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改革开放40年丨征文展播⑰王永盛:“三机”看变化|知宝坻

我所说的“三机”是固定电话、传呼机、移动手机,简称座机、呼机、手机,按时下语境实在称不得高大上,有的已经极其普通、有的甚至属于老掉牙的玩意了,有的对于年轻人来讲可能没听说过,但这些在我的记忆中,着实有着一段值得玩味的回想。

最初认识座机还是很小的时候,时间大概在唐山大地震以前的年份,和父亲去了一回村大队部,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一个极其新鲜的玩意——电话。只见在一张大桌子上摆着一个黑色家伙,黑家伙边上有个摇柄,从黑家伙的旁边还有一根黑色的线,直通到房角的差不多顶部位置,然后又连着两节和水杯般状的电池。巧的是当时那个黑色家伙嘀零零的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大队部里的人,拿起了黑家伙上面的一头大一头小像歪葫芦样的东西,举到头部,大头一端贴着耳朵、小头一端对着嘴“喂、喂”起来,之后说的什么不知道,只是又听到几声嗯、啊、好的、好的,就又把那个歪葫芦压放在了黑家伙上面。当时我无比好奇的问父亲,那是什么,怎么还可以对着说话?父亲虽是个农民,但也是个从家乡县大队出发曾经转战南北的见过世面老复员军人。对我的好奇,摸着我的头笑着说这就是电话,是用来方便办事和联系的,有了电话什么事就不用再让人跑腿通知了。作为一个懵懂的少年,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不见面就可以通话的神奇东西!直到后来在农村看了些放映的战争电影,见到战场上首长指挥战役好多都用这样的黑家伙,这种神秘感才逐渐淡去。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从农村考学出来,发现那种黑家伙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较之小巧了许多,而且摇把子没有了,身上带数字键盘、一拨哗啦啦响的新电话了,之后不太长时间又发现键盘拨号的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按键的电话了。上世纪90年代初起,我在县供电部门实习,当时觉得非常高级的一件事就是那里的电话有两个号码,既可以按某个键后直接外拨,又可以在内部之间用少位数字的号码相互联系,而且小号之间联系没有话费,新奇之余问部门领导是咋回事,回答说局里有小程控,原来无论电话接入还是接出都要通过总机转,后来单位的某某同志通过技术革新,实现了外拨无需人工再转了,对如此能人当时绝对是充满了深深的敬佩。然而两年之后,全县就有了万门程控电话,这在当时绝对影响很大,由此也加快了电话进入家庭的步伐。当时在许多宣传册上都有一幅一个喜笑颜开的老年人在家里接电话的图片,几乎成了一个时期足以值得炫耀的标志。其实那时有条件的家庭要想安装一部电话也绝非易事,尽管需要两三千元钱(要知道那时的工薪月收入不过百十元),也还得有一定的关系才可能实现一机进家。想想那个时候连乡政府对外联系都还得通过分机转呢,没有几台可以直接外拨的座机,好多领导的电话都串联着使用,这也造就了难得的话务员美差!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伴随邓小平同志南巡的东风,各地开发区建设如雨后春笋般的疯长。我有幸较早参与了开发区建设,正是在这个期间,我一双惊奇的眼睛看到了许多新鲜的变化,也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移动电话,什么是传呼机。最初见到有人使用当时叫大哥大的玩意是一位乡镇企业家,那个大哥大是黑色的,足有半面砖头大,不使用时基本是立在办公桌上,后来好些企业家的标配形象照基本上老板椅前正襟危坐外加桌上一部大哥大。如今回想起那老人家自我炫耀时说,可以直接用这个和美国人通话。再次见到使用“大砖头”的是个与台合资企业的台方经理,人长得既高又大,时常架着一幅墨镜,“大砖头”几乎不离手,从办公室到厂区貌似很忙的指挥派头,再加上那略带卷舌的口音,成为当时许多年轻人饭后啧啧说道模仿的样本。

如果说那时还有一种稀罕物,就得说是传呼机了,一般又习惯称之为“BP”机,能够配上这机的也多是某些有身份的人。起初的寻呼机并不怎么方便,需要通过拨打寻呼台才能找到呼机主人。比如要找某个寻呼机主回电,先要拨打寻呼台号码,告诉话务员要寻呼的机号及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号码,然后挂机等待,如果寻呼机主能够在附近找到电话,可能回复的就及时些,否则如同白找,只是起到了让机主知道有人找自己的作用。后来有了自动寻呼,通过寻呼台的语音提示,自己把被寻呼的号码通过手中的电话机发出去。无论人工还是自动寻呼,作为数字寻呼机其功能基本一样。只有地位身份相对显赫的人物,既有“大哥大”,又有“BP”机的,才能够实现信息和联络的快速回复。可以想像,手拿大哥大,腰跨“BP”机的人物该有多牛气、是怎样的派头!但牛气的人物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只能是望其项背、不可与同。然而也不乏有一些追时髦的人,即使不具备那样的条件,也搞了个“BP”机跨在腰间显摆,还有意在人多的地方走动,甚至实在闲来无事或为了引起小小的注意,根据寻呼与回响的时间差,自己按下寻呼后就移步到别人的办公室或人多的地方,恰到好处的让寻呼机响起来,然后假戏真做的忙着看呼机、返回自己办公室——,然而几次的屡试后,真相很快被人识破了,于是茶余饭后便又多了一个笑资。

改革的浪潮波涛汹涌,发展的步子瞬息万变。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数字寻呼机还没来得及普及,更强功能的汉字寻呼机就出现了,一些事可以通过汉字寻呼就OK了。想来这一高级功能也不过相当于现在也要过时的短信罢了。可不要小看这个突破,在确实给工作生活带来极大方便的同时,也预示着更快节奏的变迁。谁能想到,汉字寻呼的快速出现,来势之猛完全超过了预期。就连我这个没啥职位只是有幸在企业工作了一个时期的年轻小副经理,因工作需要也配备上了时价2000元的汉字寻呼,真的有受宠若惊之感。当然汉显的寿命也不是太久,在我离开那个单位后不几年就出现了云涌的手机潮,而且由腰跨“BP”机变成了腰跨手机的一时风景。

日子逃去如飞,仿佛转眼之间以“大砖头”为代表的大哥大时代就过去了,以人工和自动寻呼以及汉显为代表的“BP”机时代也很快过去了。短短的近十几年光景,手机作为现代通讯工具已经成为了人们不可或缺的东西,由过去的仰望不可企及到现在的进入寻常百姓家,由过去非常简单的几个样式和功能变成了现在各种样式和更多功能,由过去的通讯化发展得越来越智能化,由过去只能忍受的高价格高资费调换成了人人都用得起的日常品,这是怎样的变化呀!在人们对手机如此钟情的今天,豁然发现原来“一机难求”的时代更是早已经远去,座机在经历了高价也难安装的顶峰后,遂逐步开始走向降价安装到免费安装再到许多家庭主动拆除的演绎,现在连办公电话用的都相对少了,一改过去手机来电用座机回复的怪象,不仅直接接听,甚至连公事都在用个人电话联系,早就没有了过去那么多的计较,图得可能就是一个便捷。

没有手机的时代似乎也已经远去,而手机时代又会有多长久呢?我不敢想像,因为世界变化太快,而且会越来越快。不是吗?当今实业界倍受人尊敬的任正非先生,创业之初搞程控类电子产品,若干年后他的团队和不断创新的产品早已誉满天下,仅华为手机用户也就早已击败了曾风靡一时的摩托罗拉等众多洋品牌。这一切都预示着什么呢?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猛然间,我记起了当年乔厂长上任时的话,他说时间和数字是冷酷无情的——,其实时间和数字是有生命、有感情的,只要你掏出心来追求它,它就属于你。从记忆中值得玩味的神奇电话勾起,伴随岁月坚韧向前的不屈脚步,不是手机灭了座机、也不是手机打残了呼机、更不仅仅是手机成就了越来越美好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都承载着思想解放带来的惊喜,都启迪着人们要不断解放思想。进入新时代,迈入新征程,只要你掏出心来追求它,它就属于你!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