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皓月
伊报新媒 2018-09-25 09:50:02

月,是故乡明,景,是故乡美。这是因为人们熟悉故乡,熟悉故乡的一草一木,熟悉故乡的苦辣酸甜,熟悉故乡的前世今生,熟悉故乡的发展变化。古往今来,人们热爱故乡的情怀是一样的。我亦如此。

我热爱故乡连绵起伏的山峦,我热爱故乡奔腾不息的江河,我热爱故乡绚丽绽放的山花,我热爱故乡浩瀚无垠的森林,我热爱故乡的风土人情,我热爱故乡的仁人志士,我热爱故乡的父老乡亲,我热爱故乡勤劳智慧的人民;甚至,我热爱故乡中秋的月亮和月亮下的故事。故乡的一切,都在我心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当圆圆的月亮高高地挂在树梢,当清辉闪烁着星光瀑布般垂下,当郁郁葱葱的森林如同仙境,那时,我常常望着圆圆的月亮,遐想月宫里的故事,遐想森林里的故事。

1948年,开山斧震动了沉睡的小兴安岭,弯把锯拉醒了冬眠的浩瀚林海,伊春林区开发建设拉开了序幕。那时,林区人是先生产,后生活。在那艰苦的年代里,林业工人远离家乡,远离妻子儿女,住地窨子、住马架子、住帐篷。

当年,每逢中秋佳节,每逢人们品尝着鲜果、月饼举杯共饮尽享天伦之乐时,林业工人却依然坚守岗位,依然奋战在密林深处。多少个月圆之夜,林业工人遥望家乡,想起妻子泪光闪闪的双眸,想起孩子伸出的双手,想起满头霜雪的双亲,想起关于故乡的一切!那时,他们多么渴望坐在自家滚烫的土炕上,与一家老小团聚,哪怕是粗茶淡饭,哪怕是一壶老白干,甚至,哪怕是一碟咸菜一碟酱,心中也是甜甜的。还有什么胜过亲情、胜过血缘的呢?有!在林业工人心中,最重要的是按时完成木材生产任务!因为千疮百孔的祖国需要木材;因为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需要木材。木材生产任务艰巨,一人一个岗位,流水作业,缺一不可。为了抢时间,他们披星戴月,两头不见太阳,怎么有时间回家?怎么有时间与家人团聚?

穿越70年时光隧道,我仿佛看见了在崎岖的羊肠小道上,在那布满荆棘的丛林里,在那一踩上去东倒西歪的塔头甸子里,在那陡峭的山崖上,那些背着背夹子背着各种工具乃至生活用品的倒背工人正在艰难地攀爬、行走。我仿佛听见了在吱吱的油锯声里,在顺山倒的喊声里,在拖拉机的轰鸣声中,在一辆辆运材车的喇叭声里,在一列列开往各地的火车的汽笛声里,在这林海交响乐声中,我知道:一棵棵栋梁、一车车栋梁出山了!去做枕木,去做屋架,去做桥梁,去做枪支!那些木材啊,都是出自小兴安岭啊!那些木材啊,都是出自林业工人的双手啊!啊,我的家乡!啊,我的伊春!啊!我的父老乡亲!啊!我的勤劳勇敢的伊春人民!

是他们的艰辛付出,才使小兴安岭的木材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祖国各地。那些栋梁之才,支撑起高楼大厦,那些坚硬的枕木,挺起坚实的胸膛,托起铁轨,让列车驶向远方。

也许,他们并未读到那些关于月亮的优美诗句,也许,他们并未细细咀嚼唐诗宋词的深刻含义,但是,他们知道,要出大力、流大汗才能完成木材生产任务!当年,他们没有甜蜜的月饼,没有芳香的水果,甚至,没有应季的蔬菜。他们在简陋的工棚里,坐在长长的通铺上,端起粗瓷二大碗喝老白干,吃高粱米饭,咸菜大酱,白菜土豆萝卜,这就是他们的中秋节!

浩瀚无垠的森林里如同仙境,寂静、美丽,似乎还有几分孤独,几分惆怅。

月亮是同一个月亮,月亮下的场景与境遇却是截然不同的。我的父辈们同样是血肉之躯,同样有七情六欲,但是,他们没有闲情逸致去慨叹人生,没有闲暇去想儿女情长,木材生产任务占据了他们的心灵。粗瓷碗里的老白干见底了,高粱米饭、咸菜大酱、白菜土豆萝卜吃光了,他们甚至没有看一眼帐篷外的月亮,倒头便睡。一会儿,工棚里便响起此起彼伏的鼾声。哦,这便是我的父辈的中秋节啊!

月,是故乡明,景,是故乡美。这并不是偏见,这是因为,我热爱我的家乡,绿色的伊春!这是因为,我热爱我的勤劳智慧的伊春人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