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山河一寸血
伊报新媒 2018-09-18 10:00:59

抗日战争时期,抗联战士在小兴安岭深处,在汤旺河、诺敏河、呼兰河、安邦河、欧根河、伊吉密河一带建立了军政干校、医院、枪械所、仓库、被服厂以及后方密营,开展游击战争,进行部队休整。南岔区吉星沟的抗联战士和勤劳善良的百姓也不例外,他们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与敌人周旋,坚持抗日救国斗争。

走过硝烟弥漫的记忆,红色丰碑在南岔高高挺立;穿越风云变幻的时空,英雄故事在人民心中传唱;追寻先烈的足迹,处处闪耀着史诗般的光华。

日前,记者带着敬佩,走访了当年的抗日先锋村——南岔区浩良河镇大吉星村(当年叫吉星沟)。

当年,当日本侵略军的枪炮声在中国东北大地上肆虐,民族危难的警报从此便日渐猛烈地激荡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头,一批批优秀的中华儿女从此义无返顾地迎着侵略者的炮火前进,救民族,救中国。

在当年战火最初蔓延的这片黑土地上,一幕幕悲壮的抗争史仿如一幕幕画卷,依旧清晰地映在人们的眼前。

南岔区吉星沟(现浩良河镇大吉星村),日伪时期,是汤原县的一个自然屯。日本侵略军践踏东北国土之时,这里的抗日英雄和勤劳善良的百姓,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与敌周旋,坚持抗日救国斗争。

当时中共汤原中心县委的人员经常到该屯,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抗日的火焰在村民中风起云涌,该村成立了抗日救国会。1932年5月2日,抗日救国会会长高玉彬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也是该区及小兴安岭地区(伊春市)最早的一名党员,他领导村民对日伪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1933年夏,吉星沟北黄皮子沟,受到日伪军扫荡,抗日联军死亡42人,被埋葬在当地。1934年夏,亮子河村的抗联三军侦察员张庭富被日本警备队,在汤原装在麻袋里摔死。

1935年始,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在吉星沟一带,各个村屯点燃了抗日烽火。吉星沟就是当年抗日的先锋村之一。在抗日救国会会长高玉彬的带领下,为抗日联军筹粮送衣,买药送信。为镇压村民的抗日烽火,日伪军采取了归屯并户等方法镇压抗日民众。1935年7月烧毁了吉星沟当时全部房屋,逼迫村民搬家,来到了现在的居住地。吉星沟附近的亮子河村、浩良河村等村屯均在其附近,围绕抗日救国会开展活动。

吉星沟一带在抗日战争中人员伤亡主要突出在抗日联军三军、六军与日寇交战的伤亡。日寇为了消灭抗日联军,扑灭抗日烽火,多次进犯抗联六军被服厂、医院等,残忍的屠杀奴役无辜百姓。在财产损失上主要突出在掠夺森林木材,抢占土地资源等。

1935年12月27日清晨,日军乘六七辆军车,疯狂的向亮子河金矿方向扑来。赵尚志、李延禄、夏云阶立即决定部队转移。部队刚刚撤到山坡,敌人的机枪就响了起来。在战斗中三军司令部宣传干事祁二虎负重伤,因流血过多而壮烈牺牲。

1936年11月26日,抗联六军在亮子河(现浩良河镇亮子河村附近),被日伪军包围,经过激战六军军长夏云阶,在战斗中负伤,经抢救无效牺牲。另外,还有我抗联战士35人牺牲。

1937年冬,日本集结600多人,袭击了抗日联军六军被服厂和北满省委所在地(现南岔林业局浩良河所四块石山),在战斗中70名战士壮烈牺牲,其中含宋喜斌团长。

1938年4月15日,由于叛徒告密,东北抗日联军六军后方医院,遭到日伪军的突然袭击,在战斗中我方4名医务人员牺牲。

日伪军侵占吉星沟一带的10多年中,使美丽富饶的山川,满目疮痍,自然资源遭到严重破坏,生灵涂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日本侵略军为了镇压中华儿女的抗日烽火,对该屯进行了血腥的镇压。有村民147人、劳工和其他406人伤亡。总计有707人死亡。日本鬼子一面杀戮中国人民,一面疯狂掠夺吉星沟一带的木材18.25万立方米,折合人民币1.679亿元;霸占农民土地5170亩,累计折合人民币971.64万元;烧毁民房309间,折合人民币92.7万元;搜刮民财,折合人民币94.361万元。总计经济损失折合人民币1.7948701亿元。

吉星沟的这段历史和中华民族的屈辱史一样,是那么的苦涩,那么的不堪回首。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解放后,在党的领导下,吉星沟人民迎来了翻身解放、当家作主的新时代,开始走向了社会主义康庄大道。近年来,尤其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引导下,这里的百姓过上了更加富裕的新生活。走进村子,只见一座座红砖瓦房鳞次栉比,家家用上了农机具,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广大农民用勤劳的双手发展经济,过上了殷实的生活。

岁月易老,精神永存。缅怀先烈,薪火不息,代代相传。红色的革命史,必将永远以它特有的魅力和震撼人心的力量,鼓舞南岔人民开拓进取,奋勇向前……

本报记者 齐永录 宋勐 贾春华 王云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