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引起的历史争鸣,你知多少?
萍乡日报全媒体 何入军 张丹 2018-09-26 16:45:01

  

    “传承好红色基因”是习总书记对全国各地赓续优秀革命传统文化的殷切希望和要求。关于中国革命的红色基因和革命传统的缘起,美国著名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哈佛燕京学社社长裴宜理从江西安源这一新视角,解读了中国共产党最早的革命传统渊源。

      红色安源,是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等早期优秀共产党人最初开始革命的地方,并由此创造了一幅世界绘画史上奇迹和神话般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据统计其全球发行量超9亿张。半个世纪过去了,这幅油画给社会历史产生的特殊影响和记忆不曾远去,今就其中一直被外界好奇和探究的枝节疑问,谈一谈背后真实的历史故事。

  


毛主席是否对《毛主席去安源》油画不满意?


     

       有种说法认为,“正当全国各地大肆宣传《毛主席去安源》油画之时,毛泽东亲自审查了这幅油画,他对画中将他画成身穿长衫不甚满意。他说:‘我在安源不是穿长袍,是穿短衣。’毛泽东的这次谈话,通过非正式渠道在人们中间逐渐传开。从此,对《毛主席去安源》油画的宣传开始降温。”


  毛主席是不是对油画不满意?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油画作者刘春华后来专门找到了毛泽东晚年的生活秘书张玉凤,由于她当时没在主席身边工作,她又找到了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汪东兴同志,将1968年7月《毛主席去安源》搬入中南海的情况问清楚了。据刘春华先生回忆,当时汪老说:“那画先是放在中央政治局开会处,请政治局的人看了,都认为很好,很像毛主席。后来,又搬到毛主席处,主席看了,说:‘神气还像我。只是这衣服太好了,我那时没有这么好的大衫,都是旧的,没有这个好。鞋子嘛,也没有这样好,那时常常走路,有时一走几天,鞋破了,就光脚走。有时碰到朋友,朋友出钱给买双草鞋,穿破了,又光脚走。伞也对,时常下雨,出门总带把伞。’”从这些话看,毛泽东对油画是持认可态度的,只是对该画的衣服、鞋子指出了与真实不符之处,并没有表示对油画的不满意。此外,我们根据张春桥1971年7月15日在韶山纪念馆的谈话记录来看,张春桥说该画送给毛主席审查时,他亲耳听到毛主席说:“我在安源不是穿长袍,是穿短衣。”有的同志向主席解释说:“您在去安源路上,可能是穿的长衫。”从谈话内容来看,毛主席并没有明确表示对该画不满意的意思。如果毛主席真不满意,周恩来总理到临终前办公室唯一陈列的画就不大可能会是《毛主席去安源》。


  根据刘春华先生当年的历史记录和回忆,有个历史情况可能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1968年就在《毛主席去安源》油画发表前,江西当时从全国各地邀请100多位美术工作者前去搞创作,《毛主席去安源》油画作者刘春华也被邀请到江西。创作组分成两个组,一个在安源纪念馆,另一个在井冈山纪念馆,刘春华被分配到井冈山纪念馆美术创作组,具体任务是他与另一位同志画毛主席在井冈山。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1968年9月画了《毛主席和林彪在井冈山》的木炭稿,后来由于一些原因停止了该画的创作,紧接着作者又创作了油画《毛主席在井冈山》。1978年10月在刘春华给中组部和胡耀邦同志呈递的报告中表明,1971年“五一国际劳动节”那天,王曼恬在天安门城楼上对刘春华说,“你画的《毛主席在井冈山》把主席画得很孤单,衣服式样和颜色也不对……”后来北京市委也有同志告诉刘春华,说中联部有一个叫赵述的领导同志在革命博物馆讲:“王曼恬说毛主席对刘春华的画有意见,衣服不对,周围也没有群众等。”当时大部分人也都不清楚刘春华还创造了《毛主席在井冈山》一画,只知道他闻名远扬的《毛主席去安源》,大家很自然将这些意见与《毛主席去安源》油画联系在一起。所以,在1972年4月24日,安源纪念馆工作人员从陪同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夫人来参观的外联部同志口中听到“毛主席对这幅油画不满意”一事,可能就把两幅画做了混淆。


  《毛主席去安源》油画的宣传降温,这与当时的大环境是分不开的。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与美国记者斯诺进行了历史性谈话,毛泽东谈到“四个伟大”“讨嫌”,指出个人崇拜过分了。1971年5月全国外事工作会议召开,强调要实事求是地对外宣传,指出文艺方面除八个样板戏外,只要内容是健康的、革命的,形式不是萎靡、庸俗的,就要允许人家尝试。1971年7月1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毛泽东关于对外宣传工作的23则批示。这些批示表现了毛泽东对当时对外宣传工作的一些意见,主要是对外宣工作中的一些“左”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尤其是1971年9月后的一些特殊事件,政治氛围也变得特殊。根据这些指示精神和当时全国的特殊政治气候,不少著名纪念馆都对基本陈列进行了修改。同年9月,安源纪念馆对基本陈列进行了大修改,拿下了该馆序厅中陈列的“四个伟大”的题词和林彪语录。但序厅正面陈列的《毛主席去安源》的巨幅油画依然陈列着,直到1972年9月才被撤下,换上了毛主席标准像,“毛主席在安源革命活动纪念馆”也更名为了“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


  时隔50年后,毛泽东当时是怎样看待这幅画的,不仅广大民众想知道,估计刘春华先生本人也很想知道。无论毛主席满意与否,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毛主席去安源》这幅油画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已经永远定格在了中国历史上。



  

关于毛主席是否穿长衫去安源?


       

       在刘春华笔下的毛主席身穿长衫,手拿一把湖南雨伞,独自徒步去安源。对于这样一个画面,也有过一些质疑。因为根据1971年张春桥在韶山纪念馆的讲话,张春桥回忆到他亲耳听到毛主席说:“我在安源不是穿长袍,是穿短衣。”不过这个讲话之后,马上又有同志接着向主席解释说:“您在去安源路上,可能是穿的长衫。”对于这个提问毛主席是否做了回答,又做了怎样的回答,张春桥没有提到,也没有历史记载。张春桥也谈到:“当时是否有两种情况:在上层和知识分子当中,可能穿长衫;在工农群众中,就可能穿短衣。”


  油画《毛主席去安源》中的毛泽东穿长衫是有历史考量的。当时负责“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亮了安源工人运动展览会”的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的老师张培森,筹备组的还有北京电影学院等其他高校老师。据他回忆说,油画《毛主席去安源》的命题是展览会组织者们提出的,筹备组会给创作者提供一些资料根据,油画《毛主席去安源》的根据的讲义是文革前人大党史系与全总工运史研究室等单位合编的《中国工人运动史》,其中记载了:“1921年秋天,毛泽东同志到安源煤矿开辟工作的时候,他背着一把破雨伞,穿着一身旧蓝布衣服,深入矿井……”要求创作者在画面上如实地反映。此外,刘春华根据多年在安源的走访、调查,搜集到了不少老工人关于毛主席第一次来安源的历史回忆资料。据1959年萍矿老工人集体回忆说:“他(毛泽东)第一次来安源,对矿区还不熟悉,正要找人问路,恰好碰见刚出班的工人文归生。文归生同志记得:毛主席当时穿着一件旧蓝布学生装,斜背着一把雨伞,身材魁伟……”据1964年11月当年带毛泽东下矿井的安源老工人张竹林回忆说:“1921年不记得是秋天还是冬天,那日我正在毛紫云家挑水,有个穿长衣的客人,手里拿一把湘潭雨伞向我打听毛师爷住在哪里……我才知道这位客人叫毛润之。” 1967年8月21日,曾是安源矿工的王耀南少将也谈到:“主席去安源是走路去的,穿了长衣,带了雨伞,长衣的右边叉子上拉破了一个口子,有两三个补丁。”1967年5月17日,据萍矿老工人黄锡高在访谈的时候也提到“我还听说过毛主席在罢工前穿长衣来过安源,住在姓毛的家里”。根据这些回忆材料,就创作了“毛主席第一次去安源穿长衫”的定型装。事实上,当年民国时期读书人的形象大多为“长衫先生”,而毛泽东去安源时的公开身份就是湖南一师附小主事,即“教人知识的先生”,这样穿着打扮的读书人既不容易被当局当成是“破坏分子”,也容易被没文化的工人接受和尊重,那第一次去安源穿长衫就比较符合毛泽东当年的特殊身份和时代背景。当然,不能排除毛主席在安源也穿短衫,他要下矿井,要走访工人,穿短衫不仅方便工作,也能一定程度上缩小他与工人们的身份差异,利于他走进工人,打开工人的心窗。




毛主席是否步行去安源?



     

       油画《毛主席去安源》表现的是毛泽东第一次是步行去安源的。最早说毛泽东去安源是步行的是江青。1966年11月19日,江青在全国政协礼堂接见北京航空学院的学生代表时说:“安源煤矿是毛主席走去的,沿着铁路一步一步走去的,遇到一个老乡就聊聊。”所以在张培森保留的“安展”展览内容设计提纲中,在“毛主席亲自到安源播下革命火种”这一部分里,就列有“毛主席徒步到安源油画”这一项。按照江青在北航的谈话指示,包括张培森及展览会内容资料组的同志都同意在主席形象上要突出“走出去”这一点,显示毛主席去开辟安源工运,深入群众的决心。在油画中,也很好地描绘了这一形象。根据汪东兴回忆毛主席在审查油画时说的内容,毛主席基本是肯定油画《毛主席去安源》上突出他 “走着去安源”的。


  总之,毛主席开辟革命道路的烈火要熊熊燃烧是历史必然,不会以他毛泽东穿长衫还是短衫或者他徒步还是乘车去的安源为转移。传承好红色基因,赓续好革命精神,才是我们一代又一代人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刘春华简介

        刘春华,1944年生,国家一级美术师。1968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历任北京出版社副总编辑,北京画院副院长、院长,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文联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版权保护协会常务理事等。


  1967年创作油画《毛主席去安源》《敬爱的周总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中国画《屈子求索图》《春必将至》《滚烫的冬季》等;长期从事中国画创作,擅长人物及花鸟、山水。作品多以现实生活为题材,深沉含蓄,笔墨洗练;作品参加七、八、九届全国美展等国内外重要展览,多次举办联展和个展,在国内外获得好评。部分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美术馆及私人收藏。1990年出版《刘春华画集》。


  2000年被日本《美术手贴》评选为“20世纪世界百年百件美术作品作者”(中国共有徐悲鸿等三人入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