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人民公社的发展变迁,你知多少?
萍乡日报全媒体 朱隆起 2018-09-20 10:00:15

      萍乡的人民公社时期,是从1958年8月建立的第一个人民公社湘东公社起,到1984年4月全面完成撤社建乡止,历时26年。尽管人民公社已经远去30余年,但它作为政社合一的管理机构,毕竟是萍乡基层政权建设史上一段不寻常的历程,在许多中老年人的脑海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记。笔者当年在县、市、区党政机关从事农村工作,是建社、办社、撤社的亲历者和参与者,许多史实至今记忆犹新。




  

人民公社的建立

       人民公社的建立不是偶然的,有当时的历史背景,它契合了当年广大干部群众迫切要求改变贫穷落后面貌、过上幸福美好生活的良好愿望。


  1957年冬和1958年春,萍乡农村的社会主义热潮持续高涨。为便于集中劳力开展农田基本建设,许多乡开始组织农业合作社之间的大协作。1958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成都会议通过《关于把小型农业合作社适当地合并为大社的意见》之后,当年夏季萍乡农村普遍开展了小社并大社的工作。


  当时全国是一片你追我赶的形势。1958年8月6日至9日,毛泽东同志到河南、山东农村视察。在河南,毛泽东在省委第一书记、省长吴芝圃的陪同下,视察了新乡县七里营人民公社。毛主席连声称赞人民公社棉花长得好,说:“有这样一个社,就会有好多社。”在山东,当省委书记谭启龙汇报说,历城县北园乡准备办大农场时,毛主席说,还是办人民公社好,它的好处是,可以把工、农、商、学、兵合在一起,便于领导。8月18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用醒目的大字标题报道“人民公社好”,配以“工农商学兵五位一体、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全面结合”的眉题和“河南信阳专区总结出十大优点四项有利条件”的副题。据报道,信阳专区在7月中旬就掀起了小社并大社、建立人民公社的高潮。到7月底,全专区5376个农业社合并成立208个人民公社。在短短半个月之内,全专区实现人民公社化,真是名副其实的“高潮”。


  在毛泽东同志充分肯定“人民公社好”和全国各地掀起办人民公社高潮的大背景下,萍乡从8月下旬到9月上旬,仅用半个月迅速建立起26个人民公社,保留1个镇(萍乡镇)、1个场(国营广寒寨垦殖场),全县实现了人民公社化。根据中央规定,人民公社实行“工商农学兵五位一体”、“政社合一”的管理体制。




人民公社的演变

        萍乡最早建立的26个人民公社是:赤山、宣德(今东源乡)、福田、芦溪、上埠、宣风、河下(今银河镇)、茅店(今万龙山乡)、新泉、张家坊(今张佳坊乡)、安源、南坑、白竺、麻山、东桥、排上、腊市、长平、荷尧、老关、下埠、湘东、桐木、上栗、金山、高坑,以及萍乡镇、广寒寨场,共28个基层单位,这些公社、镇、场归县直管。


  此后,随着行政区划的调整,增设一批公社,并增设3个垦殖场(万龙山、鸡冠山、五陂下)。1960年3月,萍乡转为市,芦溪、上埠、宣风、安源、青山、高坑、湘东、上栗8个公社转为镇,增设王家源镇。1961年设立上栗、福田、芦溪、大安、城关、麻山、东桥、湘东8个区,分别管辖37个公社、10个镇、4个场。1962年再次增设一批公社,全市8个区下辖57个公社、10个镇、4个场,这是萍乡设立公社最多的时期。这两批新增的公社有:南源、白鹤、清溪、楼下、胜天、流江、彭高(以上在今上栗县范围内),古城、仁里、沂源、麻田、杂溪、乔岭、妙泉、遥进、长丰(以上在今芦溪县范围内),船形、源并、龙台、大城、阳干、三合、青云、新华、横溪、沿塘、鸭路、郊溪、大路里、桥头、界头(以上在今湘东区范围内),泉江、城北(以上在今安源区范围内)。


  1970年3月,萍乡升格为省辖市。1971年3月设立城关、湘东、芦溪、上栗4个县级区。此后,公社规模不断调整,撤销萍乡镇,设立凤凰、八一、东大、后埠、丹江5个街。到1983年9月,全市4个区下辖25个公社(郊区、荷尧、老关、下埠、排上、东桥、麻山、白竺、源洴、龙台、腊市、河下、麻田、茅店、新泉、张家坊、南坑、长丰、金山、桐木、长平、福田、东源、赤山、彭高)、8个镇(安源、高坑、青山、湘东、芦溪、宣风、上埠、上栗)、5个街(凤凰、八一、东大、后埠、丹江)、4个场(广寒寨、万龙山、鸡冠山、五陂下),这是人民公社时期萍乡的公社、镇、街、场最后的基层定型单位。


  在人民公社时期,公社内部的管理体制也不断演变。首先是公社下辖管理区,实行公社统一核算,全体社员实行“三包”(包吃饭、包上学、包理发),普遍设立公共食堂,就是人们所说的公社初期吃饭不要钱。由于这种作法太超前了,结果搞不下去,便改为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管理体制,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取消“三包”,取消公共食堂。土地、鱼塘、山林等生产要素归生产队集体所有,社员的田间劳动由生产队统一安排和评工记分,社员的劳动果实(现金、实物)由大队制定方案实行统一分配。此外,公社、大队相继发展工业企业,补充两级财力。生产队没有企业,专门组织农业生产。


  


人民公社的终止

      人民公社成立初期,奔社会主义的那股劲头真是无法形容,许多基层干部都是用“干劲冲天”来表述。笔者1959年参与湘东公社成立一周年调查,社员用“人民公社一枝梅,我似喜鹊天上飞,喜鹊落在梅树上,铁石打来也不飞”这种极其朴素的诗句表达对人民公社的信心和决心。人们以为通过人民公社就可以建成社会主义,甚至孕育共产主义因素,因此喊出了“人民公社万岁”和“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架桥梁”等鼓动人心的口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民公社管理体制的固化,最根本的是社员在土地上的劳动付出不能与劳动所得直接挂起钩来,而要通过“劳动工分”这种中介形式去参加分配。由于管理水平的差异和人为因素的影响,评工记分难得公平合理,久而久之,难免产生负面影响。这样,就不同程度地制约了社员的生产积极性,当初的那股劲头越来越递减,有的地区甚至出现减产缺粮的局面。


  有鉴于此,中央于1980年果断地决定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萍乡逐步推进,到1983年春耕以前全市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全部到位。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公社的生产管理和收益分配职能自然消失,剩下的只是行政管理职能了。因此,撤社建乡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笔者当年在源洴公社撤社建乡的主要任务是,按照党章规定和法定程序开好乡党代会和乡人代会,选举产生乡党政领导班子。大队、生产队自然转换为行政村、村民组,不搞选举。


  萍乡于1984年4月全面完成撤社建乡任务。至此,人民公社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萍乡的人民公社从建立、演变至终止的历史发展进程,经历了26年,虽然过去了30多年,但那段历史却影响着一代人。

你有什么感受?

欢迎给端妹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