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人出游】宏村的日月
梧州零距离 2018-09-17 17:06:40

麦坤 文/摄

到达黄山脚下的宏村,已是深夜。我们走在南湖边上,所住的客栈便在南湖边上。整个世界如此的安静,湖中也阒无声息,只把略带腥味的水的气息,一阵一阵地传过来。未几,身边有大片荷叶的影子,业已沉睡,连荷香都在梦中。

月沼倒映着依水而建的徽派房舍,古朴天然。

南湖,宏村的“日”                  

据说,宏村是一个“牛形”的村落,南湖,便是“牛肚”。可是在我的眼中,南湖,是宏村的“日”。正因为有了南湖,宏村的一切,都是亮堂的、明澈的、色彩浓烈的、活泼鲜明的。

南湖位于宏村村口,一进村,首先看到的,就是这一片美丽的水域。靠村口的一边,广植树木,有柳、樟等诸多树种,借着水汽,摇曳生凉;靠村子的一边,连片房舍,一色的白墙黑瓦,小巧、错落,借着水光,朗然生辉;湖面上,有形的,除了大片的荷,就是把南湖一分为二的一道湖心石板路,以及把石板路一分为二的一座小小石拱桥,这荷、这路、这桥,丰富了南湖的线条,使得南湖更加生动。无怪乎当年电影《卧虎藏龙》也要取这一景,作为李慕白牵着马走过的画面,成就了一直停留在人们记忆里的水墨线描,飘逸流畅、飘然出群。当然,湖面上,更多的是无形的美,四时气象、天光云影、水波横斜,都在变幻中成就无限风景。

而作为宏村一景的南湖书院,就在湖边,湖对岸写生的孩子们,应该会把南湖书院的飞檐、匾额和门口的木栅栏描画到自己的纸上吧;更久远年代的宏村的孩子们,即使端坐在书院的启蒙阁、文昌阁内,那琅琅的书声,也会回响在南湖的水面上吧。

月沼,宏村之“月”

宏村得益于水,这水,也不仅只南湖之水,接下来我看到的这片宏村之水,即为我心中的宏村之“月”。作为“牛形”村落,宏村内遍布水渠,当地居民称水圳,这弯弯曲曲的水圳,就是“牛肠”,所有的“牛肠”连着的一个水塘,就是月沼,据说,这是宏村的“牛胃”。可是我眼中的月沼,轻灵、明净、安谧,像一位出尘的仙子,仿佛不应连上“牛胃”此等俗称。

宏村以汪姓为大姓,月沼建在汪氏宗祠“乐叙堂”前,据说为明永乐年间宏村76世祖汪思齐始建。当日汪思齐发现村中有一处天然泉水,冬夏泉涌不息,遂制订牛形水系蓝图,凿引西溪水,以九曲十弯的牛肠水圳,把水引入村中心天然井泉处,建池塘,供防火、饮用、洗涤等。后又有汪氏后人汪升平等人继续挖掘,修建半月形池塘,便有了如今的“月沼”。最喜月沼那一弯弧线,由青石板流畅地围绕,围成那样优美轻盈的一画,与乐叙堂前的石栏杆相连,便围住了盈盈一水,水清而绿,平静地倒映出水边一弧房舍,以及乐叙堂的高高门楼,诉说着数百年来的光影变幻、岁月变迁。清晨与黄昏,静静地坐在栏杆上,仿佛能听到月沼用清透的水声诉说的前尘往事。我想,李安让玉娇龙在月沼上现“蜻蜓点水”武功,即是取月沼之水轻灵无比的意境吧。

固守徽派闲适

宏村真的只是一个村,它街巷纵横,但主商业街只有一条,其他的,其实只能称之为巷。商业街入口,伫立着两棵大树,一棵银杏,一棵红杨,据说是宏村的“牛角”。仅在这条商业街上,可以看出外来商户租赁经营的痕迹,其他遍布南湖、月沼边沿以及纵横巷陌之中的店铺,则大多为村中居民自主经营。

我所住的客栈湖沁楼,即是店主人小郭自家的房子。湖沁楼一分为二,由一条小巷隔开,靠近南湖书院的一边为小郭家祖传的房子,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房子内部的木头朽坏,不适合居住,于是在旁边自家的菜地盖了两层新房。没想到2000年李安的《卧虎藏龙》在宏村取景以后,宏村成为知名旅游景点,小郭家殷应旅游市场需求,更换部分旧楼的木头,保留原有的装饰味道,新楼也仿照旧楼的样子装潢一番,成为如今极有徽派味道的民宿。小郭与父母、妻儿既在此生活,也在此经营。

臭鳜鱼、笋皮蒸腊肉等是地道的徽菜,味道很好。小郭说,宏村大部分家庭,都像他家一样,不管宏村如何喧嚣热闹,他们就生于斯、长于斯,也愿意老于斯,觉得很自然,很妥帖。

是啊,我们穿行在宏村的每一条街巷,惊叹于宏村这样的一个小村子,只要是路,都是石板路,那平平整整的石板,已经被岁月打磨得既古旧又光滑;石板路两旁,只要是打开的门,都会摆卖一些宏村特产,诸如毛豆腐、黄山烧饼、蟹壳黄、乌梅汤等;或是在水边石头上,用竹编圆箕晾晒红辣椒、落花生;低矮一些的墙头,伸出丛丛凌霄花,橙黄的花儿把色调拉伸得温暖而浓烈……

这就是当地人的日常,这也是他们的日月,是宏村的祖先用自己的智慧打造的一份悠闲与舒适,传而至子子孙孙,依然固守这一份徽派的闲适,固守这清亮明媚的日与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