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南正街的这些药商,你们还记得吗?
萍乡日报全媒体 刘兴 2018-09-19 10:32:59

 

▲南正街旧貌。(首席记者李桂东 摄)

  

      解放前,萍乡城内的五大中西药店,都集中在南正街。

 

      中药店“黄仁记”在上水门巷子对面,左边是面朝西大街的“郭裕美酒店”,背后是晚清名臣文廷式的祖宅“文家大屋”。


 “黄仁记”的老板,是来自药都樟树的两兄弟,两人都长得矮胖白嫩,和气忠厚。


   由于经营有方,不到20年,便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在水门下码头附近的空地上,盖起一栋二层豪宅,前临萍水河,后靠古城墙。屋外有围墙,院内有橘子园,很是气派,是当时城内有名的住宅之一。


  兄弟两人儿女众多。老二的五个儿子,分别以金、银、铜、铁、锡冠名。很有意思。



      长子黄金铃,长相和父亲一样,但事业上却没有子承父业,开药店。而是拜著名眼科医师杨保良为师,是杨保良唯一的异姓弟子。在治疗眼病方面,也很有名。曾是萍乡镇医院眼科负责人。可惜天不佑才,50多岁便患尿毒症去世,令人惋惜。


   “傅成记”正对着西大街,左边是著名的糕点店“元昌和”,右边是南货店“德丰厚”。


  它店面狭长,前厅柜头外面,只有不大的空间供顾客逗留。


  别看店面狭小,却是城内几个药店中资本最多、雇工最多的业内翘楚。


  老板傅汝堂,江西樟树人,自幼到萍乡“仁和药店”学徒。他聪明勤快,精通业务,能双手打算盘。3年出师后,便带来三个兄弟,自谋发展,转手贩卖药材,赚到了第一桶金,便开设了“傅成记”药店。


  由于经营有方,生意越做越大,不几年,便在汉口、樟树、万载、莲花、安福等地设立分店。所生产的药材质料上乘,货真价实,名声外扬,许多中医都交代病家去“傅成记”买药。生意特别好,店内十几个员工整天忙不过来。


  经过几十年的打拼,“傅成记”成为城内首屈一指的大药店,拥有资产30万银元,各门市共雇佣店员50余人。年批发业务量近百万银元,在湘赣两省很有名气。



  傅汝成为人正直,有侠义心肠,并且同情革命。


  当时,有井冈山根据地的秘密采购人员,经常来店购药,而且数量巨大,他明知风险,却佯装不知,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为革命出了一份力。



  “王九芝堂”药店,在我家斜对面,与武官巷一墙之隔。右边是大善人王干臣开的“王泰记”布店。后院连着县邮电局。是城内几个药店中面积最大的,店面宽敞明亮,而且铺上地砖,十分干净。


  老掌柜来自安福县,身材修长,慈眉善目,邻里关系很好。附近的小孩经常跑到店堂中玩耍,他从不嫌弃,有时还拿几片甘草、几颗山楂、几粒麦冬给我们吃。


  著名中医蒋南溪便是店中的坐堂医师。他擅长治妇科以及各种疑难杂症,每天来求诊的人络绎不绝,所开处方都在店内购药,为药店带来巨大的营业额。他也从中获利不少。


   “春和生”药店,在南门桥附近,规模最小。店主程海存是中共地下党员。他以开药店为掩护,为井冈山根据地采购药材和军需物资。他店内药材不够时,还经常到“傅成记”批发采购大批药材。后因叛徒出卖,身份暴露,被国民党政府抓进监狱,最后判处死刑,壮烈牺牲。



  “傅成记”的老板傅汝成也被牵连进去,以所谓“通匪罪”被捕入狱。最后被敲诈勒索三千块银元才保释出来。这次无妄之灾,虽然在精神和经济上受到巨大损失,但他并不后悔所做的一切。


  记得有一年,大安里山区几个猎户打死一头几百斤重的老虎。猎户连夜赶路,到萍乡城内已近中午。他们抬着老虎在街上巡游一遍,在市民中引起巨大的轰动,赶来观虎的人潮涌动。


  当时,正值炎暑热天,如不及时处理掉,老虎便会腐烂发臭。于是猎户们将老虎摆在“傅成记”门口,恳请傅老板买下,就是降价也行。


  傅汝成见状,知道猎户也不容易,便与其他药店的老板商量,将老虎按正常的价格买下。


  猎户们喜滋滋地揣着大把钞票回山了。


  而在“傅成记”药店,立刻摆上肉砧,对死虎剥皮卖肉,将虎骨分了用来泡制药酒。


  市民们听说有老虎肉卖,纷纷前来购买,虽然每斤价格比猪肉高了几倍,虎肉也很快卖光。


  我父亲抢购到了两斤,让全家人尝尝鲜。吃了之后,才知道老虎肉并不好吃,有一股很浓的腥臊味,肉质粗糙,容易塞牙。


 


      千百年来,老百姓治病,都是用中医中药,不知西药为何物。


  十九世纪,随着西风东进,西药开始进入中国,但也只限于少数几个大城市。


  民国初年,在县衙对面的南正街首,“明记药房”开张,这是萍乡首家西药店,专营外国新药、针剂和医疗器械。


  老板名叫孙焕享。父母早亡,跟随叔婶长大。小时候曾在刻字店学刻字,后又改学照相。


  当时,整个萍乡只有城内一家取名“北冰洋”的照相馆,乡下人家照相十分不易。孙焕享抓住这商机,扛着照相设备,到萍乡农村和万载、分宜等邻县为人照相。


  在下乡的过程中,有点小病小灾便服用从大城市买来的西药片,很快见效。于是他便开了赣西地区第一家西药店。生意蒸蒸日上,并催生了一些个体西医诊所出现。老百姓治病多了一个选择。


  后来长平、腊市、南坑等地也有了西药店,所有药物、器械都是由他供应。再后来扩展到湖南浏阳、醴陵、茶陵等地。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井冈山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成立,国民党政府不仅进行军事围剿,而且在经济上进行封锁,使得伤员得不到救治。


  为了打破封锁,当时中共地下组织成立了“赣西采运处”。那些乔装成挑夫、农民的交通员,经常到“明记药房”采购西药,而且数量巨大。


  孙焕享明知其中奥秘,却佯装不知,彼此心照不宣,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使大量的药物源源不断秘密运往苏区,对革命有所贡献。


  孙焕享赚了钱,不忘劳苦大众。对买不起药的穷人,他不收药费。他还特制一种处方纸,委托各中药店的坐堂医师,对买不起药的穷人,凭他特制的处方到“傅成记”中药店免费购药,然后由他去“傅成记”结账。


  为方便群众购药,“明记药房”24小时营业。晚上10时以后,店里开辟购药窗口,专人值班,方便那些急需患者。


  这些善行义举,在广大老百姓中留下了良好的口碑。解放后,“明记药房”首批参加了公私合营,孙焕享被任命为经理,为行业发展献计献策。


  1968年,孙焕享去世,享年80岁,算是善始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