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40年】时光里的校园
萍乡日报全媒体 王丽萍 2018-09-14 10:06:59


  

      校园的黎明在“一二一”的嘹亮口号声中拉开了序幕,激昂奋进的运动员进行曲响彻了莲花新城教育园的上空。从我的居所——甘祖昌红军小学宿舍举目远眺:灰白的天空下,刚搬迁的莲花中学主楼前,无数青春的倩影在红色环形塑胶跑道上奔跑,流动的身姿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与球场中心迷人的翠绿一同飞扬。



  

     这是2018年9月4日的清晨,莲花中学搬迁至教育园新校的第四天。秋光里,晨阳中,一幢幢崭新的大楼像一朵朵骄傲绽放的绿荷,吐露着新时代的芬芳。大楼的教室里都配置了空调、现代化教学设施、纳米黑板,连食堂宿舍都是人性化设计和管理。望着眼前学子们矫健的身姿,激动羡慕之余我不由想起上世纪九十年代里我的莲中岁月。


  入读莲花中学的第一年,我们住在破旧阴暗潮湿的平房宿舍,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里安放着两张两层双人床,住着八位学生,洗好的衣服无处晾晒,就在两张床之间的窗户和门上连接一根粗铁丝,湿漉漉的衣服挂在铁丝上,更添屋内的潮湿,一天到晚散发着难闻的异味。


▲图文无关


  食堂的饭菜便宜但口味很差,有的同学便到外面私人食堂去吃饭,多数人自己从家里带菜,由于要吃几天,一般只带干炒的萝卜干、咸鱼干和黄豆,实在不行才去食堂买一点。萝卜干和黄豆一吃就是几年,以致毕业后我有近十年不碰这两道菜。


  学校不供应热水,所以我们即使隆冬腊月也只能咬着牙洗冷水澡。


  虽然条件艰苦,但丝毫没有消减我们的学习热忱。校园里,无论哪棵树下哪条路上,都能看到旁若无人埋头苦读的学子。高三补习时,一百零八名学生挤在莲中的阶梯教室里苦读,没有风扇,酷热难当的夏天,课堂上老师学生们都汗流浃背,犹记得当年忘情上课的历史老师那汗水湿透后背的衬衫。那时觉得空调是多么奢侈的物件啊!


▲图文无关


  “妈妈!”正沉浸在青春回忆里的我被小儿一声稚嫩的呼唤拉回到现实。看着小儿,环顾这宽敞明亮的家,我不无满足,这可是我工作的学校——甘祖昌红军小学的贴心福利。为照顾县城无居所的教师,学校分配给了包括我在内的困难职工每人一套三室一厅的职工住宅。


  而早在2002年,我生下大儿刚休完产假,与同在良坊中学工作的丈夫带着孩子一起住在学校,那时教师夫妻只有一个不足十平米的房间,七八对教师夫妻像我们一家三口一样,挤在那个小房间里生活,门口走廊做厨房,一排排煤球就码放在各房间门口。如今,不仅我们学校解决了住宿问题,县里大部分学校宿舍都是公寓楼,解决了困难教职工的生活后顾之忧。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校园的变化可真大啊!从七岁入学,到工作近二十年,我的人生基本都在校园里度过,亲历着家乡学校的变迁发展。


▲图文无关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的小学是由旧祠堂改建的,祠堂很大,分前后两部分,前半部分是上下两层四间教室,后半部分有两间一层教室。中间一个口字形的天井。下大雨的时候,雨水擦过四面屋檐倾泻下来,像四匹白色的瀑布。天井的中间和四周水沟长满了青青的苔藓,很滑,但时常有学生冒险像青蛙一样在里面跳来跳去。二楼教室地面和楼梯是楼板做的,有的地方踩上去会有嘎吱作响,当时一个班几十个学生,调皮的孩子们下课后总像猴子般窜来跳去,胆小的我总担心楼板会不会被踩蹋。


  教室前面一个木架靠墙支着块木黑板,墙壁上有三扇窄小的木框架窗户,没有玻璃,冬天就钉上简陋的油纸抵挡风雨,这使本就阴暗的教室更显晦暗,破旧的双人桌凳摆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总要拣些小石子垫住桌脚。所幸的是,我们的老师都是优秀的中师毕业生,虽然没有现代化的办公设备,没有良好的教学条件,但他们用自己的刚毅热情和多才多艺引领我们走进知识的殿堂。——据说早些年教我们学长们的,大多是乡村代课老师。

▲图文无关


  今天,再度走进家乡的小学,变了的不只是我的身份,破旧的校容早已不见了踪影。快到上班时间,我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下前一天准备的学乐云备课内容。走到教室,拉开两扇白板,给教学一体机开了机。四把急速旋转的吊扇驱逐着秋晨的闷热,学生们坐在牢固而美观的课桌前朗朗诵读,教室里有四扇透明的玻璃推窗,四方墙壁的装饰雅致而励志,瓷砖地板干净透亮。我不由感叹,好一个读书之所!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