏市古渡口的老码头上,立了块“平江起义部队上井冈山第一渡”的石碑,自筹资金50万元,建了个“平江起义”家庭展览馆,展出当年彭德怀在他家睡过的床、用了的碗筷和水缸,讲述红五军途经此地的感人故事。 

       水声轰鸣,响在耳边。寻声望去,那蜿蜒流动之水,像是一面面永不停歇迎风飘扬的军旗。当年在这里渡过看似一只弱小的队伍,然而这只队伍汇聚到人民军队的钢铁洪流中,最终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一个属于人民自己的新中国。

  

       河水在下游转弯处撞击巨石发出的轰鸣,宛如在历史长河中发出气势磅礴回响……


浏市古渡口的回响

你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