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40年】公共财政让百姓生活更精彩
萍乡日报全媒体 罗美秋 2018-09-13 09:49:36

      

       

    一个双休日的早晨,朋友李明一大早就打来电话,邀我一同到他乡下的老家去看看,我爽快地答应了。于是,便开始了一天感受公共财政的生活。


  


家里坐一坐

  

     ▲图文无关

     刚进李明家,他调皮的女儿就嚷开了:“财政局的‘财神爷’来了。”我也不客气地与她调侃起来。说笑间,便在他家坐了下来。

  李明介绍说,改革开放初期,他全家7口人,住在一套40余平方米的房子里,非常拥挤。上世纪90年代初,政府出台政策,建设安居工程,就买了现在这套100余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我见他得意,便泼“冷水”过去:“你买便宜房,是政府帮了你忙。建设安居工程时,对购买经济适用房的住户,政府通过开发商减免了城建配套费、人防建设费等各种规费;建设公租房、廉租房政府也是要贴钱的。你少交了不少钱。”他笑起来:“我购房时,没谁要我交这个钱呀?”我告诉他:“财政已经为你买了单,政府建设的下水道、自来水管道等城市基础设施,对经济适用房住户是免费的。”他恍然大悟:“就这样不知不觉享受了一次公共财政带来的实惠?”我告诉他:“你得到的实惠还远远不止这些,就我眼前看到的,你家使用的灯泡已经不是普通的白炽灯泡,而是政府推广使用的节能灯泡,这种节能产品是国家拿钱扶持厂家开发研制的;你家使用的水龙头属于节水型水龙头,也是国家财政拿钱研制的。”

  听完这番话,李明提议去外面走走,要听我继续聊公共财政。


 

街上走一走

    

    ▲图文无关

      走在大街上,还真有点“爽”的感觉。与改革开放前相比,差别太大了:马路变宽了,路面铺上了柏油,扬尘少了,城市的噪声也小了,交通秩序更好了;人行道也“旧貌变新颜”,清一色的“海绵”路面,雨天都不会积一滴水,看上去很舒服,走起来更“爽”;小区内,以前坑坑洼洼的路不见了,全是平坦的水泥、柏油路,路旁也种了树,与以前相比,有着天壤之别;街道旁的绿化带,全是四季常青的灌木,修剪得棱角分明,整齐一致;灌木中间,每隔几米,种一棵大树;电线杆上,以前缠绕的一圈圈电线不见了,线架上是一排排井然有序的绝缘高压线……看着这一切,李明由衷地感叹了起来:“政府还真舍得花钱。”我告诉他:“城市马路改造、人行道改造、小区路面改造、绿化带改造、输电线路改造、建设“海绵”工程……受益最大的是百姓。”

  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来到了河边。这条河是我们这个城市的“母亲河”,改革开放初期,因为脏乱差,还“出过名”。现在,政府出巨资进行了全面治理。河两岸的低矮平房全部拆迁了,建成了2米宽的游步道、10米宽的绿化带和12米宽的沿河路;河堤下,两边各建了一条封闭的排污管道。整个工程绵延十余里,经过多年的建设已经基本完工。河岸的上游,还建了一个300余亩的大广场,广场的中间有一个大水池,每天会随喷泉播放音乐,供人们休闲时欣赏。每天来广场健身的市民络绎不绝,唱歌的、跳舞的……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走着走着,迎面碰上了广场管理员小刘,因为工作关系我们经常接触,所以聊起来就比较随便:“在大花园里上班很舒服吧?”我随意问道。小刘却答道:“环境好,享福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只是你们财政把我们‘管’得太紧了点。”我知道,他把“调”唱到了经费问题上,我只好认真地给他算了起来:“财政是为政府当家理财,财政也不堪重负。单就公园、广场而言,政府不单是拿钱出来搞管理,还有征用的这几大片土地,失地的农民要补偿、要安置,政府贴的钱更多。广场、公园的用水耗电不实行定额管理行吗?”


  

乡村看一看

  

     ▲图文无关

     吃罢中饭,我们就驱车直奔李明老家。几年前,单位派我去那儿开展新农村建设,村里的情况我一清二楚。行走在乡村的公路上,空气清新。以前,像这样的山村公路,难得有几部车开过,现在,公路两旁已建起了乡村公交站,每隔半小时就有一趟公交车,村民购买的小车也是川流不息,路面都显得有点拥挤。

  到了李明家,我与他父亲唠起了家常。我问起了新农村建设给村民的生活带来的变化,李大伯一一作了介绍:“改革开放后搞新农村建设,这个政策实在好,给农村带来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修这条路,是村里几代人的梦想。你看,现在的乡村公路,不比你们城里的路差,走在上面很平坦,空气还比你们城里新鲜;村委会大楼现在的作用可大啦,幼儿园建在这里,小朋友从小就能受教育,妇女们练习扭秧歌、跳广场舞、打腰鼓……都有了活动的场所;村小学也很气派,那是我们全乡最好的小学,孩子上学近,又免交学费,连村里的残疾儿童都上学了;家里再也不用担水、砍柴了,家家户户有自来水、烧液化气,可方便了。”我还是笑:“新农村建设,还真是做了几件实事。”

  接着,我又问起村民现在的收入是不是确实有所提高,他爽朗地笑笑:“常言说: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们与以前相比好多了。现在,外出务工,收入也很高、很稳定;在家种田也不用交农业税了,国家还贴钱给农民,耕地地力保护补助100多元钱一亩;购买了农机,还有农机补贴。村民生病住院也有了医保,最高可报20多万元。去年发大水,眼看村里的小水库就不行了,政府马上派人来维修。”李明在一旁听着,也开腔了:“政府修乡村公路、建小学、建村委会办公楼、装自来水、装闭路电视、建沼气池、修建水利设施等,这是‘开闸’放大水;免农业税、免义务教育学杂费、扶持低保户及五保户、发农机补贴、耕地补贴等,这是注入‘长流水’。现在搞新农村建设,政府还将投入大量的资金,农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农村的变化会越来越大,公共财政的阳光正在普照神州大地……”

  早早地吃罢晚饭,我们就往回走。



  沐浴着金色的晚霞,行走在宽阔的乡村大道上,作为财政人,有些欣喜,更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