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连载丨霍君:《天使的歌谣》(2)陈晨出世|知宝坻

  老两口子去哪儿逃荒啦?陈建松正帮着护士往病房里推刚刚生产完的飘红。

  别废话,生了吗?陈庆旺用大手掌抹了一把脸上蒸腾的热汗。

  生了。

  生个啥?

  陈庆旺的大眼珠子睁开到最大限度,满满的期待波光滟潋,映射着被涂抹成花斑狗样的脸。

  您自个儿去看。

  陈建松的语调里几分懒散,几分疲惫。背后还压抑着几分欣喜。他知道他老子的心思,所以故意卖了个关子。飘红从推车上欠了一下头,大概是想告诉公婆结果,但是拿眼神扫了一下陈建松,又缄默不语了。陈庆旺最见不得陈建松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但是此刻他顾不上教训陈建松,他的整个人已经被巨大的期待绑架了。

  就是这个小毛桃?进了病房,当陈庆旺确定小床里的那个小肉团子就是他期待的终极目标时,两只手掌在裤子上蹭了又蹭,直到十根手指和掌心都是干干净净的了,才谨慎地朝着小肉团子伸过去。他要亲自验证一下,小床里躺着的是不是他的大孙子。神秘的面纱就要揭开了,陈庆旺却忽然停止了。他直起身子,一把将身边的老伴儿揪住,你先瞅。然后,自己闪到了一边。关键时刻,陈庆旺想到了一个问题。要是孙女呢?丫头和小子是不一样的,即使是刚出的孩子,小屁股也不能轻易示人的。爷爷咋了,爷爷也要守着这个规矩。况且,儿媳妇正盯着自个儿呢,落个老不正经的名声就坏了。忍着,不差这一会儿。

  周围的人兴致勃勃地等着老两口子亲自揭开这个谜底。这个过程是很享受的,会掀起一个快乐的高潮。他们要做的就是在高潮来临之前,都牢牢地捂着那个谜底。陈建松是,飘红是,先把小婴儿抱进小床里的飘红的父母也是。陈庆旺的退缩,他们集体视为怕失望的表现。他肯定太怕小床里躺着的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大孙子。白了一眼陈庆旺后,老伴儿的手刚要掀开小婴儿身上的小棉被儿,陈庆旺突然伸手拽住了老伴儿的后衣襟儿,瞅一眼就盖上,别冻着孩子。

  老伴儿果真照着陈庆旺的话去做了,只看了一眼就盖上了。

  是个啥?

  不告诉你。老伴儿也卖起了关子。

  但是,陈庆旺已经从老伴儿的表情上找到了他要的答案。

  真的吗?你瞎么合眼的瞅清了吗?

  质疑只是停留在嘴巴上,陈庆旺从老伴儿眼睛里喷射出来的巨大惊喜中准确地判断出来,此时此刻的他们,有了一个大孙子!

  大孙子,爷瞅你来了,睁眼儿瞅瞅爷。

  说也奇怪,原本闭着眼睛的小肉团忽然把眼睛睁开了,两粒乌黑的小眼珠左右转动着,好像在找寻什么。

  大孙子,爷在这儿呢!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