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肩是傻妻,右肩是弱女,他只身撑起一个家
今日顺庆 2018-09-28 18:27:02

今日顺庆 曾江林

天色阴沉,秋凉阵阵,顺庆区李家镇郑家沟村的村民都穿上了外套。村会议室里,李正锡满脸通红,有些不知所措。9月26日上午,全体村民和帮扶干部再一次集体座谈。轮到李正锡发言,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年近七旬的李德尧打笑着说:“正锡,你一家比过去的地主过得滋润多了,有现在的日子,靠的啥?”“靠党……靠干部,更要靠自己。”

33岁娶妻,43岁育女,一肩挑着两个残疾人,一生没有出过远门,62岁的李正锡,在党的扶贫政策指引下,用并不宽厚的臂膀撑起了一片天。

山重水复疑无“路”

1957年,李正锡出生于郑家沟村,父母养育了5个孩子,家里仅有两间茅房,几姊妹不得不挤住在一间屋里。排行老二的他,不仅吃不饱,穿不暖,还得照顾几个弟妹。随着几姊妹逐渐长大,家里的房子实在住不下,妹妹早早出嫁,大哥做了上门女婿。两个弟弟都已年近30,连个单独的住处都没有,介绍来的姑娘一看就转身离开。不得已,李正锡决定和余下两兄弟一起盖新房。

没有砖瓦,李正锡三兄弟自己挖泥做土坯,自己挖砖窑烧制,并从山上挑来碎石,混合着黄泥修房建屋。正值三九天,为了让两个兄弟早日住上新房娶上媳妇,李正锡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忙碌着。

尽管自己年纪最大,但李正锡却是三兄弟中结婚最晚的一个。33岁那年,李正锡和同村的一个姑娘安了家。妻子是三弟的妻妹,打小就患有智力残疾。李正锡认了命。妻子身体差,不能做重体力活,他就默默地把家里的事情全部抗在肩头。妻子隔三差五犯病,吃完饭把碗当铁环在地上滚着玩,经常在夜里跑出去不见踪影,李正锡就打着手电漫山遍野去找。“大树下、山坳里,到处藏,叫她她不应,也许她认为是在跟我捉迷藏。”看着李正锡的窘境,村里人直摇头,李正锡却把妻子当做孩子一样抚养,从没有打骂过。

43岁那年,女儿降生了,李正锡终于有了真正的孩子。家里多了一张嘴,他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可这个孩子一直不会说话,好几岁了也走不来路,李正锡意识到可能是遗传,送到医院检查后得知家里又多了一个残疾人。李正锡又一次认了命。自己没上过学,总不能连累孩子,李正锡背着女儿来到村小,可孩子并不喜欢上学,不仅不听课,每每将课本当食物一样咬得稀烂。无奈,李正锡只好让女儿留在家里。

左肩是傻妻,右肩是弱女,肩挑两个残疾人,李正锡累得就像一头老黄牛。农忙时节,田地里的农活他一人包干。近两亩水稻,一个人割,一个人脱粒,一个人挑,至少要整整5天时间。平时不敢出门,就连去场镇买卖东西也是行色匆匆,看着村里的壮年人南上北下挣回来不少钱,李正锡只能静静地守在家里。他的烟瘾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苍老,高血压、风湿病接踵而至,不到50岁,已像花甲之貌。李正锡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柳暗花明又一“春”

“没有党的好政策,我一家人永远也不会过得这么好。”这是李正锡的心里话。

2015年,李正锡一家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三口人吃上低保,享受医疗救助,妻女享受残保。村道路通到家门口,老房屋得以重建,帮扶单位送来生活用品和两头仔猪……精准扶贫送来的不仅仅是雪中炭,更是阴雨中的一道阳光,李正锡心中的雾霾渐渐消散。

每天早上五点,雷打不动,李正锡准时起床。整理床铺,到地里割猪草,回来后,生火做饭,煮猪食,打扫房间庭院。跟妻女吃过饭后,再拿着扫帚撮箕做村道保洁、忙农活。

今年8月21日,记者在该村采访,正遇李正锡一家抢收稻谷。当天下午4时许,阳光灼目,天地间仿佛一个大蒸笼。李正锡敞着衣衫,打着赤脚,收装着晒干的稻谷。和他一道的,有他的妻女,还有村里的帮扶干部。

忆及此事,李正锡一脸笑容。过去,一个人收5、6天的稻谷,今年几个小时就搞定。村道路通到家门口,包里又有了钱,请来打谷机,收割完后雇个三轮车直接拖到家。过去,稻谷摊晒还要好几天,李正锡一个人扛着晒席到周边的空地上摊开,再一担一担把稻谷挑出来晒,收的时候还得依次照做。如今,水泥院坝新筑,村道四通八达,就近摊晒非常方便,家里的晒席已经成了古董。

李正锡的家就在村道边,四排三间的砖瓦房,内外墙均用水泥搓得一抹溜光。堂屋里,一木桌四条凳擦拭得干干净净,靠右墙的金属粮仓里满藏着今年新收的稻谷,粮仓旁放着一台老式洗衣机。左侧屋里被分割成了两间卧室,靠里是妻女的住所,外面则是李正锡居住,靠墙放着一台小型彩电。卧室窗明几净,被盖铺设整洁。右侧房则堆放着各种农具和一台小型加工机器。偏房里,两头猪静卧于圈舍内。正房的左侧,是单独的厨房和卫生间,炊具餐具齐备,处处透着干净清爽。看着院子里飘过几片落叶,李正锡赶紧拿起笤帚,女儿则提着撮箕,院坝边,几只鸡咕咕叫着。

“说老实话,原来我对清洁不讲究,屋又破又脏,待不得客。”李正锡点燃一支烟,“老房子朽得不行,还是单砖,厕所猪圈都垮了,我一莫钱,二莫时间,脑壳都焦大了,哪有心思打扫哦。”

新居落成后,帮扶单位又送来电视、洗衣机、床和衣物,李正锡感觉自己的春天来了,瘦弱的身躯又迸发了活力。每天屋里屋外一尘不染,家里的田地从来没有荒过,花生、红薯、玉米等轮着种,自留地里郁郁葱葱,一茬茬萝卜、青菜、葱蒜生机盎然。“前几天村干部才跟我一起算了账,今年有将近两万块收入,脱贫没得点问题。”李正锡忽然一脸严肃:“脱了贫,更要靠自己,还是那句老话,靠自己,最体面。”

临近中午,电饭锅里米饭已熟,女儿切起了肉,妻子在院子边的菜园摘菜,难得轻松的李正锡又犯了愁,这一次,是为女儿的终身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