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张学良流徙萍乡,经历了什么?(下)
萍乡日报全媒体 朱隆起 2018-10-04 15:51:03

   

住所被列为“张学良旧居”


01

▲张学良曾在萍乡居住的绛园

在萍乡,张学良初来时住的旅社,因过往人员多,不便于保密和保安,刘乙光动员大家上街去找房子。结果在城内一个比较偏僻安静的巷子内找到一所房子,叫绛园(地址在原市政府家属院内李子园),仿古宫殿式建筑,在萍乡当时算是最豪华的了。房主肖君绛,萍乡彭高人,武汉大学数学系教授,房子很大,只有眷属三四人住在家里,将肖家的二楼7个房间全部租下,供张学良和特务队员居住,楼下3间做饭厅和公用,每月租金为法币160元。宪兵连和汽车司机、助手则移驻鳌洲中学二部(农科)校舍,地点在原市人民医院住院部。在绛园住的所有人员都穿便衣,连宪兵连的哨兵也改穿便衣游动,对肖家只说是“军委会”的,肖家只知道住了一个大官,到底是谁,并不知道。张学良时年36周岁,身穿学生装,人虽有气质,但萍乡人不认识他。绛园曾作过市人大常委会办公楼和机关幼儿园,经过整修恢复原貌后,于2005年1月挂牌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保留“绛园”名称,上书“张学良旧居”。


在大成图书馆挨骂“不是东西”

 

02

在萍乡时,张学良曾到大成图书馆(今萍乡南正街孔庙内)参观。图书馆的馆长叫李运和,瘦小老头,脾气很倔,心直口快。张在馆内观赏了一阵之后,到借书处看看。李运和在场,张看到李运和的样子,也许觉得与年纪大一点的人会谈得来,就攀谈起来,问了些图书馆的情况,又提出明朝一些稗官野史藏书名单,问图书馆有没有。谈来谈去,张问李运和对“九一八”事变的看法。李运和不知这人就是张学良,便破口大骂张学良“不是东西”。李说,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死于日本人之手,张学良“东北易帜”是顺乎国情民意的,这倒是一个爱国的明智之举。但是,为什么在“九一八”那天夜里,还沉迷跳舞“不抵抗”,丢掉白山黑水锦绣河山千里。不但向国人不好交待,就是对他父亲也是不肖。张只是默默地听着,没有回答,便离开了图书馆。据说张学良曾自制一联,曰:“二字听人呼不肖,一生误我是聪明。”


与黄道腴先生研究明史

 

03

张学良住在绛园时,得知对面住的一位人士叫黄道腴,是前清秀才,曾任广州中山大学文学院史学系教授。黄道腴先生(1879—1964),上栗县长平乡人,清光绪三十年(1904)应萍乡童子科县试获第二名,翌年又获袁州府试第一名,名噪乡里。黄精通历史,尤擅明史。在中山大学任教时,因思想激进,受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山大学校长邹鲁的猜忌,遂辞职返乡居住在萍乡城内李子园。解放后黄曾任萍乡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萍乡县政协副主席等职。张学良写了一张便条,托身边人送给黄。便条上写:“道腴先生,有事相商,请即来。毅庵启”(张学良号毅庵)。相商什么呢?实际上张要向道腴先生借《明史》看。此后,张几乎天天与黄谈今论古,其主要内容是研究明史。张是临时开拔走的,来不及辞行,留下一封短信,是用钢笔行书体写的,大意是:道腴尊师,因行色匆匆,不克走辞,云云。字体遒劲,落款“毅庵”。据道腴先生的孙子黄正平提供,另外还有一封探讨明史的信,大概有3页纸,可惜在“文化大革命”中荡然无存了。


  端妹课堂

张学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4日),字汉卿,号毅庵,乳名双喜、小六子。汉族,籍贯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生于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桓洞镇鄂家村张家窝堡屯(旧称桑子林詹家窝铺),国民革命军将领,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长子,中国近代著名爱国将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