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日报·金鳌洲】记忆里的中秋节
萍乡日报全媒体 宋华铿 2018-09-21 14:57:48


  儿时的中秋节对于我,有着太深太深的记忆,至今还历历在目。

  在我开始懂事时就问过父亲,为什么农历八月十五叫中秋呢?父亲回答:农历八月十五日,是一年秋季的中期,所以被称为中秋。在中国的农历里,一年分为四季,每季又分为孟、仲、季三个部分,因而中秋也称仲秋,这天晚上的月亮最明、最圆、最漂亮;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要围坐在一起观赏月色,共享天伦之乐,因而,人们又把中秋叫做“团圆节”。因此,作为孩提时代的我,对于中秋总会有着急切的期盼,因为这一天,无论大人们怎么忙,都会设法团聚在一起,享受着融融的天伦之乐。即使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大哥大姐在朝鲜前线不能回家,团聚的席面上也会为他们留着碗筷和席位,让我们为在外的亲人默默期许:祝他们平安快乐,愿他们早日回家。我想,这种精神层面的文化内涵,大概就是能使中秋节深深地根植在我们民族血液之中的原因吧。



  中秋节吃着月饼,在父亲的讲述中,我第一次听到了美丽的嫦娥奔月、受惩的吴刚伐桂以及朱元璋将“八月十五夜起义”的通知藏在月饼中的故事,知道了中秋夜赏月、祭奉月光娘娘和吃月饼的习俗。当然,孩提时的我,最心仪的还是吃那种香喷喷、甜津津的月饼。那时的月饼一律用那种防潮的蜡纸做包装,有红的、绿的、黄的,最多的还是白色的。有的还会印制一些粗糙的图案:嫦娥奔月、银河夜月、三潭印月等等,无不与月相关。里面的馅基本上是豆沙、糖和猪油,也听说有火腿的、约中碗大小半斤重的月饼,但始终没有吃过。那时能分到一个月饼在手,真是高兴万分,小心翼翼打开包装后,先一层层地吃掉很容易脱落的面皮,偶尔连皮带馅咬一小口,慢慢嚼细细咽,要是有幸碰到一小块完整的冰糖,更是宝贝得不得了,将其轻轻剔出含在嘴里,然后将剩余的月饼重新包好放在衣兜里;那含在嘴里的冰糖会随时被拿出来在同伴眼前得意地显摆。而放在衣兜里的残饼会保存到下午,因为中午家宴席面上还会有切成一瓣一瓣的月饼在等着分配呢!

  每到中秋节前夕,我们的姑妈都会着大表兄挑着一担中秋礼品送到家里,当然月饼是不会少的,格外还有一大包礼品是特意送给我奶奶的,大表兄还要到奶奶卧室将礼品亲自交到奶奶手上,并将姑妈的祝福一一转达——因为裹过脚,姑妈出嫁后很少回家。于是,我慢慢地从中品味出,中秋馈赠月饼表达的原来是一种寄托思念故乡、思念亲人之情的情怀。



  儿时的中秋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就是用硬纸折叠成粽子形状的小菱角,在外面缠上漂亮的红丝线,一圈一圈、密密匝匝,妈妈将它挂在我的衣扣上,妹妹的菱角则挂在耳朵上,挂的时候要我们在心里许愿。

  中秋夜,那是一天中最有意思的时候了。我会和我的小伙伴们将四处拾来的碎瓦片归集到我们屋场朝大路的长廊上。下午,大人们会将这些瓦片垒成一米多高的宝塔(最下面用红砖做塔基),里面从下往上依次装好干柴、木炭和煤块。晚饭后,择吉时燃放爆竹点火,宝塔越烧越旺,待到圆月升到高空,宝塔已经通红,火苗从瓦片的缝隙里窜出来,于是,大家把预先准备好的硫磺粉撒向宝塔四周,立即发出星星点点的蓝色火焰,美丽极了。这时,大家将脸盆装满水,里面放上一面镜子,放在走廊的地上,看见水中镜子里的月光格外清亮,把水一搅动,会出现五颜六色的景象,大人们说,这是月花;然后,摆上神龛,点上香火(不用蜡烛,怕影响观赏月花),大人们开始敬拜“月光娘娘”,祈福纳吉,祈愿丰收。

  年年中秋,今又中秋,如今的我已是两鬓秋霜年届古稀了,但愿儿时过中秋的情怀永远延续,我们民族的中秋节更加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