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书信岁月,感情不老
萍乡日报全媒体 朱耀照 2018-09-19 17:20:06

       

      邻里之情因两封书信,更为和谐。作为一个时代的缩影,书信,就是这样记载着一段活生生的历史,传递着一种血水相融的感情——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春望》),“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月夜忆舍弟》)。在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年代,再没有像书信那样重要的用于交换信息、表达感情的媒介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书信还很流行。我们上语文课学写书信,掌握书信开头和致敬语的格式,讲究书信称呼及语言的得体。平时语文考试,作文也常写书信。甚至书信还出现在一次高考作文上。



  上大学之前,我很少写信。原因是离家不远,而母亲又不识字,同学朋友天各一方的不多。但一进大学,写信的次数明显增多。有收到来信不得不回的,有主动写信给落榜同学鼓励其努力学习的,有给长期在外做工的父亲的,有给子女众多负担繁重的姐夫的。现在,似乎都已模糊。较为深刻的是我写给邻居政的一封信。


  当时,家里只有母亲。年未六十,但头发花白,脸上皱纹横生。她白天有做不完的活,烧饭、喂猪、砍柴、下田地等,晚上还要在家中还要料理家务。我在几百里之外,整天提心吊胆,担心母亲出意外。果不其然,一天收到姐夫来信,说是母亲半夜阑尾炎发作,疼得厉害。是邻居政叫几个人连夜抬着母亲翻越两里多路的山岭到公路上,请人开拖拉机送到县人民医院的。家人要我写一封信感谢一下。



  当时,我感动万分。我与母亲长期相依为命,直到上大学才离开家乡。没想到不在她身边不过几天,她竟会生病。我村是只有四户人家的小村,除了政等兄弟几人,其余都是老弱病残。如果没有政等人救助,母亲可能生命不保。那时,阴阳两隔,我将是多么痛苦呀。我一边流泪,一边趴在桌上在标有我就读的大学名称的信纸上写了起来。


  平时写信,没写几个字就会写错,写错就撕下来揉了丢掉,再重新写。写好一封信要浪费六七张信纸。可这一次,我心有所想,下笔如神。写了满满两张信纸,竟一个字都没有修改。


  信写好后,连忙用大学的信封封好,郑重贴上邮票,寄了出去。


  半个月未到,我意外地收到了政的来信。他说,之所以回信,是因为我的信让他感动。他在信里读出了我们的母子情深,读出了我的知恩图报。他说,邻里相帮是应该的,谈不上扶危济困,更没必要一生难忘。最后他请我放心,村里所有人都是我的亲人,他们都会照顾好我母亲。


  邻里之情因两封书信,更为和谐。作为一个时代的缩影,书信,就是这样记载着一段活生生的历史,传递着一种血水相融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