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儿时月饼味道
伊报新媒 2018-09-25 09:51:19

一到阴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吃“月饼”。中秋节是华夏儿女最重要的节日,每逢中秋节,家家都有吃月饼、赏月的传统。月饼是圆的,图个全家团圆之意,大多数在外地工作的晚辈都要赶回来过八月十五。八月十五这一天的晚上,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美味佳肴,品尝着香甜的月饼,抬头望着天空皎洁的圆月,尽享人间天伦之乐。

看着桌上摆放着儿女们送来的一盒盒包装精致的月饼,不由地想起儿时月饼的那种香味。记得儿时的月饼都是一筐一筐地裸露着放在柜台上,一走进农村供销社的大门,老远就能闻到月饼的香味。顾客来买月饼时再用一张黄色的草纸包好,五块(一市斤)一包,在包的顶上盖上一张红色、印有月饼图案的月饼贴,然后用纸绳一圈一圈地捆好,纸绳在红色月饼贴上面打一个结,好用手拎着走,当你拎着月饼走在大街上,人们老远就能闻出你拎的是月饼。

记得在解放前后的几年,月饼在农村算是奢侈品了,贫穷落后的农村,农民都不舍得花钱买月饼吃,过节了,家里有老人的不得不咬着牙买上一斤月饼孝敬老人。爸爸把买回来的月饼放在奶奶房间的桌子上,得等到八月十五那天晚上,大家都坐在一起,由奶奶分给家人吃。我这个小馋猫,闻到月饼的香味,馋得围着奶奶的桌子直转圈,口水大口大口地往下咽,忍不住偷偷地用小手去摸摸月饼的纸包,把手再放到鼻子上闻一闻,那香味越发地勾起我的馋虫,就是不敢打开纸包拿一块。

好容易盼到了奶奶把月饼纸包打开了,奶奶用她那满是核桃纹的手颤颤巍巍地把月饼一掰两半,不偏不向地分给家人每人半块月饼。我手捧着香甜的半块月饼,用鼻子闻了又闻,不舍得大口大口地把月饼吃下去,用牙轻轻地咬一点,在嘴里不停地咀嚼。用舌头舔一舔那裸露的青红丝,用拇指和食指的指甲把青红丝拽出来,放在嘴里咀嚼它的甜味,两只眼睛还直盯着妈妈的那半块月饼。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地提高,月饼在农村也不再是什么奢侈品了,不光是八月十五超市才卖月饼,超市里常年都能买到月饼,什么时候想吃月饼,随时都能买得到。

孙女急着要吃月饼,拎过来一盒月饼让我打开。我接过月饼盒轻轻地放在桌上,先拿掉月饼盒的无纺布兜,然后打开精致的月饼方盒(月饼盒是用高强度瓦垄纸还是胶合板做的看不清,因为表面是用印有图案的红绸子布贴面,盒内有能装十块小月饼的黄色绸布贴面的衬套,衬套上的每个小洞放一块小月饼),从衬套里取出用塑料塑封的小月饼,再撕开塑料袋,露出一个透明的塑料小盒,打开小盒才能取出月饼。一盒月饼的成本最多不超过五六元钱,可经过包装后,竟能卖到上百元,甚至几百元!我弄不明白人们吃的是月饼还是包装?而且,如今的月饼一点也没有儿时月饼的香气四溢和幽香的香味。

现在很少能看到食品商店或超市里有裸露的月饼了,也闻不到儿时月饼那幽香的香味了。如果说是为了卫生,简单地塑封一下也是无可厚非的。但一盒月饼要包装这么多层,有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