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河边田地
伊报新媒 2018-09-12 14:48:18

儿童时代,记忆最深的是那块河边大约一亩左右的小田地,在温饱难保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它发挥了不可代替的作用,为我们这个7口之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这块地是1969年深秋父母趁着闲时披星戴月开垦的一片荒草地,当时,有人责备,“你们两口子为什么要在这里开地,山坡地有的是,草地属于涝洼地,白费劲。”当时我7岁,听人家说的有道理,也劝父母放弃,但仍然阻止不了他们,我很纳闷:这是为什么?

第一场小雪飘来,新垦的土地在雪中滋润,父母拼命地在地边四周挖排水沟,通过河床直接入河,再把土方用单轮手推车运到低洼地段,又将开荒时的蒿草推到地的中央烧掉铺平,还从高地取来腐殖土覆盖住草木灰。父母为它付出了心血和汗水……

翌年,小燕子叽叽喳喳返回了爱巢,故乡的布谷鸟传递着春的气息,群山呈绿,万岭涛声涌动,勤劳的林区人开始忙碌着种地,为接济粮食不足做准备。父亲有个习惯,干活儿,母亲得陪着他。我和5岁的大妹离不开母亲,也跟在他们身后乱跑,有时碍事还得挨骂。那个年代,马铃薯(土豆)是代替粮食的最佳品种,这片地种上了马铃薯。记得那年天气少雨,到了秋收时节,这块地的马铃薯又大又光滑,阻止他们种地的人不服气地说:“真是怪了,今年虽然天旱,也不至于你的收获这么好呀!”父亲笑着回答:“这和天气旱有关系,也没关系。”这把我弄蒙了,认为父亲在唬他们。

冬季就要来临,收山后的林区妇女开始准备缝制棉衣、棉裤、棉鞋等御寒物件,这些母亲早已做好,跟着父亲又开始从高坡取腐殖土,完善排水沟,一直干到天降大雪……

又是一年春草绿。到了播种的季节,这块地改种豆角和马铃薯,马铃薯收获后又种上了青、红萝卜,庄稼长势良好,到了秋季喜获丰收,地邻和邻居围着地头啧啧赞美。

我渐渐长大了,这块地雄风莫减,为我们家解决了缺粮的难题,也在我内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母亲告诉我:“这块地靠河,你爸爸下须龙(捕鱼工具),他不在家时,我去取鱼经过这里很害怕,所以决定开垦它。”

我也从中感悟到:“草地虽然没有榛柴坡地,容易开垦或是肥沃,但只要因地制宜,掌握改良土壤等农业知识,人工肥沃土地,充分发挥草木灰粪肥和抗虫的作用,利用腐殖土增加地力,完全可以达到效果,得到丰益的收获。”这和育人不是同样的道理吗?我爱这块河边田地,更爱勤劳、朴实、智慧的父母。

×