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豪宅”中的女人们,她们幸福吗?
萍乡日报全媒体 刘兴 2018-09-20 11:34:27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交通恢复,货畅其流,萍乡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在南正街上,不到百米的距离,便一连建起了三栋豪宅,引人注目。

     

杨胡子米面店的老板杨发祥,以卖米面起家,用几十年积累的财富,在学前巷内建了一栋新房;
其次是,著名二胡演奏家黄海怀的父亲,在孔庙附近,新建一栋三层楼的“益丰祥布店”;
再次是萍乡善人、富商王干臣,在武官巷隔壁盖的“王泰记布店”。



       


   

     

▲图文无关

       这三栋楼都很气派、新潮,其中尤其以“王泰记布店”面积最大,进深最长。它从前到后分为四段,临街面的门面,货柜高大,店堂宽大,进去便是用木板做的两间阔大的厢房,用作仓库和柜台上伙计的住房。其中一条过道进去,便是家中的核心区,客厅和餐厅面积大,大师椅、八仙桌、神龛,应有尽有,是王家内眷主要的活动场所。为了有充足的光线,客厅上面二三楼采取廻楼式的形式,直通楼顶,屋顶全部用透明的玻璃瓦,阳光充足,最后段是很大的厨房、厕所、储藏室和两间佣人的住房。二楼三楼上面有七八间住房,三楼临街面,建了一间佛堂,布置得金碧辉煌,供奉着观音等佛像。


  “王泰记布店”的老板王干臣,江西吉安人,年轻时来到萍乡,从学徒做起,从事布匹印染销售工作。由于为人正直,吃苦耐劳,打拼几十年,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他除了建了这栋豪宅作为经商和家人住外,其余大部分金钱,都用于公益慈善事业。如平日的修桥铺路,建吉安会馆,建吉州小学和建萍乡孤儿院,他都慷概相助,捐了不少的款。城内慈善机构“宣讲堂”,便是他每天从事义工的地方。他和徐玉珊等慈善人士一起,向穷苦人发放粮米、棉衣、药材甚至棺木。


  他家就在我家对面,每年春节,从初一到初七,他都在家门口放年米,每天来领米的穷人不断,每人半升,来者不拒。几天之内,总要发几百斤粮食。他还重视对来百姓思想的教化工作,劝人行善。每年夏秋两季的夜晚,他都要请来“讲圣谕”的徐玉珊,在门前搭台,向群众宣讲积德行善的故事,很受大家欢迎。


  由于他的种种善举,受到当地老百姓的好评,大家都尊称他为“王大善人”。然而,对于这个积德积善的好人,老天爷并未给他应有的眷顾,他家运不畅,虽有三个儿子,但人丁并不兴旺。大儿子和他一起经商,后来父亲一心从事公益活动,生意上的事全部在他肩上,正当生意红火之时,他却中年去世,留下年幼的一双儿女。二儿子上进好学,在四川读大学,积极参加抗日救亡的学生运动,是领头人之一。可惜天不假年,一次心脏病发作,死在手术台上。也留下一儿一女,年仅二十四岁。三儿子在四川国民党军队当连队长,长年在外不归,家中的妻子等于守活寡,结婚几年都没有儿女。


  1948年,王干臣去世,丧事办得十分隆重,许多受过他接济的老百姓,从四面八方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老掌柜去世后,家里仅剩下三个半寡妇和四个年幼的孩子。这三个妯娌,邻居们都尊称他们为大先娘、二先娘和三先娘。他们恪守妇道,从不迈出大门一步,和邻居们很少往来。虽有厨子买菜做饭,女佣洗衣浆纱、打扫卫生,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但并不幸福。


  四个女人,每天都过着刻板枯燥的生活。上午,他们跟着老太太一起,在三楼经堂里念经拜佛,消磨时光。下午三妯娌便玩麻将,三缺一,便请我母亲过去作陪,我也跟着去,和王家四姐弟一起,楼上楼下追逐玩耍,给冷清的房子增添了不少生气。


  1948年下半年,在部队当官的三儿子退役回到萍乡。同时带回的,还有一个小老婆。这个“四川辣子”烫着头发,身着旗袍,脚穿绣花鞋,每天浓抹艳抹无所事事,便找茬和三先娘争风吃醋,闹得整个大院鸡犬不宁。


  萍乡解放后,由于成分不好,房子被没收。大先娘、二先娘带着老太太和儿女们,搬出豪宅,租屋居住。三先娘与丈夫离婚再嫁,追求下半生的正常人生。三儿子戴着伪军官的帽子和“四川辣子”下放到农村,以拖板车为生。在手工业合作化中,这座大院成了萍乡皮件合作社的门市和生产车间。


  在此后的几十年中,随着房地产的发展,“益丰祥布店”“王泰记布店”都已拆除重建居民楼,不见踪影,现只剩下“杨胡子”的豪宅,还在学前巷屹立不动,见证着萍乡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