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日报·金鳌洲】此生愿作莲江人
萍乡日报全媒体 朱琴 2018-09-14 17:13:37

  

“绿波涵紫霞,隔岸满蒹葭。鱼乐都忘怯,来回送客槎。”


        读着莲花作者李晓岚发表在萍乡日报《新莲江二十景》,我开始神往新莲江,就像想念一位恋人。终于等到周末,等到丈夫老郭有空的一个秋天的清晨,我们从县城莲江头顺流而下,才寻至晓岚兄诗里的未塘潭和蒹葭蒲,已是满醉。

     

      

      如果此前,我喜欢荷塘溪里的幽,喜欢花塘田里的媚,喜欢南岭山上的静,喜欢路口古民居的朴,那么我现在只想与莲江化为一体,最好是化作那能歇在江边古树上的鸟儿,终日啼吟自在,最可人意。


  生于斯,长于斯。未曾想到小时候我们唤作东门江的这一条水,其真颜竟这么美。记得我们小时只能立在桥上远远地看到一点点江景,有时在汤渡桥,有时曼坊桥,看到的总是太少。一年的大变样工程,沿旧江改造而出的湿地公园,以焕然一新的面貌,呈现出原本的神秘古朴,让每一位初来莲江的人,都怦然心动,惊亮眼球。


  “莲江十八里,逶迤碧漪漪。绿树云端合,青山舸外移。却观童叟乐,更听管弦吹。徒有留连意,林泉安可期。”这是市纪委书记梅仕灿先生游莲江时写下的诗句,面对此景,梅先生也只能发出“徒有留连意,林泉安可期”这样的感叹。而我作为一位土生土长的莲花人,能依莲江而生,傍莲江而老,何其幸福!



  沿江顺道往下走,迎面都是晨练跑步的人,唯我与丈夫缓步慢行。偶有熟人,都是老远打个招呼就跑了,想必这样景致,美得让人话都不想多说吧。到末塘潭,几位村妇在江边洗衣服,正举着木桨一下下捶打着水边石上的衣服,然后将衣服扔进水里用力一甩,望着她们,我竟好生羡慕。


  最喜欢沿着江边木栈行走,远处、近处、水里,都有树、有山,甚至有我,整个天空都倒映在水中,水里有一切的一切。行至原来的水上乐园,隔岸的一片蒹葭正在乘风招摇。我正对江水坐下,隔岸是佳人。


  “盈盈一江水,默默不得语……”我也想有诗,我开始沉吟。忽见碧水摇轻漪,岸上小船轻放,又闻有水声由远及近,原来还有晨练早泳者。有二人朝我游近,竟是两位熟识的朋友。他们爱这里的晨光,与莲江水已相约了春夏秋三个季节。我忘了釆访他们水里四时温度的变化,只记得他们说:“早晨很美啊,水很干净啊……”其中一位朋友还说,新莲江什么都好,蒹葭浦更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最好是几位好友相约携茶携酒携书还携琴而来。



  我不禁感慨:新莲江,应有的已是尽有。江边有道,道分海绵工程跑道、木栈小道,还有小石径;径转有亭,亭傍古石、古树,树藤缠绕;树旁草绿,有丛丛雨后菌菇,更有秋花五色,不输春之锦绣。原始的生态环境加上现有的清新布局,一条莲江让家乡更美!


  行至一方浅水坝,恋清溪就在足下,忆小时常嬉于此,欲脱鞋涉水过对岸,但有青苔湿滑,便收足盘坐于一方石上。


  晨风中,水音汩汩,鸟雀鸣啾,鱼跃有声。对岸是谁?我是谁?玉壶神在山顶,你在哪?不再想。像是没有思虑,只剩呼吸。

此生愿作莲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