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驿站里的萍乡
萍乡日报全媒体 2018-10-03 10:37:29

萍乡,这座历经1751年没有更改过名称的文化古城,感染过多少诗文名家,陶醉了多少迁客骚人。《驿站里的萍乡》,从古书卷中一路向我们走来,展示出迷人的风情,托举起萍城历史与文化的厚重。现在就让我们跟随触动萍乡人心弦的经典吟诵《驿站里的萍乡》,来体味古萍乡绰约的身影,由心而生神往与感动……




编撰:萍宣语

作曲:胡玉林




萍乡城小山环城,

萍乡水远山纵横。

人家日在画图中,

多少青山不知名。




萍乡路与醴陵通,

溪上长亭草木中。

行尽江南有山处,

门前隔水是湘东





楚地童谣已兆祥,

果然所得属昭王。

若非精鉴逢尼父,

安得佳名冠此乡。







萍乡,这自古以来的吴楚通衢、闽广云贵之要冲,东连西接、南北贯通;

萍乡,这座历经1751年没有更改过名称的文化古城,感染过多少诗文名家,陶醉了多少迁客骚人。

黄花驿、宣风驿、爱直驿、路口驿,

一个个驿站接待过无数往来过客;

从一代鸿儒周敦颐、江西诗派鼻祖黄庭坚;

到理学大家朱熹,心学大师王阳明。

留下了多少先贤哲人的足迹、身影!

从刘禹锡、韩愈、范成大、

到杨万里、文天祥、徐霞客……

一位位文章俊秀无一不有感于古萍乡独特的风韵,留下了隽永悠长的辞章、诗文。




驿站,是一扇心窗,

推开窗门,看到的是古萍乡俏丽的容颜、迷人的风情;

驿站,是一座港湾, 

抚慰的是宦海沉浮的官员、勤于生计的商旅路途的困顿与艰辛。

驿站里的诗文是一颗颗驿动的心,

感怀古萍乡绰约的身影,由心而生的心悸与感动,

驿站里的萍乡,从古书卷中一路向我们走来,托举起萍城历史与文化的厚重。


萍川西注,袁水东奔, 

武功摩天,杨岐岳立,

五山并秀,四水钟灵,

代有才俊,硕儒鸿声。







品一品鳌洲书院监学欧阳鹤鸣所作的《萍乡赋》

则更能让我们领略到古萍乡的开化与繁荣。



当其县分宝鼎,郡肇安成。

伊楚疆之通道,实袁境之树屏。

东接宜春,南界莲厅;

北邻浏水,西近醴陵。

其在隅也,巷开左右,街列纵横;

坊连前后,井布城营。

其在乡也,宣风芦市,则舟舻雾腾;

湘东上栗,则廛宇云蒸。

山则武功巍峻,大广峥嵘;

万松嵂崒,九嶷崚嶒;

天滋峭拔,斗涧超升;


秀林苍翠,高埠深闳;

楚山郁郁,浴室层层;

横龙耸耸,长鹤青青。

水则东西衍派,顺逆分行。






暨乎铺舍修治,置邮络绎。

往来符节之传,迎送文书之客。

陂当车枧以沿流,塘转桔槔而运液。

水放科分,浍通土泽。

问津渡则平岸一舟,过桥梁则长栏百尺。

莫不整整齐齐,周周历历。

若夫黄家山谷,戴子天台;

文公理学,范老诗才;

阳明经济,崇道品裁。

纪行程而切景,抚客馆以抒怀。

缅风流其未竭,觉山水之都佳。


驿站里的萍乡,其山水之美,总是让迁客商旅留连、钟情;

驿站里的萍乡,其吴韵楚风,总是牵绊着南来北往者的心神; 

驿站里的萍乡,充盈着赣西文化堡垒的缕缕情思;

驿站里的萍乡,见证了现代工业的发祥、秋收起义的风云;

走到今天的萍乡,古诗里的阡陌已是坦途,

古诗里的驿站空余声名。

而古诗里的悠然,

却依然在武功的云烟中、

杨岐的禅韵里萦绕,

在萍水的婉约、安源的豪迈里升腾!

如今,高速、高铁早已代替了驿马,

一个新的高铁枢纽即将圆梦萍城!


三千驿路渺邮程,

王道平平铁轨横。

从此不愁燕蓟远,

冷然列子御风行。





萍乡城小山环城,萍乡水远山纵横。

人家日在画图中,多少青山不知名。


萍乡路与醴陵通,溪上长亭草木中。

行尽江南有山处,门前隔水是湘东。


楚地童谣已兆祥,果然所得属昭王。

若非精鉴逢尼父,安得佳名冠此乡......



来源:萍乡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