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张学良流徙萍乡,经历了什么?(上)
萍乡日报全媒体 朱隆起 2018-09-30 15:22:01


1936年12月12日爆发的“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决定亲送蒋介石回南京。12月25日下午,张学良陪送蒋介石到机场,蒋对张说:“我们兄弟两人(蒋、张曾结义拜把,互称兄弟),大仁大义,绝不抱怨,将来历史上记一笔,流芳百世。”张学良非常激动。



然而,抵达南京不到5天,蒋背信弃义,竟然扣留了张学良并组织一个高等军事法庭,指派李烈钧、鹿钟麟、朱培德主审,以劫持统帅罪判处张有期徒刑10年,后改为终身监禁。不久,蒋介石密令时任军统局(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简称)副局长戴笠把张转移到蒋的家乡——浙江奉化溪口的雪窦寺监禁。1937年10月,张学良被押送到安徽黄山。



 在萍住两月

▲昔日在萍乡监禁张学良的囚笼


1937年11月21日,张学良在宪兵一个连和特务队的押送下,从黄山来到萍乡,陪同的是张夫人于凤至。张首先住在当时萍乡比较繁华的衙前街(即原萍乡市政府机关大院东大门前的街道,老百姓叫衙前街),靠东的尽头转弯处萍乡一流的旅社——赣西饭店,在二楼开了6个房间,张氏夫妇被安排在中间房间,特务队全体队员分住两旁的房间,完全是便衣警卫,宪兵连全部住在附近的一所学校里。据张学良日记记载:“1937年11月20日,经南昌,抵高安住宿一晚,21日中午到达萍乡,落脚在赣西饭店。”据特务队队员邱秀虎的回忆文章《张学良被囚琐记》(载全国政协西安事变资料选集第三集)记载:“1937年初冬,从黄山出发走了两天就到萍乡,这时由外地逃来的难民很多,街上秩序有点乱。我们一时没有住处,就在萍乡城内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上,找了一家名为赣西饭店的大旅社,在二楼开了六个房间,暂时住下。‘封’来的汽车也不让开回去,并派人监视‘封’来的司机和助手,怕再转移时找不到交通工具。气候已经很冷,便发给他们每个人棉大衣一件,法币10元,叫他们安下心来,并且告诉他们,我们是‘军委会’的,若敢逃跑,捉回来就不客气。那15个司机、助手无可奈何,只好和我们在萍乡‘待命’。这些人也被安排在学校里。”


  萍乡城区不大,当时北、东、南直至小西门以萍水河为界,城西则仅限在老火车站和土冲里(今萍乡商城)以内。街道也不多,只有北正街、正大街(衙前街)、南正街、西大街、吉星街相连。城区附近也没有开发出知名的名胜古迹。张学良爱好运动,尤其喜欢打网球,萍乡又没有网球场。张感到苦闷,偶尔也去街上走走,买点自己喜欢的日用品,或者搞些室外活动消愁解闷。据有关人士回忆,张在土冲里一个柑子园内(即原来的江西工业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所在地)打过猎,张与夫人在鳌洲中学(设萍乡南门桥头的乐英堂内,开通跃进南路时此房已拆除)打过乒乓球。更多的时候,张学良在室内读书,研究明史。


▲张学良


  据张水滨、李毅合著《张学良传》中《大陆幽禁岁月·转移萍乡》一书记载,一次,在城内大街上,有人朝张学良喊“少帅”,陪同监视的特务们忙对这人说,你认错人了,这是我们的司机,因张学良外出时,身穿工人装,头戴鸭舌帽。见此情景,几个人伙同张学良,迅速离开现场。据书中记载,此人曾在张作霖大帅府做过理发师,抗战爆发后,流落到萍乡。


  1938年1月下旬,军统局来电,命令特务队队长刘乙光等押送张学良立即赶到湖南郴州。此时,张的表情很沉闷,叹了一口气,对身边的人说:“唉,日本人打来,比我们跑得还快。我们还没有住定,又要奉命跑了,跑远一点好啊。”说着,就去看墙上挂的地图,不住地摇头。接到命令后,特务们帮张学良收拾行装,由于交通工具是专用留下的,只用一天时间便准备就绪,一行人分乘七八辆汽车,张氏夫妇坐轿车,物品装卡车,押送人员坐客车,向郴州方向进发。


  据张学良自述:“因抗战军兴,上海吃紧,南京撤退,战况屡生变化。我先后曾迁到过皖之黄山,赣之萍乡,湘之郴县、永兴、沅陵,黔之修文、贵阳,蜀之重庆。最后于三十五年(即1946年)冬移居到了台湾。”可见其颠沛流离、心力交瘁的流徙过程。



 游览的地方

 

据张学良日记记载:



  “11月24,萍乡有一大成图书馆,小有规模,图书馆管理人员告知萍北杨岐山有刘禹锡所题写的唐代禅师之墓碑,现尚完好。”


  “11月27日,昨有一教书先生告余,三侯庙有一阳也先生,能知咎。我们步行十余华里至大田村三侯庙来访这位阳(欧阳也)先生,知他是一位斋公,在此一方有点势力,他不在家,余等空返。”


  “11月29日,自赣西饭店迁于绛园,此园为一肖姓住宅,我们租的。”


  “11月30日,绛园左邻有一位黄先生,为一大学教授,往拜访,谈甚洽。黄先生告余甘卓故址。下午同刘(按:即特务队队长刘乙光)、许(按:即特务队副队长许建业)等去芦溪镇(距萍约五十里),谒甘卓庙,登甘卓垒。”


  “12月4日,同刘、许等乘自行车去安源,行约十五里抵矿区,遇该矿工程师张某,系营口人,比国(按:即比利时)留学生,带余等入矿洞参观,归来已黄昏。”


  “12月10日,乘自行车游洞口泉(按:在湘东镇甘泉村),约二十余里,洞深大,可容千人,归来已夜八点矣。”


  “12月11日,早访黄先生问古迹,彼言在东区有一禅台(按:在芦溪镇东阳村),驱车游之,无可观游处。”


  “12月12日,同凤至(按:即张的夫人于凤至)、步先生(按:即蒋介石派人从北平请来为张学良讲授国学的步先生)大家游星子石(按:位于离县城数里的一座小山,犹似天上落下的陨石化作的巨石,故名),山边流水清澈,景色宜人。野餐。”


欲知更多,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