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40年】张自林的新生活
萍乡日报全媒体 胡健 2018-09-25 16:58:17

  

        记忆的画面,追溯到1989年春节期间。


   山青水秀的湘赣边界,绿树掩映的红壤岗峦上,有幢钢筋水泥结构的小楼房。一天,有一位年逾六旬的台胞情切步急走了进去,新楼房的主人迎了出来,两人开初怔然相望,接着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一个泣泪涟涟地呼唤哥哥,一个如醉如梦地呼喊弟弟。

  

01



     


       这幢新房的主人叫张自林,是湘东区排上镇排上村人,今年50岁。他自幼丧父逝母,后来与他相依为命的哥哥也离开大陆到台湾去了。他不甘一个人在家过孤苦伶仃的日子,1958年就开始到处流浪,南下“两广”,北上关外,东走江浙,西去湖南。好心的邻居帮他修理好旧房子、砌好灶台,买来锅子做饭,叫他好好在生产队劳动,但没几天他一骨碌就走了。生产队队长把他从外地领回来,见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瘦得皮包骨,又气愤又同情,将他照顾到茶场种菜养猪,对他语重心长地说:“自林,你好好在茶场干活,有饭吃,有事干,再也不要走了。”张自林点点头,但他在生产队劳动,觉得吃“大锅饭”不香,记“大概工”懒得干,结果还是脚板底下擦猪油——溜。村里人摇头叹气说:“这后生硬是铜豆子、铁蛋蛋,蒸不烂、煮不熟。”


02



     


       然而,浪子终有回头的时候,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农村实行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每家每户分到的“责任田”,像磁场吸铁一样吸引着亿万农民群众。张自林从责任田看到了希望,他自动从外地回到了家乡种田,娶妻生子,一家三口分到了两亩多责任田。


  有了责任田,张自林又激动又高兴。这一年,他把心操在责任田里,汗水流到责任田里,夫妻俩像绣花一样精耕细作,当年早稻晚稻均获丰收,除交了公粮,一家三口实得稻谷颇丰,他第一次尝到了责任制的甜头。


03



     


    “作田伢仔不服老,今年又想明年好。”张自林走的地方多,见识广,致富点子多。过去想搞点副业又怕割“资本主义尾巴”,现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好政策给了他用武之地。他见到人家稻田养鱼,也学着干起来,田里既种了禾,又养了鱼;人家养猪,他也养猪,用科学方法饲养,他养的猪头头膘肥体胖,每年养两头,一头送购给国家,一头自宰自食。村里有个远近闻名的杂交水稻制种能手张理高,他经常去请教,终于把育种技术学到手。这几年张自林杂交水稻育种连年获好收成,一斤杂交水稻种子能换十斤口粮,一亩田里收了两亩田以上的粮食。同时,张自林还到工商部门办了营业执照,让妻子易云兰在附近集镇上摆了个小摊,经营小南货和水果,他自己则到外地调货,做到勤进快销,也赚了不少钱。


04



       

       浪子回头金不换,脱贫不负勤劳人。张自林一家的生活像芝麻开花节节高,10年不到他三度更换住房:八十年代初将解放前父母留下的半间破毛坯房换成了三间新土坯房,以后拆了土坯房换成了红砖黛瓦房,后来又更换成了时尚的钢筋结构的楼房。张自林深感好政策给他带来的甜头多,兴奋得提笔写了一本10万余字的小说《两代人》。小说中的主人以他父亲和本人为原型,刻画了昔日父辈在这块土地上流着汗水和泪水,最后在穷困潦倒中逝去;叙述了自己这一辈人苦尽甘来的喜悦;歌颂了农业生产责任制给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


05



     

         张自林在台湾的哥哥从信中得知家乡的变化,首先还不完全相信。这一回,他归心似箭,从台湾回来探亲,在家呆了10多天,亲眼看到家乡沧桑之变,弟弟果然住上了“小洋楼”。责任制治懒、治浪又治穷,昔日的浪子不但勤劳致富了,而且还有闲情逸致写书!临走时,他徘徊在楼房前,流连在责任田边,抓了一把责任田的泥土,紧紧握在手心里,激动地说:“树高万丈叶归根,九江鱼仔要回九江,故土啊!游子迟早要归来。”

 

   “家乡巨变,游子思归”的那情那景

       令人感动,发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